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一场静悄悄的重大变革,正在席卷中国

浏览:32     发表时间:2020-12-07 21:00:16

2020年中的哪一刻,你会感到庆幸?


庆幸你生活之地有960万平方公里土地,有14亿人口,有“世界工厂”的绰号,而且已经是第二大经济体,庆幸它能够抵御这个星球上绝大多数风险,即使是如新冠这样的疫情泛滥,或是如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的反目。


高层的感觉或许更强烈。


因此,在因应国内外形势决定中国新发展格局的时候,他们毅然亮出了“内循环”三个字。


11月25日,刘鹤在《人民日报》要闻版发表5000字长文,阐述“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


官方强调是“双循环”,但是全世界的关注点都在“内循环”三个字上,疑虑、不解、担心都明白无误地写在脸上。


◆ 世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进出口占GDP比重超过30%,发展方向是说变就能变的吗?

◆ 为全世界需求而生的世界工厂,多余的产能要如何处理?

◆ 贸易相关就业超过1.8亿,他们该怎么办?


老话说船小好掉头,中国是一艘超级巨轮,这个头怎么掉?


不要低估中国的可塑性。事实上,有足够多的迹象表明,上述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这个国家从供需端到整条产业链的调整早已经开始——


14亿人的市场迎来新消费者的崛起;

世界工厂发力国产新品牌的塑造;

产销链经历数字化升级再造。


内循环的经络已初步疏通,中国要把命运握在自己掌中。


静悄悄的革命


当媒体聚焦贸易战、逆全球化风潮中,很多工厂正在搬离中国之时,却没有注意到全球最大的市场正在发生一场静悄悄的革命。


对中国企业来说,有两个堪称神话的商业疑问——


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长年占据财富500强第一的沃尔玛,总部在一个人口仅3万的小镇Bentonville,而中国的财富500强企业却绝大多数集中在一二线超级城市?


在中国,大城市是顶级资源汇聚之地,大企业属于大城市理所当然。很多国人无法想象,沃尔玛是如何在一个人口不足5000的小镇上建立并管理着遍布世界的第一大商业帝国的。


国外这样的企业很多:耐克、阿斯利康、雀巢、米其林、百威英博……这些在某个领域领先全球的企业,其实都是“乡镇企业”。


第二个问题:

为什么那些制造业强国,它们众多行业的大量关键的、顶尖的技术,掌握在毫不起眼的乡镇企业、街道工厂手中?


当中国是“世界代工厂”的时候,想不明白这两个问题无所谓,但是要以内循环为主体,就必须破解这两个问题。


于是,中国正在孕育类似沃尔玛那样的“乡镇企业”。


江西,被称为中国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份之一,至于江西境内的赣州市南康区更加名声不显。


然而,就是在这个到处农田、丘陵的地区崛起了中国最大规模家居产业集群,它们不仅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厂房、设备,更有最先进的产业模式。


10000家制造企业、400家物流企业、50万从业人员……猛然一见,会让人想起曾经的日本大田区。


大田区是日本京滨工业带四大中心之一,以制造业加工配套知名。这里以街道小厂为主,巅峰时期拥有近万家工厂,经过大浪淘沙目前还剩下3000家。从某种意义上,它才是日本制造、日本品质的基础。


大田区的特色就是,在一个行业内,众多企业形成分工合作机制,分别在各自瞄准的领域内深耕,不断向更高附加值的方向进发。


南康家居产业早已告别了一窝蜂的低质发展模式,这里企业有机合作,专攻几样产品、某一道关键工序,甚至关键零配件,追求工艺水平极致的实现。


更为重要的是,凭借中国数字化的广泛应用,过去的代工厂诞生了一批颇有名气的自主品牌,凭借数字化在中国的普及,它们用几年时间走过了传统品牌孕育十几年的路。


一个不产木材,也不临海的内地城镇,消耗了全世界最多的木材,创造了1800亿的产业规模,撬动了世界家居市场。


在中国面临严峻内外挑战的情况下,南康展示了一种颇具世界潮流的产业升级路径。而且,中国不止有一个南康。


内循环首先得让更多人敢花钱


内循环的关键是消费。


2019年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持续增长,年均增长基本上都在8%以上。过去五年,消费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


为什么在疫情与经济失速的情况下,官方先后提出“六保”、“六稳”都把“就业”列在第一位?


原因很简单,有工作才有收入,有保障才敢花钱。


为什么要强调产业升级,为什么要力保中小微企业?


因为一场疫情让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就业问题不可能依靠少数大型企业。而全民收入的稳步提升,更加不能只依靠少数大型企业。


在中国慢慢告别高速增长的历史阶段,要保证高质量就业,发展模式必须从追求高速度向追高质量转变。


“世界代工厂”的一页行将翻过,如果中国无法保证人均收入的持续增长,别说内循环会成为一句空话,中国恐难跨过高收入国家的门槛。


这就回到了我们前文所说的两个问题。同样做过“世界工厂”,德国、日本制造业升级之路尤其值得中国借鉴——


全球最大的口红生产设备制造商Weckerle,位于只有3000人的小镇Weilheim;

占据日本光学玻璃35%份额的OHARA,仅有400多员工;

已经有100年历史的全球最大购物推车和行李推车制造商Wanzl,位于只有7000人的小镇Leipheim;

……


这个名单可以列得很长很长,秘密就在其中。


简单一句话,就是让中国拥有更多的可以在特定行业、领域称雄世界的乡镇企业、街道工厂。


作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最具比较优势的部分,这样的升级既具备基础,同时社会阵痛最轻。


这个进程已经启动。


和前几次工业革命时代相似的是,中国这一次同样站在技术爆发的奇点前,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爆发能量更大。


你无法想象中国企业再一次苏醒所能释放的力量。


拼多多在2018年开始实施打造国货的新品牌计划,不到两年时间,已有1500多家企业参与,初步缔造了一大批代表性的新型品牌。


其市场爆发强度远超以往。


“南方生活”,一个家纺新品牌,上线4个月销售额做到4500万,月环比增长200%;“联圆世家”的一款实木沙发,一年销售超过2亿元。


南康的家居产业集群,还有广州的美妆产业集群,宁波的家电产业集群……这就是中国乡镇企业的进化之路。


往小了说,它们决定了中国普通人的钱袋子,决定了“内循环”的成败,往大了说,它们正在塑造中国的新发展格局。


中国新消费者会更偏爱“中国造”


不得不说,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战略的提出赶上了一个好时候。


第一,中国新消费者的崛起。


所谓内循环,潜台词之一就是中国人要努力购买中国造。


过去十年,90后正成为消费主力,三线以下消费力相对一二线有了更大的提升。它不但增加了中国的市场容量,也改变了中国的消费结构。


两股消费潮迎头相撞。


一股是早已是消费主力的70后、80后,随着步入中年,怀旧情怀日浓;一股是90、00后成长于中国黄金发展阶段、拥有强烈民族自豪感,它们对于国产品牌起到了极大地助力。


过去四十年来,跨国品牌在中国采取“供应链+营销+渠道”全方位压制的打法已经结束。


无论是拼多多,还是京东、阿里的消费数据都显示,过去一年,中国人购物车里的商品,国货占了大头。



更为重要的是,国产品牌爆发才刚刚开始。


比如在中国电商平台上,截至2020年7月,90后用户刚刚超过了70、80后。拼多多的年轻人比例是最高的,95后用户高达32%,阿里次之,也达到了29%。


一个偏爱中国造的时代,正在加速赶来。


第二,国产品牌进入掘金时代。


2020年,国货老字号以爆发方式焕发第二春——


上半年百雀羚在拼多多销量飙升10倍;回力被95后买爆,一个月内在拼多多上卖出13万双回力鞋;一众传统品牌如“蓓丽”被唤醒……


新国货潮牌大量出现。


除了前文提到的“联圆世家”、“南方生活”,还有一直为美国iRobat代工的智能扫地机器人生产厂家“家卫士”;最具颠覆性的一幕发生在美妆领域,拼多多5年助推50个亿级新品牌,过去两年,参与拼多多‘新品牌计划’定制研发的企业已经超过1500家,累计推出定制化产品达4000多款,订单量突破4.6亿单。


中国新生代企业家接班掌权,他们一反老一辈OEM代工模式,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风格。于是,世界最顶级的生产线上,终于开始生产属于中国的自主品牌。


而中国电商平台的顺势而为,成为国货的孵化器,终于成就了这一轮的新国货潮。


改造乡镇企业,从三四线下沉市场起家的拼多多展现了先天优势,拼多多采取供应链的强介入,把控研发、生产、入驻,还进行线上线下融合,帮助众多品牌完成从0到1的积累。


第三,新技术催生新的商业模式


传统商业路径下,一个新品牌的诞生往往需要几十年的打拼,投入大量的宣发推广成本,但在数字技术的加持下,其时间、成本被无限压缩。


今天的众多国货新品牌,本身就是市场需求的直接反馈,是综合运用算法、传感器、5G、大数据等技术的结果。


其主要特征就是定制化。定制化不但是数字时代的标配,也成为新品牌崛起的最优路径。


其消费行为最核心的两点,一是反向定制;二是让货找到人。


定制简单说,从需求出发追溯产业链,直接告诉企业什么是市场当下最需要的产品。过去,没有三五千件,企业根本不敢下单,现在十件、二十件,企业都敢做。因为中间环节仓储、物流、分销已经极简化,需求精准让企业能够有利可图。


拼多多新品牌计划力助百雀羚焕发第二春,就是从大数据中读出了70、80后消费者的怀旧情怀。


至于,让货找对人,对于兼具社交、互动、休闲的电商平台来说更加就是轻车熟路。


这是只有在电商发展极为迅速的中国,只有已经充分享受了电商的中国新消费者才能享受到的便利。


结语


疫情之后,万众期待的报复性消费并没有如期到来。


国庆长假的熙熙攘攘,新媒体使用了“恢复到过去的百分之几十”这样的提法。


据中国新闻网一项2万人参与的调查显示,仅11.6%的参与者表示疫情结束后会进行报复性消费,近半数参与者称不会报复性消费,而是要报复性存钱、报复性挣钱。


到了三季度,社会消费零售总额才终于恢复到正常水平。


但是比起图一时的花钱爽快,中国的产业链、消费模式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化学变化。


这是巨变发生之前的宁静。


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大幕已经拉开——


◆ 新的消费生力军:冉冉升起的90、00后,还有众多三四五……线城市的消费升级;

◆ 产业升级的新时代:掌握核心技术、工艺的众多“乡镇企业”;

◆ 新国货:大量中国品牌的诞生;

 数字经济:全球领先的商业模式和应用场景……


这,似乎正把未来变得触手可及。


这也许就是中国提出以内循环为主的底气。

智谷趋势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