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二十年来,中国在三个关键点的不同选择,才形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浏览:26     发表时间:2020-10-29 21:00:33

今年的世界有点不比往常,病毒的冲击之下,给世界各国有了一次公平的考验,到现在今年已经过去大半,全世界突然发现,中国不光是疫情控制的好,经济增长也拿了第一,这跟过去西方媒体宣传的感觉完全是两个味道,很多人都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中国做的太好,还是偶尔我们衬托的好?

其实关于中国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巨大的发展成绩,一直以来就有很多疑问,包括我们国内也是如此,对于这个问题是如此的困惑,以至于有人认为是咱们国运太好,我也很好奇,我们的今天是从何而来,难道真的是靠国运吗?


我回顾了二十年来中国的发展历程,与同时期,由美国主导的全球主要政策变化作为参照,进行了一次对比,正好是作为旧文《二十年来,美国在三个关键点上错误的选择,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的下篇,来给出一个我认为的答案,看看到底是依靠所谓的国运,还是靠我们自己努力?

我把这二十年的时间,按照关键节点,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2001-2007年,2008-2015年,2015年之后。相信大家看了之后,对于我们的发展为什么能够成功,自然会有一个答案。

2001年:美国百鸟朝凤,中国猛虎归山。

2001年,对于中美两个国家来说,都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个年份,这一年分别发生了两件大事,对美国来说是遭遇了“911事件”,对我们来说,是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那时候苏联解体,遗留下的资产被美国带头瓜分一空,美国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经济实力,军事实力,文化软实力,都傲世全球。


那一年中国又是个啥发展水平呢?我们2001年的GDP仅仅只有1.3万亿美元,排名世界第六,而美国是10.6万亿美元,理所当然的世界第一,那时候美国的GDP是中国的将近8倍,是这二十年来差距最大的时刻。那个时候,美国要是有人说中国会威胁到美国的地位,别说美国人不信,中国也没人相信。

美国当时声望如日中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最得意的时候,被人用飞机把标志性建筑世贸大厦给撞没了,美国举国上下气抖冷,由此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全球反恐战。之后又在2003年,发动了第二次伊拉克战争,这两场战争最后都成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阿富汗战争持续了13年,伊拉克战争历时7年多,两场战争下来,据测算耗费最少超过6万亿美元的真金白银。

而另一边,趁着美国打仗,中国最终通过谈判,赶在年底之前,加入了世贸组织,那一天是2001年11月10日。之所以在历经多次波折之后能最终加入世贸组织,正是因为口头上对于反恐战争的支持,让美国卸下了最后的防备。在此之前,美国先后在1999年5月制造了轰炸南联盟大使馆事件,2001年4月制造了南海撞机事件,我们的隐忍克制,让美国解除了最后的戒备,最终决定把中国纳入到由美国主导的世界贸易体系中来。

因为一旦加入到这个体系里,意味着产业链的下游将迎来大量的投资和布局,在美国看来,我们很显然还不是他的盟友,所谓美国的盟友,基本上都有美国驻军,在安全上完全敞开了由美国来掌控,但是即便没有到那个程度,美国觉得好像完全能拿捏得住我们,再加上当时美国想的是,都已经拿下阿富汗了,中国被团团围住,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所以最终放行,让我们加入了世贸组织。


这一年发生的这两件事,对美国而言,就好比百鸟朝凤时出了点岔子,于是大张旗鼓的要收复天下人心,打仗那点事对美国来说太轻车熟路了,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无尽的利益会在胜利后滚滚而来。而2001年,对于中国来说,加入世贸组织,就是为几十年来打造的工业基础,终于找到了一个广阔无边的出口市场,从此以后就是大鱼入海,猛虎归山。

一个是打仗烧钱,一个是出口赚钱,两个国家,就这样在这一年,迎来了两个不一样的出发点。

2008年:美国上房,中国送梯。

2001年到2008年,美国先打阿富汗,后打伊拉克,小布什任上基本没闲着,打仗虽然烧钱,但是那不是世贸大厦拆迁了吗,家里不差钱,但到了2008年,小国家是已经收拾的服服帖帖了,可蓦然回首,自己国内出问题了,这就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直到今天还在愈演愈烈。这场危机可以视作是国力盛极而衰的转折点八年之后,美国在经济层面真正的一个转折点。

那2008年,我们又经历了什么呢?这一年的中国,经历的是苦难辉煌,苦难的是在5月12日,我们遭遇了让人心痛的汶川大地震;辉煌的是在8月份成功举办了世界历史上最盛大的一届奥运会。但这些在金融的角度,还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而言,这一年影响最深远的是我们为了对冲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进行了4万亿规模的基建投资计划。

这项计划进行了超前的天量基建投资,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的高铁建设开始了狂飙突进的旅程,下面这个图是我们的铁路投资规模,可以看到2008年以后,投资规模直接增加了4倍。


与此同时,我们的城市化建设也是在2008年之后开始发力,当时看来这些投资都有点超前了,但是现在回过头再看,发现高铁和城镇化的建设,也为我们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前者极大的提高了全社会的运行效率,后者改变了无数中小城市的面貌和生活条件。

直到现在都还有很多人在想,当年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如果不搞大规模的投资计划,去配合美联储进行货币放水扩张,可能会发展的更好。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反思一下,这个是非得失。

一个是在2008年时的中美实力对比情况。2008年的时候,经过入世后的高速增长,我们的GDP已经增加了4倍还多,达到了4.6万亿美元,可以排到世界第三了,排第二的还是日本,但差距已经很小了,排第一的当然还是美国,美国那一年的GDP是14.7万亿美元,还是我们的3.2倍。虽然经历了入世之后快速的追赶,但是我们与美国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但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今天比较领先的移动通信网络,纵横南北的高铁网络,特高压输电网络,都是在那个时候起步。这些需要大量投资的产业,在2008年的时候,都还是地下面的笋尖,根本没有冒出头来,那个时候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更多的时间,让这些产业发展壮大起来。

第二个是我们如果不配合,是否有机会赢得这么长的和平发展时间。事实上2008年我们的股市也经历了从牛市泡沫的破灭,只不过我们跟2015年类似,我们是提前于美国出手之前躺好,在2007年10月份大家差不多同一时间见顶,但是在2008年9月份,美国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美股才下到半山腰,我们的A股早已经撤到2000点躺好了。

虽然这形成了价值洼地,但是那时候的A股容量实在太小,只有12万亿的总市值规模,我们的资本市场规模小,跟实体经济之间的通道,在制度建设上也还没有打通,我们开始搞注册制,建设国际资本市场,是这两年才开始推进的。

资本市场只是一个缩影,这是想从两个方面来说,第一个是实力上,我们当时差距太大,如果2008年不配合,那很可能2018年的遭遇就会提前十年,我们有可能是扛不住的。第二个就单从金融角度而言,美国的金融危机就跟2002年的雪一样,来的有点太快太直接,我们自身也没做好迎接这种挑战的准备。


2008年,虽然我们配合美联储一起进行了货币扩张,但是在这一年,两个国家还是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分水岭,原因就在于,美联储放水都拿去搞金融投机了,一部分进入美股,催生了之后的十年大牛市,一部分进入了新兴市场国家去追求高收益。而我们把钱重点投到了国家建设上,为接下来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两种方向,两个不同的选择,决定了十年后,两种不同的命运。

2015年:美国收割失败,中国自保成功。

美国之所以不顾风险,热衷于金融投机,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们相信自己的金融实力,他们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早已经计划好,在下一轮加息周期,就准备发动金融战,收割世界财富来填补他们的亏空。这一点我在之前的文章:《惊心动魄的2015年,美国金融战收割财富失败,成了国运转折点》中有详细的介绍。

因为上篇文章我重点讲的是美国如何布局,所以这里我重点讲下我们是如何应对的。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我们的危机感陡增,也是从那之后,我们提出了一项战略,叫扩大内需。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靠的是三驾马车,哪三驾马车呢?分别是出口、投资和消费,其中出口这驾马车最重要,在2008年的时候,进出口总额占GDP的比重是将近60%,从2008年之后,我们就一直在主动往下降,降到去年是30%,而同时呢,把国内消费占GDP的比重,从2008年的35%,提高到了去年的54%。

现在一提说经济发展要搞内外双循环,很多人就慌了,其实我们是在十多年以前就已经在推进这个战略了,准备工作老早就做好了,未来就是再降,影响绝不会有2008年那么大那么突然了,毕竟进出口比重已经降到三成以下了。

到2012年,美国开始布局的时候,我们内部早就已经预计到了今天以及今后数年全球可能发生的一些关键变化,从而提早开始了一些关键布局,现在对比来看,预判非常精准,在2012年的这篇论文《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里,基本上已经把中国接下来要做的事都提及了,有哪些事呢?总结下来就是“三去一降一补”,这几个词大家应该都很熟悉,这是哪一年提出来的呢?是2015年。


也就是在美国开始准备发动金融战的时候,我们也正在备战。为什么2012年已经提了这些了,到2015年才推进呢,那在2015年之前我们在干嘛呢?那时候我们正在重点推进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是要干嘛?重点就是这“三去一降一补”,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五大任务。为什么有这些事情要做,这里面是有个连贯的逻辑的。

2015年之前,我们有一个说法,叫打扫干净房子好请客,为的是要提高效率和凝聚力,这些准备工作好了之后,才能真正把后面这几个事情做好。这几个事情分别对应的又是什么呢?

主要是在2008年我们的货币扩张也是有利有弊的,在经济发展上,有利的一方面肯定是极大的加快了发展,有弊的一方面就是导致了很多工业产能过剩,产生了一些风险点,所以这里面的几个事,针对的就是这里面的风险点提出来的。工业上是去产能,降低产能过剩风险;房地产是去库存,降低经济系统性风险;金融上去杠杆是降低金融风险。

当时的社会资金过剩,而房地产库存又很高,外面天天有人煽动去兑外汇,如果这么多资金在外面,大家都去换美元,我们那时候的外汇储备会下降的更快,而且就算有再多外汇,那肯定也不够换的,所以当时的政策是推动居民部门加杠杆,给房地产去库存,然后给金融部门降杠杆,把风险降下来。

后面还有一个降成本和补短板,这里面降成本主要是加快推进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重点是补短板这个事,最大的补短板就是精准扶贫,几年前搞精准扶贫,我们还体会不到这个事的深刻意义,今年疫情一爆发,很多人再回想起来肯定是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要是扶贫这个事没有做,这么居家隔离几个月,过去那些扶贫对象会遭遇什么样的状况,对社会稳定会带来什么冲击?这都没法预料,还好我们提前就做了这个补短板的工作,扶贫真的是缩小贫富差距,降低社会风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一件大好事。


其实上面这些分析既有点片面,又有点拗口,不是太好理解,如果我用一句话去概括一下这些事情的核心指导精神,那就是:全面降低风险。为什么要降低各种风险,就是为了做好准备,应对外部的冲击。果不其然,这些冲击是一波接着一波的,2015年美国收割财富的冲击就是第一波,当然美国以失败告终。

但是我们可以借助这个过程,看看2015年这个转折点以来,两个国家各自在干什么,美国跟我们正好是一个反的,美国是放水越来越多,还在推高金融市场的风险,而我们是在全方位补短板,想办法在降低风险。也正是从2015年开始,我们采取措施全面降低系统风险,为的就是迎接更大的挑战。这个挑战在酝酿了两年之后,美国最终还是出手了。

2018年:美国全面出击,中国以守为攻

2016年大选之后,新的总统上台,搞了两年制造业回流,效果完全不理想,没别的办法,在2018年,美国正式开始降息,等于是放弃了原先加息收割财富计划,恼羞成怒之下,全面的贸易摩擦就开始被挑起并升级了,同时针对华为的制裁,实际是针对整个高科技产业的遏制,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进行了。


这个时候我们再回想十年前,在2008年时的配合,客观上为我们争取到了宝贵的十年时间,因为到了2018年的时候,我们再也不是十年前还得时刻小心发展被打断的情形了,这一年我们的GDP已经达到13.4万亿美元,美国GDP是20.5万亿美元,这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和第二,美国GDP这时候只有我们的1.5倍了,十年时间,从3.2倍降到了1.5倍,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当然比2008年有更大的底气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们,美国的要求是什么?这十多年来,我们在玩命发展经济,美国在全力推动金融收割计划,而我们就是那个收割对象,这事我们不可能再配合了,而且我们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这时候的配合,美国必定是一刀致命,永绝后患,用钱还可以配合,用命这事搁谁也没法配合。


2020年:世界百年未有大变局。

世界的发展并不是线性,而是在某些节点就会开始加速,你不加速老天爷会帮你加速,历史的进程往往就在这时候风云突变。2020年的疫情,就是历史按下的加速键。我在去年的文章中就已经提到了我们其实有七个弱势项,分别是粮食、能源、生物、科技、网络、金融、国际规则,其中前三项是最弱的,万万没想到,生物上的冲击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虽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和将来可能都搞不清楚了,但是这个事我最意外的是,我只猜对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局。

我没想到我们强大的组织和动员能力,把疫情迅速控制住了,更没想到传说中强大的美国是这么的不堪,到现在疫情都还在蔓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美国今年的衰退幅度已经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据国外的经济学家测算,美国要恢复到2019年的经济规模,要到2023年才有可能,而我们现在已经转为正增长,后面几年可能会逐年加速,恢复到超过6%的增速上。


在去年,我们的GDP是14.4万亿美元,美国是21万亿美元,如果美国在2023年恢复到21万亿美元的水平,那么2023年我们的差距会缩小到3万亿左右。而实际上在工业生产总值上,我们早在2011年,就已经超过了美国,现在已经大概是美国的将近3倍了。

IMF还称,2020中国GDP总量将首次突破15万亿美元,达到15.2万亿美元(约合102万亿元人民币),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正增速的成员。届时中国GDP总量占美国GDP将首次突破70%大关,达到73%,比2019年67%的占比提高6个百分点。而且,这还将刷新20世纪日本创下的纪录,当时日本GDP占美国GDP的71%,为近百年来GDP最接近美国的国家。

美联储为了拯救美股,在今年又搞了一次无限量放水,这一次疫情影响下的放水,只有我们没有跟随,美国在2008年和2014年两度放水推高了全世界的资产价格,但这一次我们可以不用跟了,因为2015年以后我们货币改革不再直接跟单一美元挂钩,再加上我们疫情控制的好,经济恢复得很快,所以这一次我们就坚决不搞财政赤字货币化这一套变相放水的事,同时继续牢牢坚持房住不炒,这么下去,美国除了怨自己外,又能如何呢。

最后

回顾将近20年来的发展,可以看到,我们始终是在坚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根本,没有走捷径,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发现短板就补足短板,像精准扶贫这种事,在全世界范围来看,是绝大多数国家都不可能去做,也不会想做的一件事,但是我们就是花大力气去做了,而且出色的做好了。

然后当我们解决了很多着急的问题,降低了风险,这时候突然遭遇了疫情,将来可能还会有其他全球性的气候变化,等等影响,如果没有做,我们一样也会很被动,但是我们主动的把困难解决在前面,这都是自身的努力,哪里有什么国运这么好的事。

所谓国运,还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把自己这一代的使命完成,下一代人的国运自然就不会太差,正所谓天助自助者,自助自信自立自强,才是根本。前辈的努力,换来我们的国运,我们努力了,后辈的国运也会好下去

六爷阿旦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