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我们的未来势不可挡,美国这四个根本问题,可能换谁也解决不了

浏览:13     发表时间:2020-11-16 21:00:30

虽然最终的结果还没有正式确定,但是随着两个信号的出现,这次美国的大选可能基本上尘埃落定了,也就是说后面不管还有没有法律诉讼,又或者联邦最高法院有怎样的新动作,有90%的概率很难再改变现在的结局了,为什么不是100%,我们后面再说。分别是哪两个信号呢?

第一个是传统的美国盟友们,纷纷发去了贺电,这相当于是已经在帮他确认目前的结果。当然他们这么做是有私心的,因为美式选举制度是西方国家的表率,如果现在大家都还保持沉默,就会变相助长这种把选举纠纷推向宪政危机的风气,那么下一次很有可能就会轮到自己国家有样学样,所以主要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核心法国和德国领导人都率先明确表态了,这实际上也是在给美国内部企图翻盘的支持者施加一定的压力。

第二是共和党大佬纷纷转向,没有党派力量的支持,单凭个人力量是无力回天的。目前共和党内的两位大佬,一位是前总统小布什,一位是资深参议员罗姆尼,都已经公开向拜登发去了祝贺,这意味着其内部支持继续硬刚的人正在分化减少,这跟传统政客的切身利益相关,特朗普败选就会走人,他们还得继续在政坛混下去,不会有人愿意绑在一条沉船上。

其实到现在,可以看到只有特朗普的家人还在发推支持他,而之前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人,像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基本上都销声匿迹了,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他这一走没啥事,我可就要被打脸了。

我在去年底的预测中就是看好他连任的,现实的巴掌已经呼到我脸上只差一厘米了,我一边捂着脸一边反思了一下,为啥会看好他呢?

回不去的世界

其实我看好他确实是有原因的,众所周知,我也不是啥“川粉”,我看好他最主要的有三个原因,而且这三个原因是很早就已经成型了,到现在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变化,虽然现在金融市场不同寻常的走势,预示着那10%的小概率绝不可忽视,但是既然大家都想看笑话,那我就把这三个原因都列出来,暂时先供大家批判一下。

第一个原因是这个世界正展现出日趋民粹化的趋势。这不只是在美国,而是在世界各地都有着十分清晰的发展趋势,在苏联解体后的这三十年,新一轮全球化浪潮开始退潮,首先的表现就是西方国家内部,对于全球化成果的质疑,大量的中产阶级生活没有变得更好,不少发达国家的人们发现,生活水平日趋停滞,甚至倒退。这是民粹回潮的经济基础。

第二个原因是人们的安全感在下降。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欧洲,自冷战结束以后,大家都以为再也不会有战争的威胁,可以过上安全无忧的生活了,然而随着明确的外部威胁消失,内部的问题日趋严重,毒品,犯罪,以及恐怖主义威胁,似乎人们的安全感并没有比冷战时期好太多,而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放水刺激经济带来的贫富差距扩大,人们普遍更没有安全感,没有安全感的时候,都会希望有强人领导出现来保护大家,这是时代的趋势。

第三个原因是美国优先政策的破坏力。就美国内部来说,有大量的中产阶级都希望重回保守主义,而这与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主张在政策上有不少冲突,而这届政府在特朗普的带领下,采取的不是逐渐调节过渡,而是搞美国优先,一步到位。我们都晓得步子迈大了容易产生撕裂的破坏力,这种破坏力会带来情绪的对立,这对于美国来说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但是对有的国家来说,那肯定不是坏事。

有了这三方面的原因,既有时代大势所趋,又暗合我没盼人好的阴暗心理,所以我是很看好他能连任的,但是历史总是曲折的,现实偶尔也是残酷的,咱先不管打脸的事,我们不妨放眼未来,既然世界已回不去了,我们看看美国,就算换个总统,又还能回到过去吗

回不去的美国

历史的残酷,就在于历史的进程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而美国衰落的趋势,不是始于今日,也不是四年前,可能是在冷战结束后,由于苏联解体,没有了外患的鞭策,就已经注定了会走上一条衰落之路,近二十年来这个趋势是逐渐加速的,我在之前的文章《二十年来,美国在三个关键点上错误的选择,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中有过分析,而这四年来,其加速又比过去更快了。

具体表现在哪里呢?我们先从经济基础来看,下图是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走势图,在2008年以前,基本上一万亿以下,维持了几十年,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翻了一倍,超过了2万亿,如果说这个结果是在小布什政府任期内留下的烂摊子,那么再看看奥巴马政府期间,从2012年到2015年,基本上又翻了一倍,超过了4万亿,然后就到了特朗普政府,上任之初誓要削减债务规模,今年疫情以来,又快要翻一倍了。

这很显然不是换一个执政党换一个总统能解决的,因为中间已经来回换了两次,唯一不变的就是债务规模始终在升高,而且趋势在加快。所以新换一个人要解决这个顽疾,可能性微乎其微,大选结束后,两党还得就新的刺激法案进行讨论,大家各有各的主张,不变的就是要继续放水,所以这个趋势只会继续加快,没有任何逆转的可能。

负债规模创新高,跟美国的货币政策是密切相关的,这就从金融层面决定了美国的两大社会问题在未来不会有根本性的缓解。

第一个就是贫富差距。我在我过去的文章中多次说到这个根本性的问题,这是其他很多问题的根源,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在2001年,克林顿把美国交给小布什的时候,美国是一个还有财政盈余的国家,但是三任总统下来,虽然大家政见互不相同,但共同点是只会花钱不会赚钱,别看他们说的天花乱坠的,但是每个人任期内都没少花,所以现在美国的国债规模,已经达到了惊人的26万亿,超过其2019年的GDP规模。

国债规模庞大,金融政策不敢紧缩,因为利息都还不起,一加息都得破产。低利率宽松政策,大量的钱进入资本市场,股市已经涨了十多年了,有资产有证券的身价暴涨,大量普通人既没存款也没资产,贫富差距持续拉大,现在已经达到了1929年前后的极限值了。

很多人不知道,这二十年来,美国的中产阶级家庭数,是在下滑的,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在2015年的研究结果显示,

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所占比例已不到一半,从1971年的61%减少到49.4%,中产阶级已不再是这个国家的大多数。

这带来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民粹主义盛行,社会分裂。赚到钱的那一批人和感觉生活水平下滑的那一批人,对这个国家的认可是截然相反的,只不过这个矛盾的爆发,在最近这四年开始表现得更为尖锐了,因为有个总统公开的指出了问题所在,虽然他也没有办法做出什么改变,但是总比过去那些掩盖问题的人可能要强。

这也是接下来无论谁也无法改变的局面,那就是一个完全分裂的美国,不论推出什么政策,都不可能改变现状。唯一的解决办法,还是回到1930年代罗斯福新政时期,遏制资本,现在的问题是,要么民粹主义裹挟下,可能还会出现一个有绝对权威的总统,去推行这种对于资本的自我革命,在现在这种分裂的状态下,几乎没有太大的可能从中间路线去寻找解决办法。因为资本利益与人民利益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中间路线的绥靖主义注定要失败。

在这些短期根本不可能改变的深层次矛盾下,要想重塑辉煌,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历史的发展有其自身循环的逻辑,上一个逻辑还没有走完,这种趋势还在延续,而逆势出现的人物最后大概率还是改变不了趋势。除此之外,当前的美国还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疫情。

很多人对于新人充满期待,却忘了大西洋彼岸的欧洲国家,他们自认为也有更睿智的领导,可是抗疫成绩却同样一塌糊涂,这显然不全然是因为某一个人的原因,虽然他客观加剧了疫情的发展。但是西方的文化传统与社会制度,在抗疫方面有着一些天然的劣势,虽然德国,法国,意大利后期也在尽力抗疫,但是二次反弹并没有比美国好多少。

所以将疫情的控制,指望在另一个老头身上也是不现实的,他有可能缓解这种情况,但是最后要控制住,很可能还得靠疫苗。

我们从这四个方面来看,债务问题,贫富差距,民粹主义,疫情控制,这些问题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剖开了去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绝不是换个人就能解决的事,它们的形成有其内在逻辑,这个逻辑已经形成了强大的历史趋势,根据我一贯以来关于趋势规律的总结,趋势是难以改变的,趋势会自我加强,趋势只有演绎到极端之后才有可能结束。

如果我们以这个角度去看美国,已是积重难返,这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虽然我们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只要趋势一成,就不用怕它,他会自我循环终结。虽然趋势无法改变,但是如果有人来回折腾,却是可以加速的,这四年来世界就像在过山车上,其实已经在加速,等到后面想踩脚刹车,疫情又推了一把,一下子展现出了趋势的另一面,那就是我们的上升趋势也在自我加强。

当一个下降趋势遭遇到一个上升趋势,不可避免的会有压力和挑战,过去四年我们基本上都扛过来了,未来四年会有哪些新的挑战呢?

未来将面临新的挑战

我在上面的分析说过了美国现在的问题,从他内部的情况和所处的历史趋势看,民主党人怎么看都不是最佳的人选,当然现在全世界的媒体都在极力炒作这个事情,大家其实有意忽视了,美国官方始终没有下最后结论。当然我并不关心这个,但是我开头为什么说还有10%的小概率呢?是因为我看到的资本市场的走势,美元,美股,黄金和A股的走势,内在逻辑是矛盾的,这里面不会所有的走势都是正确的,不要忘了,还有第十个猜想

这个我就不展开讲了,因为巴掌已经呼到我脸上只有一厘米的地方了,我越说这巴掌会挨得越重。我就小声提醒一下,还有10%的小概率,我们最好是等到最后。资本市场的集体预期被错误引导,过去也出现过,但是那背后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是以美国大选这么大的事来操盘的,所以我也不敢确定说一定会怎样,但不管怎样,这巴掌打脸,我先认下了。

未来不管谁当选,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内部矛盾自行化解的几率微乎其微,所以其对外政策上,收割财富和转移矛盾,可能依然是未来的主旋律,这个基本上也是大家的共识,只是我梳理的是其内在原因的根本。当然如果换了总统,他们用的方式可能会有所区别。

过去他们搞的是美国优先政策下的遏制,这样一来即便是传统盟友也很受伤,客观上有利于我们在国际上合众连横,但是我们在后期也可以看到他们在调整策略,比如搞新印太战略,就是一种新的尝试,这也预示着,未来四年,不管谁上台,这种联合策略可能会继续进行。

由于二战以来美国是最主要的国际规则制定者,他们在国际话语权上是具有绝对优势的,只是过去几年他们没有充分利用这一优势,但未来会不会重新重视起来,我想还是很有可能的,这就对我们的国际合作会有一定的挑战,会消耗我们的战略资源。

第二个方面是我们的供应链安全会面临一些新的挑战,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资源供应,一个是运输安全。资源供应上,我们的石油,矿产,饲料粮都大量进口,石油的来源比较分散,但是矿石和饲料粮则相对比较集中,而且这三项的定价权不掌握在我们手里,如何在供应安全上提高保障,这是一个长期的挑战。

在运输安全上,由于美国掌握了世界主要的海运通道安全,我们的海运安全上也需要自己的力量保障,而这一点是我们过去还没有大规模实现的一个薄弱点,因为我们的贸易遍及全球,这需要的海上力量十分庞大,我们很难一下子达到全覆盖的要求。

但是以我们现在海军的建设力度,未来几年大概率会覆盖到从波斯湾,经印度洋到南海这一主要的海运线,同时我们在积极的加强粮食安全保障建设,对于各种资源的保障也在加速推进,此外为了防止出现极端情况,还有内循环经济保底,总体上这些是新的挑战,但是由于我们是未来最大的需求市场,这也是我们重构供应链的一个绝好机会。

过去的四年,世界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美国被改变了,我们也被改变了,唯一的区别是我们变得比过去更强了,这种强化在我看来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具体有哪些呢?

我们在这四年取得的进步

在这四年,如果从趋势的角度去看,我觉得在客观上,美国施加的压力,促使我们加快脚步做了三件事,这三件事情给我们打下了一个非常扎实的基础,这是我们在未来要走向气势恢宏的复兴过程中,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第一个是降风险。2015年美国金融战收割失败之后,我们意识到美国国内的矛盾不可调和,他们要补上这个亏空,内部改革几乎没有可能,这样他们只剩下两个选择,一个是外部收割来输血,一个是输出战争来转移矛盾。不管是哪种情况,又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对于我们来说,降低自己的风险,都是刻不容缓的。

所以这四年以来,我们以供给侧改革为抓手,搞的三去一降一补,再加上精准扶贫,可以说是全面的降低了系统风险,我们未来面临的风险最高的可能还在房地产,自2016年十月份全面实行限购以来,政策到现在基本上一直是在加强,没有任何时候放松过,房住不炒已成国策,未来也不可能会放松。

现在对于金融领域的风险也非常重视,一方面是把房地产挤出来的资金导向资本市场,一方面严打利用资本市场转移经营风险的行为,预计在下一个四年,我们这边的基础还会进一步加固,没有什么可趁之机。

第二个是敲警钟。自2018年美国挑起贸易纠纷以来,市场大致经历了一个惊慌失措,到冷静下来,再到逐步自信的过程,我记得刚开始时,有的经济学家说我们要是硬刚,那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可能要洗洗睡了,我正是从那个时候起决定要喊一喊,让更多人有信心。

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今天中国的发展与国外相比是什么状况,更多的人心中自有一把尺子,不是当年那些经济学家就能忽悠得了的。今天我发现,国内的普通人已经越来越强烈的意识到,我们正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我们的发展趋势前所未有的好,尤其是疫情的考验下,我们前几年降风险的优势体现了出来,造成的冲击相比要小得多。

今天的中国,可以说自信心和凝聚力都很高,我们民族深处的那种血性,正前所未有的把我们团结起来,很多人往往忽视这种精气神所带来的精神力量,其实它比别的都重要,因为我们现在的条件是建国以来最好的时期,但我们的独立自主,自信团结可能还不如曾经条件很差的艰苦年代。当民族血性被激发起来之后,是可以焕发无穷的战斗力的,这在我们的历史上被一次次验证过,将来还会被验证。

第三个是补短板。自华为被制裁以后,我们国内从普通大众到学术精英,从生产企业到研发机构,都被唤醒了,所以现在我们从上到下对于补短板,都是高度认同,资本市场出钱,研究机构出人,生产企业出力,大家都开始重新审视我们的短板,尤其是在科技研发上的。

这两年我们在研发支出上,持续保持着高额投入,不出意外的话,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在今年有可能会超越美国的规模。这种研发投入短期是看不到明显的效果的,但是十年或者二十年以后,会奠定我们新的世界科技中心的地位。这也是未来我们要持续领先世界的基础。

这三件事,本来我们迟早也是要做,只是在美国的遏制加快来临时,我们也加快了自己的步伐,总体上我们是奠定了后发优势,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完全有信心迎接接下来的四年挑战,不管从哪个方面看,我们都比四年前又更加强大了,四年前不曾奈我何,现在不行,四年后更不行。

最后

全世界大部分人都一样,喜欢热闹,喜欢那些表面上华丽的东西,而对于真正的问题都不想了解,更不想解决,就像美国的大选,除了桑德斯,没有人在意贫富差距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在现有的框架下注定解决不了,然而桑德斯也去参加了大选,他最后选了个啥,选了个寂寞。

因为就连真正的无产阶级也不喜欢他说的那些,还是特朗普先生来的直接又带劲,他们喜欢听这些,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无所谓这四年他一直在对资本减税,一直在敦促美联储放水,一直在扩大债务规模,一直在拉大贫富差距,他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只是加速了历史的进程。

其实这些问题真的无解吗?肯定不是的,因为在同一时期,我们就在花大力气扶贫,去杠杆降风险,这不是解决不了,而是事在人为,看你是为资本利益服务,还是为人民利益服务。美国选择了资本,那这个问题就是无解的,我们选择了人民,就创造了很多解决的办法。

假如未来真是民主党人上台,可能曾经喧嚣的美国至上论,造不如买论,又会回来,但我相信这四年来,一颗团结自信,独立自主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天下大势,浩浩汤汤,每一次趋势的起伏,总有人要螳臂当车,我愿大家都能紧随国家的大势,趁势而上,不负青春,不负韶华。

六爷阿旦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