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中产的宿命

作者:钱棒棒金融     浏览:105     发表时间:2019-01-25 20:50:19

以前读历史时候,利伯曼有一本书,是研究英国光荣革命之后300年的社会各阶层的变化的。

他宣称,英国社会是通过将中产阶级不断贫困化来提高国家整体素质的:一次又一次,英国中产阶级通过自身努力来到了社会中间层,他们踌躇满志,对自己的能力和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然后这种乐观情绪就像一股洪流把他们裹挟着推送到一个新的属于他们时代的泡沫中去,泡沫破灭后,他们又回到社会底层,与之伴随的就是英国底层社会的民众普遍都受过良好教育,接受主流的核心价值观,英国因而实现了国家的整体进步。


一 、

关于中产贫困化,原理上,一个知名投机狗有过具体阐述。

“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承载了太多的中产所带来的高额度的期望,那么必然陷入债务危机,最终面临无法维系统治的境地,所以,打掉中产的高期望值,能降低债务规模,也能让中产没精力过多牵扯各种实际社会成本无法承担的诉求,从而降低期望值,至于如何打掉?让中产贫困化是一个很现实的办法,虽然这不符合绝大部分的人的认知。"

事实上,任何一个社会发展到最后必然遇到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就是中产阶级越来越庞大以后对物质需求的不断提升和对自由的无边际追求。

全球都没办法承载一个庞大的中产群体,因为社会资源是有限的,全部对物质需求越来越高,怎么可能支撑得了呢?同样的,社会管理也是有成本的,自由也必然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没有边际的延伸,一旦碰到瓶颈无法突破,矛盾就会被激发。

所以你才看到,进入现代社会,每个国家的政府都有个要紧事儿,就是不能让他的人民有钱,不仅要让他们没钱,还得让他们欠一屁股债,无非就是主动还是被动问题,渐进式还是断崖式的问题。不然大家积累了财富就不好好干活,只有欠一屁股债,人民群众才有危机感,才会踏踏实实的干活。

美国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全球的国民收入最高,基本上人民群众欠银行的钱,这辈子都还不上。而且美国人对利出一孔的弱民政策在民众中执行的比我们更到位,其最强大的就是稽税部门和警察,左税右税反垄断,警察和税务稽查分分钟教你做人。


不过这玩意起源不在欧美,毛主席说:“劝君少骂秦始皇,百代犹行秦法政”,这话是没错的。在秦朝,商君书的驭民五术中,《弱民篇》就有过详细阐述:

民贫则力富,力富则淫,淫则有虱。故民富而不用,则使民以食出,各必有力,则农不偷。农不偷,六虱无萌,故国富而贫治,重强。

这句话啥意思呢,是说民众贫困的话,就会努力地去致富,但是当他们富裕了之后,又会染上各种骄奢淫逸的坏毛病,也就是“虱”了。而且民众如果富裕了,就很难说服他们继续努力为国家劳动做贡献,那我们就需要想办法,让他们心甘情愿把粮食交出来,替代服役,就肯继续劳动了,这样农业就不会荒废了。农事不荒废,人们不停止他们奋斗向上的脚步,所谓骄奢淫逸混吃等死就不会出现了。国富而贫治就是这么个套路,使民众永远保持一颗劳动进取的心,国家哪有不强盛的呢?

换到现在道理也一样,你要是手里有个百八十万,每天下班撸个串,喝个酒,对大多数人来说,哪还有啥进取心,要是想办法让你在一线城市买套小房子,贷三十年贷款,睁眼每个月就欠银行两万,是不是充满了危机感啊,你能不努力嘛。

资本家和政府联合起来,总有办法让你欠更多的钱,以前我们国家主要是房贷,后面消费主义盛行以后,车贷,信用卡,蚂蚁花呗都在快速增长。在美国,花样就更多了,学生贷款,信用卡,车贷,房贷甚至还给穷人专门发行了次级贷,上次金融危机就是因为次贷搞出来的,其中,增长最快的是学生贷款。

就连不太富裕的美国总统想还清学贷也没那么容易,满打满算花了21年时间呢。

到这里你应该隐约明白了点,为什么中产返贫一定会出现。只不过很多国家其实采取的是政府主导的渐进式方式,手法相对隐蔽温和。所有发达国家都是一个不断消灭和培养中产的过程,每次当把中产阶级都搞得没钱了,就又可以开始积极发展,给你新的动力积极向上。

回顾这些年,每一次泡沫兴起,媒体都会推波助澜,结果基本都是中产买单,拿我们国家近两年来说,典型的事件就有万众创业,匹凸匹,比特币,无一例外的两年内都破灭了,单单一个泛亚就430个亿,背后22万个中产家庭因此返贫。

消灭中产有四个手段,一是加税,二是通货膨胀,三是给你机会,让你觉得哪里都有钱赚,结果直接掉坑里。四是金融危机,历史上每次危机受伤最重的都是中产。

加税不能加太狠,加的太狠,富人都先跑了,财政支出不能减,就只能找中产去要,最近法国为啥有穿黄马甲的刁民上街闹事呢,就是因为加税富人跑了,中产税更重了,只好上街了。

通胀年年都会有,可通胀太厉害成津巴布韦了,典型的例子是一战前的魏玛共和国,我们解放前的金圆券。80年代我们也有过双轨制和抢购风,当时的高通胀直接引发了后面的天安门广场散步事件,不明白的同学可以看看以前写的这篇 宏观调控之殇

在我们这样一个人民勤劳,积极向上的国家,最好用的是第三种,毕竟加税骂声一片,通胀威胁政权,金融危机更可怕,后果不可预知。

中华民族致富欲望无比的强,第三种不但好用,即使你从中产滑落,那么你也只能怪自己水平差,经验不足,毕竟有人成功了。

对央行来说,从金本位开始瓦解,就注定了现代金融体系中本国发行的货币只是一个低成本的工具,你把它当成是纸也可以。央行根据需要通过各种手段对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进行控制,通过危机消灭货币,让货币在人间蒸发也是手段之一。

危机的例子就不用说了,经历过08年的时候都知道当时多惨,记得 《大空头》里讲过,“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中,总共有5万亿美元消失不见,包括养老金,房地产,401K退休福利,存款和证券;800万人失业,6百万人无家可归。”


二、

人这种动物,惰性很强,天主教讲,人有七宗罪,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饕餮,淫欲。

虽然不信教,但是这个描述一点没错,这才是真正的人性。从国家的角度,想让人干活,这些人就不能有钱,有钱了谁愿意搬砖开矿干苦力,大家都想舒舒服服的获得资本收入,比如收个房租喝个小酒,投个公司分分红旅旅游,但是对于整个社会来说,这种分工是不可能的,都想做地主,谁来做长工啊。

看看蚂蚁的社会结构,蚁后,雄蚁,工蚁,兵蚁分工完善,有负责繁殖统领的,有负责交配的,有负责干活搬砖的,有负责打架的。作为一个凡人,当然都想做蚁后了,除了交配就是吃吃喝喝,活儿都有工蚁干。但人类社会不同,没人觉得自己天生就该是工蚁的命,一些活总得有人做,所以国家必须要想法让多数人维持在工蚁这个层面,经济上不太富裕,需要努力朝九晚五工作才能满足生活需要,这样社会才能维持正常的运转。

中产阶级是一个很尴尬的位置,想当资本家当不上,想破罐子破摔又摔不起。而全世界所有国家通行的做法是联合资本家,收拾中产阶级,尽量的薅鹅毛并且完全不怕听鹅叫,因为没人会同情中产,底层人民听了中产痛彻心扉的呼号能笑死:TMD嫌纳税多,老子巴不得多纳点税,可惜没那资格。在这一点上,人民日报就一直很实在。

不过为什么政府要联合资本家收割呢,道理很简单啊,就业和创造财富的需要。

多数老百姓其实是没动力做什么改变世界,做出一番事业的宏伟梦想的,改善生活,富裕起来是工作的仅存动力,并不能带来就业创造社会财富。

唯一能出卖的是时间,你的时间单位价值再高,一天也只能做24小时,况且没谁能连轴转,多数行业收入很快就会到天花板,多数人到了35岁左右,增长就很有限了(别举什么特例,这里说的是普通人)。

要是人人都知道自己很快到了天花板没有希望,谁还努力找机会啊,所以还需要给你足够的动力刺激。拿被宰的最厉害的中产来说,首先要让他们有改善欲望,小孩子要上好学校,医疗条件要改善,想住好房子,自媒体公众号再渲染点各种中产焦虑,努力奋斗财务自由的故事,甚至凤凰男屌丝女勾心斗角最后都会切入到,你必须努力奋斗脱离lowB群体避免阶级固化,才能赢得更好的未来,这些每天充斥脑海的信息,除了刷流量,也在潜移默化的推动观念形成。

典型的还有消费主义洗脑,不管自己和家里经济状况如何,先透支未来的钱买了再说已经深入人心。


舆论先跟上,在媒体反复的教育下,这批有素质的中产自然动力十足,观念的形成基本就是个顺水推舟的事儿,有了改善欲望就好说了,政府和资本家收割起来那就容易多了,人都有从众心理,大家都万众创业了,你还能不上?大家都买买买了,你不买对得起自己?别人的娃都送去补习了,你能不去?要是贵州山区的农民,给他讲什么财务自由阶级固化,他大概会把你当傻逼吧。

      对资本家来说呢,早就脱离了赚钱改善生活这个低级趣味的范畴,盘算的是怎么做成事儿,对做成事儿有特别的成就感。虽然都是对挣钱特别有兴趣,但是资本家和老百姓挣钱的目的却是不一样,挣钱是结果,但是目的是扩大事业版图再投资,搞基建搞工厂扩大生产,增加雇员,享乐性消费占全部收入的比重少之又少,普通老百姓么,挣钱也就是过日子,攒钱防老,教育医疗。

拿一朋友老爸来说吧,六十多了,给普通人那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了,但他管着华北最大的一个产业集团,员工有几千人,这哥们一直想接手做点事儿。总是劝老爷子出去玩玩,老爷子说法是,出去玩儿有什么意思,哪有在公司指挥这帮人干活儿有意思,我这身体,起码干到80,这哥们一脸懵逼。

搞经济不是搞革命,搞革命要依靠群众,打倒当权的需要人民群众的力量,枪毙资本家,没收家产,是党国历史悠久的优良传统之一。现在中产的呼号底层不会理会,那当年改造资本家的惨叫就更没人同情了,巴不得再踩几只脚上去,但后面社会稳定了要发展,搞经济还是要依靠有能力的资本家。

      说到这里,围观群众可以想想,在发展阶段,拉谁打谁,对国家来说,不是傻子也该知道什么态度了吧?是拉低级趣味的吃瓜群众还是有雄心壮志的资本家。

不过即使吃瓜群众,也分了几层,有数量庞大的贫困弱势群体,也有所谓的中产群体,全世界任何一个有脑子的政党采取的政策一定是,拉拢弱势群体,压榨中产,依靠资本家。这些年的政策一直在讲提高居民收入,弱势群体的收入近两年其实是有长足提高的,去农村问问,哪个不说政策好,路宽了,房子修了,医疗可以报销了,老人有养老金了。

这里又有人要问了,为啥我的收入没提高,很简单,因为你不是弱势群体啊,我国是一个人均收入不到2000元的国家,中等收入群体的线划在了2879元这条线。转移支付提高的重点在平均线以下的群体,超过平均线的,不好意思,你是负责在转移支付中为弱势群体买单的。

有个段子很有意思,中产是政府最烦的一个群体,除了能干点活,整天骂国家骂资本家,觉得自己赚的少。没啥大本事,创业搏一把不敢,还喜欢要这要那的,还贪,低价股票房子不敢买,拉高了就冲上去买,买完房跌了拉横幅要求退房骂政府,涨了就觉得自己眼光准能力强,动不动以人民名义自居,在政府的角度,不就是一群白眼狼嘛,不宰你宰谁。虽然是段子,但话糙理不糙,道理完全没错。

        当然了,政府和资本家联合整治吃瓜群众,这事儿能做不能说,全世界没哪个政治家会说,我特么就是要宰你们这群傻逼,大家都是以另外的形象展现自己的人文关怀的。

比如当年的朱老板,立下豪言壮志, 原话是,“ 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到现在到处传颂朱老板的事迹,无数吃瓜群众唱着赞歌,不信,你百度下。

很多人都在讲,朱老板之所以没成功,因为只做了一届,被小人暗害,没斗过坏人,事实上,这些年越来越多吃瓜群众开始认识到,朱老板下狠手的群体主要是咱吃瓜群众啊,这些工人现在被叫loser,其实以前都是拿工资的典型中产。

东北三省下岗工人的惨状有人看过么?

西南地区也有类似的经历,很多人从中产直接变成赤贫,沦为那个年代的牺牲品。

那年春晚,黄宏喊了一句,人民要为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刘欢唱了一首,从头再来。

下岗国企工人从城市中产沦落到底层贫民,大过年听了这句话,年三十饺子吃不起,还要被刺激一下,眼泪都要出来了吧。

我从来都觉得,国内经济前景很好,未来一片光明,因为毕竟这是全世界为数不多产业链完善,负债结构相对合理,基础设施完善,依然还在增长的国家。只要不攀比,肯卖力,生活总会有起色,10年内我们也会成世界第一经济体,这都是数据可以看到的。

但普通人的负担越来越重也是看得到的,经济的增长,服务的改善,整个产业结构的提升,都需要吃瓜群众拿钱去换,尤其是中产的转移支付,这是一个暗黑的游戏,被时代裹挟的普通人并没办法拒绝参与,游戏从一开始就是资本家和政府联合打造,这并不是新鲜事儿,所以别奇怪,这是多数中产的宿命。

我们的老师,欧洲和美国几乎是一样的轨迹,只不过我们开始这个游戏比别人晚了一点,从千禧年才刚刚开始这个历史过程,游戏只玩了不到20年,很多人还不习惯。

抬头看天,低头看路,中产的问题在于,只知道往前走,努力奋斗却看不清方向,每次都跳到别人设定好的轨迹里。

记得1942里讲,只要活着到了陕西,给我十年,我还是地主。很多人对这句话嗤之以鼻,近代以前的地主,就是现代社会的互联网,金融大佬和基层官员,他们懂技巧,也知道方向。面对和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的农民的竞争,这些地主出生的人即使倾家荡产,只要积累得当,攒够买下第一块土地的钱,依然可以重新开始他们的滚雪球游戏!

这不就是王者开个小号打青铜嘛,除了原始积累困难点,其他方面难度并没有想象的大。

看清方向,读懂政策,看明白媒体怎么给傻乎乎的吃瓜群众洗脑让他享受被压榨的过程,有点脑子的吃瓜群众又怎么借政策东风,略微改善被裹挟的命运,尽可能活的轻松点,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都是一生的必修课。

来源:小声比比的饭爷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yiwanjia01入群,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