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没上大学没出过国,靠自学成为世界级战略家,毛泽东为什么行?

浏览:     发表时间:2020-12-10 21:00:00

图片

图片


-01-

心有多大,舞台多大



“如果把中国比作德意志,那么湖南就是普鲁士。”

这句近代流传在湖南的话,激励了一批批有志青年。

乡下伢子毛泽东就是其中一个。

引导毛泽东开眼看世界的人,是他的表兄文咏昌。

文咏昌有一次回家,给毛泽东带了一本《盛世危言》。

虽然年少的毛泽东八成读不懂这本书中所谈的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但最关键的是,这本书激发了他救国救民的忧思之情。

文咏昌还有一套梁启超主编的《新民丛报》。

毛泽东更是爱不释手,基本上里面梁启超每篇文章他都可以背下来了。

梁启超对于中国与世界问题的分析,极大地拓展了少年毛泽东的视野。

人在年少时读的书,对他的思维方式构建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毛泽东虽然身处湖南乡下的山沟里,但是他读的这些书籍,激发了他对世界的想象力。

到长沙读书后,有了便利的信息获取条件,毛泽东如鱼得水。

除了留下基本生活费,他把几乎所有钱都用来买报纸和书了。

生活能凑合就凑合,报纸是每日不可缺的。

作为当时的新媒体,报纸能够让毛泽东保持与国内国际形势的信息同步。

从这时起,毛泽东思考问题总是放在世界与中国这个宏观视角下进行分析研判。

1916年7月15日毛泽东给好友萧子升的信中就曾精准预言20年内中日必有一战,他是这样写的——

大隈阁有动摇之说,然无论何人执政,其对我政策不易。

思之思之,日人诚我国劲敌!

感以纵横万里而屈于三岛,民数号四万万而对此三千万者之为奴,满蒙去而北边动,胡马骎骎入中原,况山东已失,开济之路已为之攫去,则入河南矣。

二十年内,非一战不足以图存,而国人犹沉酣未觉,注意东事少。

愚意吾侪无他事可做,欲完自身以保子孙,止有磨励以待日本。

吾之内情,彼尽知之,而吾人有不知者;彼之内状,吾人寡有知着焉。


转引这么长一段,你大概能感觉到毛泽东出众的战略分析能力吧!

他对日本政局、中日战略态势、情报工作等都有非常准确的分析。

而此时,毛泽东不过是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的一名学生。

湖南一师虽然在长沙还可以,但当时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中专。

在这封信中,毛泽东除了中日问题,还分析了当时国内政治局面、一次世界大战态势、美国选举等等,世界大势尽在眼中。

毛泽东这种战略层面的思维,完爆北京这样一线城市大学生视野和水平。

也难怪毛泽东的老师杨昌济在日记中曾经感慨,像毛泽东这样世代务农家庭出身,能有这样的思维和认知,的确“资质俊秀”。

虽然毛泽东当时在长沙日子过得很艰苦,也还暂时没有得到一线大咖如陈独秀、李大钊的赋能。

但他从不在意,即使一文不名,依旧是抬头仰望月亮,而不是盯着脚下的六便士。

在毛泽东的内心,始终坚信自己将会走上风云际会的历史舞台。

组建新民学会,参加创建中共共产党,毛泽东的思想与行动,始终走在同辈的人前面。

1921年7月在上海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时,张国焘第一次注意到毛泽东。

意气风发的北大风云人物张国焘不会想到,这个他看不上的土了吧唧穿长衫、操着湖南口音的人,有一天将会远远把他甩在身后。


图片


-02- 

不懂中国,谈何战略?


28个布尔什维克中的代表人物王明,和张国焘一样,一生都不服毛泽东。

他想不通自己留学苏联多年,深得苏共领导欣赏喜爱,学得满腹马列经纶,怎么就比不过毛泽东这个乡下人。

其实,毛泽东要想留学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要知道他可是湖南学生留法运动的组织者,当年完全可以蔡和森一起去法国留学。

可是在临行前不久,毛泽东决定留下来。

因为他觉得自己还不够了解中国的事情。

这个决定,让人不禁想起古希腊神话中泰坦的故事。

一旦离开大地母亲,泰坦就失去了神力,最终被敌人杀死

毛泽东选择留下,就像是永不离开大地的泰坦。

无论对手如何打压,始终保持着源源不绝的力量。

学生时代毛泽东就有强烈的意识,如不了解中国,无法解放中国。

他曾经分别和萧子升、蔡和森两次穷游湖南,深入田间地头和农民一起劳作交谈。

国共合作期间,做农民运动的人有不少,只有毛泽东只身一人深入湖南农村搞调查研究。

通过系统分析思考,写出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从革命发展趋势做出了对农民运动地位作用的准确分析。

毛泽东的战略从不故弄玄虚、卖弄学问,用的是普通人都能看懂的词语,作的却是非常精准超前战略预判。

井冈山斗争时期,面对严峻的革命形势,很多人看到眼前的困难,心态都快崩了。

毛泽东大笔一挥,写就《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坚定了人们的信心。

如果你是一位创业者,我特别建议你读一读这篇文章。

假如把红军看成一家创业企业,这篇文章就像一份创业计划书,毛泽东对形势分析太透彻了。

针对“行业形势”,毛泽东分析了国内政治状况,指出中国各派军阀之间的矛盾,给红色政权在白色政权统治势力范围的间隙,留下了生存空间。

针对“目标市场”,当时中共中央希望占据中心城市是行不通的,因为那里的市场已经饱和,只能去农村。

针对“经营状况”,毛泽东对中共当前的军事与经济实力非常清楚,必须保存实力、徐图发展。

根据这些制定“发展战略”,立足小块红色区域,不断推动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实现“农村包围城市”。

这些分析,身在莫斯科吃着面包喝着牛奶的王明做不了。

远在上海、与苏区四个月才能来回通信一次的中共中央做不了。

来到苏区就当老大的留学生博古搞不定,那个洋教头李德更是不可能懂。

战略家最重要的任务是做决策,而做决策的前提和依据不是别的,正是对决策领域的充分了解。

依靠理论做决策的口头战略家,没有不失败的。

毛泽东作为战略家的力量来自于对中国现状的深切把握,对农民的深刻理解,这是只靠留学喝几瓶洋墨水学不来的。

图片

-03-

不会哲学,别玩战略

经过土地革命战争和长征,红军历练出一批能征善战的猛将。

有了这批猛将,到达陕北后,毛泽东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理论研究,不再直接参与作战行动了。

在延安,毛泽东获得了一段难得安静学习研究时光。

要知道,在到达延安之前,由于革命战争年代条件所限,毛泽东根本没有条件系统阅读研究马列主义著作。

这也是最被王明他们所诟病的,认为毛泽东是“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上不了台面。

毛泽东也意识到哲学层面的匮乏,会制约自己。

到了延安后,毛泽东立刻命人搜集了当时能够找到的所有马列著作,开始废寝忘食的学习。

毛泽东有个很好的学习方法,就是“现学现卖,快速迭代”

每次学完之后,要么与当时延安的知识分子、哲学家进行深入探讨交流。

要么就去抗大讲课。

通过探讨辩论、讲课输出,倒逼和检验自己学习的成效。

还有非常重要的就是,他开始大量地写作。

写作,是理清思想最好的武器。

《毛泽东选集》中的228篇文章,有112篇是在延安写就的。

毛泽东几乎所有的主要哲学论述,都包含在这些文章之中。

当毛泽东完成《矛盾论》《实践论》的写作,没有人敢说毛泽东不懂哲学了。

毛泽东把这些哲学理论应用到中国革命战争实践。

写出《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对人民战争含义做出经典阐述。

写出《论持久战》,对中日战争做出全面审视和战略分析,并精准预言了抗日战争的走向。

战略家的思维特质都是综合性思维。

在这些著作中你会发现,毛泽东讲的绝不仅仅是军事。

而是在哲学思维的指导下,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与军事综合在一起来分析和判断,做出战略决断。

一个国家可以缺少几员战将,绝不可缺少世界级的战略家。

战将可以打胜仗,战略家才能指引战将去哪里打胜仗!

延安时期,毛泽东一跃成为世界级的战略家。

中国革命的理论、路线、纲领和政策,在延安时期基本形成。

马列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达到成熟。

毛泽东中共的抗战,纳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格局中进行思考。

他开始以一个世界级政治家的姿态,表达自己的观点。

当时到访延安的外国记者如斯诺、史沫特莱,惊奇的发现,面前这个穿着打补丁衣服的男人,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却都是世界级的战略问题。

所以你要记住,限制你视野的,永远不是当下的物质条件。

多年后,警卫员回忆起毛泽东在延安写作《论持久战》时的情景——

图片

一连几天,毛泽东都没有离开窑洞的小书桌。

一盏煤油灯,一支毛笔。

稿纸越摞越高,饭菜热了又凉,凉了又热。

有一次取暖火盆蹦出的火星点着了毛泽东的旧棉鞋,他都没发现。

直到烧破个窟窿,痛的他跳了起来。

8天过去了,毛泽东头疼发作,医生让他停下,他继续写着。

直到第9天傍晚,毛泽东把毛笔放下,走出窑洞。

望着晚霞长出一口气。

《论持久战》整整排印了80页,成为指导全国抗战的纲领性文献。


-04-

运筹帷幄,居功至伟


战略家做事不为了当下或眼前的目标,而是着眼布势与预见未来。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走进中南海毛泽东的书房时,他首先看到的是书房周围环绕的是明版书籍。

毛泽东一边握着尼克松的手,一边开玩笑说:“我们共同的老朋友——蒋委员长可不高兴了。”

当尼克松提到美国和中国应该做点什么时,毛泽东岔开了话题说:“我和你只讨论哲学问题。”

此时的毛泽东虽然已至暮年,但在他的运筹帷幄下,中美关系实现了破冰。

以中国当时的实力,能够让美国总统登门拜访,争取到在美苏之间的战略均势地位,实属不易。

在二战后冷战大背景下,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外交局面太难了。

1949年10月14日,四野兵锋直指香港。

毛泽东做出战略决策,保留香港作为中国通往外部世界的窗口。

不打香港,并非临时决定。

早在1946年12月,毛泽东就对来访的西方记者说过——

对香港“我们现在不提出立即归还的要求,中国那么大,许多地方都没有管理好,先急于要这块小地方干吗?将来可按协商办法解决”。

战略家布局,如高手下棋,布局做眼,早有先手。

对香港问题,毛泽东是从二战后世界战略格局中进行分析的。

通过保留香港在英国人手中,在美国与英国之间打下了一个楔子。

事实上,英国也的确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中第一个承认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

香港成为新中国发展对外关系的桥头堡。

1955年4月万隆会议,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向亚非国家宣布“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1963年底至1964年初,周总理出访亚洲、非洲和欧洲的14个国家,提出了我国经济援助的八项原则,把五项原则扩展到经济领域。

1971年10月25日,新中国重返联合国。

1974年2月,已经81岁高龄的毛泽东,提出了“三个世界”这一概念。

在会见来华访问的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毛泽东说——

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们是第三世界。

第三世界人口很多。亚洲除了日本不是第三世界。整个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是第三世界。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三个世界,这些毛泽东留给中国的战略遗产,至今仍是中国外交战略的基本判断依据。

“无论人们对毛有怎样的看法,谁也否认不了他是一位战斗到最后一息的战士。”

毛泽东逝世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这样评价。

在美国有一个尼克松图书馆,其中有一个世界领袖厅。

陈列着10位20世纪风云人物的塑像。

包括英国首相丘吉尔,法国的戴高乐将军。

另外,还有两位中国领袖,毛泽东和周恩来。

毛泽东主席的雕像,身穿中山装,脚穿圆口布鞋,与周恩来总理相对而坐。

这对相伴一生的老战友,在异国他乡,仿佛还在交流着思想……

图片


 河东西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图片

图片

图片


-01-

心有多大,舞台多大



“如果把中国比作德意志,那么湖南就是普鲁士。”

这句近代流传在湖南的话,激励了一批批有志青年。

乡下伢子毛泽东就是其中一个。

引导毛泽东开眼看世界的人,是他的表兄文咏昌。

文咏昌有一次回家,给毛泽东带了一本《盛世危言》。

虽然年少的毛泽东八成读不懂这本书中所谈的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但最关键的是,这本书激发了他救国救民的忧思之情。

文咏昌还有一套梁启超主编的《新民丛报》。

毛泽东更是爱不释手,基本上里面梁启超每篇文章他都可以背下来了。

梁启超对于中国与世界问题的分析,极大地拓展了少年毛泽东的视野。

人在年少时读的书,对他的思维方式构建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毛泽东虽然身处湖南乡下的山沟里,但是他读的这些书籍,激发了他对世界的想象力。

到长沙读书后,有了便利的信息获取条件,毛泽东如鱼得水。

除了留下基本生活费,他把几乎所有钱都用来买报纸和书了。

生活能凑合就凑合,报纸是每日不可缺的。

作为当时的新媒体,报纸能够让毛泽东保持与国内国际形势的信息同步。

从这时起,毛泽东思考问题总是放在世界与中国这个宏观视角下进行分析研判。

1916年7月15日毛泽东给好友萧子升的信中就曾精准预言20年内中日必有一战,他是这样写的——

大隈阁有动摇之说,然无论何人执政,其对我政策不易。

思之思之,日人诚我国劲敌!

感以纵横万里而屈于三岛,民数号四万万而对此三千万者之为奴,满蒙去而北边动,胡马骎骎入中原,况山东已失,开济之路已为之攫去,则入河南矣。

二十年内,非一战不足以图存,而国人犹沉酣未觉,注意东事少。

愚意吾侪无他事可做,欲完自身以保子孙,止有磨励以待日本。

吾之内情,彼尽知之,而吾人有不知者;彼之内状,吾人寡有知着焉。


转引这么长一段,你大概能感觉到毛泽东出众的战略分析能力吧!

他对日本政局、中日战略态势、情报工作等都有非常准确的分析。

而此时,毛泽东不过是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的一名学生。

湖南一师虽然在长沙还可以,但当时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中专。

在这封信中,毛泽东除了中日问题,还分析了当时国内政治局面、一次世界大战态势、美国选举等等,世界大势尽在眼中。

毛泽东这种战略层面的思维,完爆北京这样一线城市大学生视野和水平。

也难怪毛泽东的老师杨昌济在日记中曾经感慨,像毛泽东这样世代务农家庭出身,能有这样的思维和认知,的确“资质俊秀”。

虽然毛泽东当时在长沙日子过得很艰苦,也还暂时没有得到一线大咖如陈独秀、李大钊的赋能。

但他从不在意,即使一文不名,依旧是抬头仰望月亮,而不是盯着脚下的六便士。

在毛泽东的内心,始终坚信自己将会走上风云际会的历史舞台。

组建新民学会,参加创建中共共产党,毛泽东的思想与行动,始终走在同辈的人前面。

1921年7月在上海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时,张国焘第一次注意到毛泽东。

意气风发的北大风云人物张国焘不会想到,这个他看不上的土了吧唧穿长衫、操着湖南口音的人,有一天将会远远把他甩在身后。


图片


-02- 

不懂中国,谈何战略?


28个布尔什维克中的代表人物王明,和张国焘一样,一生都不服毛泽东。

他想不通自己留学苏联多年,深得苏共领导欣赏喜爱,学得满腹马列经纶,怎么就比不过毛泽东这个乡下人。

其实,毛泽东要想留学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要知道他可是湖南学生留法运动的组织者,当年完全可以蔡和森一起去法国留学。

可是在临行前不久,毛泽东决定留下来。

因为他觉得自己还不够了解中国的事情。

这个决定,让人不禁想起古希腊神话中泰坦的故事。

一旦离开大地母亲,泰坦就失去了神力,最终被敌人杀死

毛泽东选择留下,就像是永不离开大地的泰坦。

无论对手如何打压,始终保持着源源不绝的力量。

学生时代毛泽东就有强烈的意识,如不了解中国,无法解放中国。

他曾经分别和萧子升、蔡和森两次穷游湖南,深入田间地头和农民一起劳作交谈。

国共合作期间,做农民运动的人有不少,只有毛泽东只身一人深入湖南农村搞调查研究。

通过系统分析思考,写出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从革命发展趋势做出了对农民运动地位作用的准确分析。

毛泽东的战略从不故弄玄虚、卖弄学问,用的是普通人都能看懂的词语,作的却是非常精准超前战略预判。

井冈山斗争时期,面对严峻的革命形势,很多人看到眼前的困难,心态都快崩了。

毛泽东大笔一挥,写就《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坚定了人们的信心。

如果你是一位创业者,我特别建议你读一读这篇文章。

假如把红军看成一家创业企业,这篇文章就像一份创业计划书,毛泽东对形势分析太透彻了。

针对“行业形势”,毛泽东分析了国内政治状况,指出中国各派军阀之间的矛盾,给红色政权在白色政权统治势力范围的间隙,留下了生存空间。

针对“目标市场”,当时中共中央希望占据中心城市是行不通的,因为那里的市场已经饱和,只能去农村。

针对“经营状况”,毛泽东对中共当前的军事与经济实力非常清楚,必须保存实力、徐图发展。

根据这些制定“发展战略”,立足小块红色区域,不断推动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实现“农村包围城市”。

这些分析,身在莫斯科吃着面包喝着牛奶的王明做不了。

远在上海、与苏区四个月才能来回通信一次的中共中央做不了。

来到苏区就当老大的留学生博古搞不定,那个洋教头李德更是不可能懂。

战略家最重要的任务是做决策,而做决策的前提和依据不是别的,正是对决策领域的充分了解。

依靠理论做决策的口头战略家,没有不失败的。

毛泽东作为战略家的力量来自于对中国现状的深切把握,对农民的深刻理解,这是只靠留学喝几瓶洋墨水学不来的。

图片

-03-

不会哲学,别玩战略

经过土地革命战争和长征,红军历练出一批能征善战的猛将。

有了这批猛将,到达陕北后,毛泽东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理论研究,不再直接参与作战行动了。

在延安,毛泽东获得了一段难得安静学习研究时光。

要知道,在到达延安之前,由于革命战争年代条件所限,毛泽东根本没有条件系统阅读研究马列主义著作。

这也是最被王明他们所诟病的,认为毛泽东是“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上不了台面。

毛泽东也意识到哲学层面的匮乏,会制约自己。

到了延安后,毛泽东立刻命人搜集了当时能够找到的所有马列著作,开始废寝忘食的学习。

毛泽东有个很好的学习方法,就是“现学现卖,快速迭代”

每次学完之后,要么与当时延安的知识分子、哲学家进行深入探讨交流。

要么就去抗大讲课。

通过探讨辩论、讲课输出,倒逼和检验自己学习的成效。

还有非常重要的就是,他开始大量地写作。

写作,是理清思想最好的武器。

《毛泽东选集》中的228篇文章,有112篇是在延安写就的。

毛泽东几乎所有的主要哲学论述,都包含在这些文章之中。

当毛泽东完成《矛盾论》《实践论》的写作,没有人敢说毛泽东不懂哲学了。

毛泽东把这些哲学理论应用到中国革命战争实践。

写出《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对人民战争含义做出经典阐述。

写出《论持久战》,对中日战争做出全面审视和战略分析,并精准预言了抗日战争的走向。

战略家的思维特质都是综合性思维。

在这些著作中你会发现,毛泽东讲的绝不仅仅是军事。

而是在哲学思维的指导下,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与军事综合在一起来分析和判断,做出战略决断。

一个国家可以缺少几员战将,绝不可缺少世界级的战略家。

战将可以打胜仗,战略家才能指引战将去哪里打胜仗!

延安时期,毛泽东一跃成为世界级的战略家。

中国革命的理论、路线、纲领和政策,在延安时期基本形成。

马列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达到成熟。

毛泽东中共的抗战,纳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格局中进行思考。

他开始以一个世界级政治家的姿态,表达自己的观点。

当时到访延安的外国记者如斯诺、史沫特莱,惊奇的发现,面前这个穿着打补丁衣服的男人,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却都是世界级的战略问题。

所以你要记住,限制你视野的,永远不是当下的物质条件。

多年后,警卫员回忆起毛泽东在延安写作《论持久战》时的情景——

图片

一连几天,毛泽东都没有离开窑洞的小书桌。

一盏煤油灯,一支毛笔。

稿纸越摞越高,饭菜热了又凉,凉了又热。

有一次取暖火盆蹦出的火星点着了毛泽东的旧棉鞋,他都没发现。

直到烧破个窟窿,痛的他跳了起来。

8天过去了,毛泽东头疼发作,医生让他停下,他继续写着。

直到第9天傍晚,毛泽东把毛笔放下,走出窑洞。

望着晚霞长出一口气。

《论持久战》整整排印了80页,成为指导全国抗战的纲领性文献。


-04-

运筹帷幄,居功至伟


战略家做事不为了当下或眼前的目标,而是着眼布势与预见未来。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走进中南海毛泽东的书房时,他首先看到的是书房周围环绕的是明版书籍。

毛泽东一边握着尼克松的手,一边开玩笑说:“我们共同的老朋友——蒋委员长可不高兴了。”

当尼克松提到美国和中国应该做点什么时,毛泽东岔开了话题说:“我和你只讨论哲学问题。”

此时的毛泽东虽然已至暮年,但在他的运筹帷幄下,中美关系实现了破冰。

以中国当时的实力,能够让美国总统登门拜访,争取到在美苏之间的战略均势地位,实属不易。

在二战后冷战大背景下,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外交局面太难了。

1949年10月14日,四野兵锋直指香港。

毛泽东做出战略决策,保留香港作为中国通往外部世界的窗口。

不打香港,并非临时决定。

早在1946年12月,毛泽东就对来访的西方记者说过——

对香港“我们现在不提出立即归还的要求,中国那么大,许多地方都没有管理好,先急于要这块小地方干吗?将来可按协商办法解决”。

战略家布局,如高手下棋,布局做眼,早有先手。

对香港问题,毛泽东是从二战后世界战略格局中进行分析的。

通过保留香港在英国人手中,在美国与英国之间打下了一个楔子。

事实上,英国也的确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中第一个承认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

香港成为新中国发展对外关系的桥头堡。

1955年4月万隆会议,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向亚非国家宣布“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1963年底至1964年初,周总理出访亚洲、非洲和欧洲的14个国家,提出了我国经济援助的八项原则,把五项原则扩展到经济领域。

1971年10月25日,新中国重返联合国。

1974年2月,已经81岁高龄的毛泽东,提出了“三个世界”这一概念。

在会见来华访问的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毛泽东说——

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们是第三世界。

第三世界人口很多。亚洲除了日本不是第三世界。整个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是第三世界。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三个世界,这些毛泽东留给中国的战略遗产,至今仍是中国外交战略的基本判断依据。

“无论人们对毛有怎样的看法,谁也否认不了他是一位战斗到最后一息的战士。”

毛泽东逝世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这样评价。

在美国有一个尼克松图书馆,其中有一个世界领袖厅。

陈列着10位20世纪风云人物的塑像。

包括英国首相丘吉尔,法国的戴高乐将军。

另外,还有两位中国领袖,毛泽东和周恩来。

毛泽东主席的雕像,身穿中山装,脚穿圆口布鞋,与周恩来总理相对而坐。

这对相伴一生的老战友,在异国他乡,仿佛还在交流着思想……

图片


 河东西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图片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