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美国最不堪的真相,被特朗普捅破了

浏览:20     发表时间:2020-08-22 21:18:50

“一代懂王”特朗普上任之初,曾有35位美国精神病专家不顾个人安危,联名在《纽约时报》发表公开信,称特朗普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不适合当总统。


四年过去,特朗普用他无厘头的敢爱敢做,让世人瞠目结舌。


尤其自新冠肺炎以来,美国中招人数超465万例,死亡人数达15万,为全球之最,美利坚哀鸿遍野,唯独特朗普这位“疑似精神病患者”,反而越来越精神了。



近日,特朗普发推特,提了个大胆建议:推迟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


一石激起千层浪,跳出来反对他的,不是民主党,反而是特朗普的共和党同僚。包括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在内的一干共和党要人纷纷发声,公开拒绝特朗普的建议,让懂王好没面子。


也难怪,自1788年以来,美国都是每年11月进行大选,无论是内战、战争还是经济大萧条,选举的日子都雷打不动。特朗普动动他那根发推特的风骚手指,就想四两拨千斤地改变美利坚200多年的祖制,岂不是痴人说梦?难怪同阵营的共和党马仔们都坐不住了。


这一幕有点像杜琪峰电影《黑社会》里,梁家辉饰演的大D与任达华饰演的阿乐,争夺话事人的位置,大D身陷囹圄,脑袋一热,冲口而出,说要搞个“新和联胜”,犯下帮会大忌,导致原本支持他的前辈,向其摊牌:“梗样落去,我地撑你唔到。”(这样搞下去,我们没法支持你)



别看美国站在风口浪尖,领时代风气之先,眼看马斯克老板就要带领人类浪到火星上了,事实上,它的确有“保守主义”的一面,正因如此,特朗普刚提出要改大选日期,就被群起而攻之。


在政客之中,特朗普是个直来直去的奇葩。


仿用鲁迅先生的一个比喻。假如将韬略比作一间仓库,大多数政客的门是紧紧关着的,门上粘一条小纸条道:内无武器,请勿疑虑。而特朗普则是外面竖一面大旗,大书道,內皆武器,来者小心!


一个不讲究韬略、不懂或不屑于掩饰的人,仗着有全球最强的国家实力做后盾,其尊荣和行径,自然跟光明磊落的强盗无异。于是,我们看到特朗普霸气外露,浑身冒烟,上蹿下跳,今天说韩国日本军费给得少,美国吃亏了,得加钱;明天说TikTok不卖就得关门,即便卖了,美国政府还要分一杯羹。



在看似全身开挂的强盗行径之下,特朗普也有一怕,怕什么?怕落选。


推迟大选日期的想法,类似顽劣的小学生怕考试,于是幻想考试能延期。70多岁的“老小孩”特朗普,想必也有点自知之明,知道新冠疫情以来,自己把美国人民祸害得不浅,若想连任,不花点功夫是不行的。


这两天,特朗普的“自恋人格”发作,看到美国民众对传染病顶级专家福奇的爱戴,大吃其醋,忍不住在公共场合发出“天问”:既然福奇的支持率这么高,那为什么我的支持率却这么低呢?


特朗普嘟起嘴卖萌,装傻充愣,一脸委屈的模样,像极了《看起来很美》中的方枪枪,他嘟着小嘴质问,为什么我没有小红花?



特朗普吃福奇的醋,当然不是为了小红花,他为的是大选连任所需的民调支持。





损招



眼看大选在即,火烧眉毛,特朗普昏招迭出,先是甩锅中国,把新冠病毒称作“中国病毒”,奈何群众不买账,遂另辟蹊径,颠倒黑白,堂而皇之地吹嘘起美国防疫有道。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拿着一叠表单,口口声声说美国新冠死亡率低于世界水平,主持人小哥坐不住了,你不是在说梦话吧?特朗普面无表情,将表单塞给主持人,呶,你自己瞅!



主持人小哥喽了两眼,恍然大悟,原来特朗普说的是确诊病例的死亡率。主持人小哥解释道,我说的是总人口死亡率,美国在这方面可是糟透了。特朗普突然口吃起来,连说了两个“what”,然后开始循循善诱,对主持人小哥一通PUA:精神小伙,你不应该按总人口算,而应该按确诊病例来算……


特朗普光着屁股蛋,炫耀自己的皇帝新装,然而,这还不够,他还要利用手中权力,强迫所有人一起演这出荒诞闹剧。


美国各大高校,因疫情严重,推出网上在线课程。特朗普听闻,气不打一出来,都说了美国防疫有道,形势一片大好,你们这么搞,不是拆我台吗?遂在推特上用大写字母,拍出一条圣谕:学校必须在秋季开学。



学校开不开学,是学校的自由,特朗普无法直接干预,于是,粗中有细的他,想了一损招儿。


在特朗普授意下,美国移民局出台了一条新规定,对于那些来美国读书的留学生,如果他们的学校为了预防新冠传染,而采取网上教学的措施,那么这些留学生就必须离开美国。


这条正大光明的阴险毒计,可谓一石二鸟。


许多留学生来自极端贫困或动荡的国家,他们的家园炮火纷飞,受灾受难,根本没有远程上课的条件,美国移民局的这条法令,等于是将他们打回原形,让这些人多年的奋斗付诸东流。



如果学校迫于移民局压力,冒着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开学营业,那就正中特朗普下怀,成为他11月大选可以拿出来说嘴的加分项。


如果学校顶住压力,死活不开学,那就意味着将有无数留学生被赶回老家。对于特朗普来说,这也不失为一个锦囊妙计,因为那些铁了心支持特朗普的选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沙雕“白右”,这帮人大多都有点种族主义倾向,看见黑人就让他们滚回非洲,看见墨西哥人就让他们滚回墨西哥,移民局的最新政策,等于是讨了他们的好,巩固了大选的基本盘。


这条左右逢源之计,很可能会让美国的新冠疫情雪上加霜,更会让无数留学生的前途毁于一旦。但对于特朗普及其幕僚来说,牺牲多少人的生命,断送多少人的前程,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一将功成万骨枯,能在大选中获胜,顺利连任总统,才是重中之重。





白人



关于特朗普对留学生下手,美国一些有识之士称,这是伤了国体。


为何这么说?


美国之所以强大,很大一个原因,是它能够吸收全球顶尖人才为其所用。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查一查数据,看看美国有哪些顶级人物是移民后裔,也可以查一查,美国排在前列的大公司,有哪些是移民后裔所创立,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


特朗普为了大选,置成千上万留学生的前途于不顾,而这些留学生,很可能成为未来美国各领域的中坚人物。


对留学生和移民下手,从长远来看,伤害了美国的元气,但从急功近利的角度,确实对迫在眉睫的大选有效。正如上文所说,那些手握选票的沙雕白右们,乐于见得移民倒霉。


特朗普赤裸裸的阳谋,撕开了美国大熔炉的假面,这个一向被描绘为自由天堂的国度,其实是看人下菜碟的,自诞生之日到现在,它都是白人的乐园,少数族裔的炼狱。



古希腊哲人毕达哥拉斯说,万物皆数。世间看似纷繁复杂的明争暗斗,往往只是个简单的数学题。


美国在1776年建国时,白人约占总人口的80%。1920年,白人占有率上升至90%,并一直持续到1950年。1950年,美国人口中的白人比例开始逐年下降,在2018年,白人占比下降至60%。


从2019年底的一份调查数据来看,美国总人口约3.3亿,其中非拉美裔白人占62.1%;拉美裔占16.9%,非洲裔占13.4%,亚裔占5.9%,混血占2.7%,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占1.3%,夏威夷原住民及其他太平洋岛民占0.2%。


2012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获胜,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争取到了少数族裔选民的支持。而现在特朗普的玩法,则是拼尽九牛二虎之力,赢得最有活力那部分白人的支持。


这些白人往往与一个神秘的组织挂钩,这个组织就是——茶党。





茶党



说起茶党,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华盛顿。


华盛顿酷爱饮茶。


这位美利坚开国之父是中国茶的铁粉,在跟英国作战时,必将茶具带在身边,累了困了就来上一壶,然后真刀真枪接着干。


当时,美利坚人每年消费的茶叶超过100万磅,绝大多数都是走私而来,这种神奇的东方饮料被他们称作“魔草”。


1773年,英国国会通过《茶叶法》,该法使得东印度公司肆无忌惮地向北美殖民地输入茶叶并维持茶税,引发美利坚民众不满。12月16日,波士顿的爱国者登上三艘东印度公司船只,将342箱大吉岭茶倾入波士顿湾。


波士顿倾茶事件


“波士顿倾茶事件”成为北美走向独立战争的转折点,参加者被称之为“茶党”(Tea Party)。自此,茶党成为美国右派民粹主义运动的代名词。


2009年4月15日,新生茶党掀起全美游行,反对奥巴马政府的房屋救济贷款政策。之后,新茶党这匹源远流长的美国政坛“黑马”,跟特朗普一见倾心,结成神圣的狼狈为奸联盟,利用民粹,横扫票仓,将懵懂的“懂王”推上总统宝座。


特朗普投桃报李,于2016年7月16日,宣布由茶党大佬、印第安纳州州长彭斯担任副总统。按照美国惯例,总统任满两届,一般会由副总统代表本党参加新一届总统大选。也就是说,彭斯极有可能代表共和党参加202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成为第一位“茶党”总统。



所谓茶党,并非组织严密的某个政党,而是一个松散的民间团体,或者说是一股排山倒海的社会思潮。该思潮民粹色彩浓厚,对非主流族裔的歧视性发言,往往会赢得他们的喝彩。


特朗普之所以热衷打种族主义擦边球,口吐莲花,满嘴胡沁,都是为了投其所好。


前些日子,美国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刑讯致死,引发全美骚动抗议。在这个节骨眼上,鼓吹白人至上的特朗普团队,故意推出一款写有“宝宝的命也是命”的婴儿连体内衣,其风格和席卷全美的标识“黑人的命也是命”如出一辙。


不止如此,特朗普上台以来,经常有推崇白人优越主义的民众上街,示威者高呼“一个种族,一个国家,终止移民政策”的口号,公然打出了新纳粹的旗帜。



特朗普打开了美国的潘多拉魔盒,放出一堆妖魔鬼怪,但最值得深思的是,这个潘多拉魔盒,也是“真相之盒”。





宣言



提起美国的《独立宣言》,那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是自由灯塔的“镇塔之宝”,很多高级人士说到它,都恨不得沐浴更衣,焚香净手,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独立宣言》中,最著名的一句台词是,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漂亮话整挺好,却经不起推敲。


既然人人生而平等,那么,当时在美国南方那些做奴隶的黑人呢?他们的权利该不该被剥夺?还是说,在美国白人眼中,他们根本就不属于“人”的范畴?



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独立宣言》是被偷偷修改过的。


在最初的草稿中,托马斯·杰弗逊如此炮轰英国:他(英王乔治三世)一直残酷地向人性开战。他侵犯一个从未冒犯过他的远方民族(指黑人),抓捕他们并将其运送到另一个半球充当奴隶,或者任其在运送途中悲惨死去。


《独立宣言》草稿写完后,几个开国伟人一看,忍不住惊呼,哎呀我去,有点不妥喔。因为美国南方的南卡罗来纳州、佐治亚州,都需要进口奴隶,而北方的一些兄弟,虽然自己没有奴隶,却充当过奴隶运送人。《独立宣言》里拿奴隶说事儿,看似是指责英国,其实是啪啪啪抽自己的脸。


出现问题,解决问题。


美国开国三杰,包括被捧为圣人的华盛顿,科学怪人富兰克林,以及文采斐然的大笔杆子杰斐逊,全部把心一横,葫芦僧拟葫芦宣言,将针对黑人奴隶制的谴责统统删掉,乃至在宪法中明确地接受奴隶制。



一边是神圣不可动摇的天赋人权,一边是惨无人道的奴隶制,可以这么说,美国的人权和自由,在诞生之日起,就是首鼠两端的“世界驰名双标”。


黑人不明就里,在美国独立战争中英勇参军,与白人士兵并肩作战,却未曾料到,自己因为肤色,竟被《独立宣言》剥夺了做人的资格。


2020年,这些被解放了的黑奴的后代,因弗洛伊德事件,明白自己仍然戴着无形的镣铐,还得去上街争取做人的权利,大声疾呼“黑人的命也是命”。


受美国种族歧视戕害的,当然不只是黑人,以及几乎被灭绝了的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每一个美国的少数族裔,都有一段痛彻心扉的血泪史。


接下来,让我们说说华裔。





华裔



史料记载,第一名抵达北美的华裔女性是阿芳妹。


1834年,“华盛顿号”驶入纽约港,船主是卡尔内兄弟,两个奸诈的商人。船上载满中国货物,如鼻烟盒、手杖、扇子、瓷器、双陆棋盘等,目标客户是美国中产。


随货物而来的,还有19岁的阿芳妹,为了吸引客流,阿芳妹被宣传为“一个裹着小脚的美丽中国女人”。


卡尔内兄弟将阿芳妹安置在一个改造过的“中国展厅”里,展厅內东方气息浓厚,纸质灯笼,各色绸缎,山水丹青,中式家具,一应俱全。引来无数蓝眼睛的登徒子围观。


阿芳妹穿着旗袍,坐于“笼”内,供人观赏,参观者看她用筷子,听她讲中文,通过口译人员与其对话,种族优越感油然而生。最让美国人着迷的环节,是阿芳妹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展示那双“三寸金莲”,要看这个“东洋景”,需支付50美分。


阿芳妹,第一位在美国有记录的华人女性


作为“异域奇物”,阿芳妹在美国大火。


很快,阿芳妹开启了在美国东海岸的巡演,演出站点包括纽黑文、费城、华盛顿、巴尔的摩、新奥尔良和波士顿。在华盛顿表演时,阿芳妹与国会议员会面,甚至来到白宫,拜访了安德鲁·杰克逊总统。


两年后,另一名被美国资本家包装的“中国美女”盖过了阿芳妹的风头,成为巡演主角,自此,阿芳妹被抛弃,其晚年命运,历史无有记载,花落人亡两不知。


1881年,旧金山的《昂格鲁撒克逊新教白人》杂志,发表了一幅名为《我们港口的雕像》的漫画。


这幅漫画中,一尊怪异的中国男性劳工雕像突兀地竖立在旧金山湾,造型模仿自由女神像。只见他梳着老鼠尾巴一般的长辫,穿着破破烂烂的长袍,手持鸦片烟枪,脚踏骷髅头骨,几只老鼠,在雕像基座疾走如风。


《我们港口的雕像》


傻子都看得出,这个漫画是埋汰华裔移民的。19世纪中叶,类似的漫画插图不计其数,受这些流行文化影响,反华运动随之蜂起。


1871年10月24日,一名警察被枪杀,犯罪嫌疑人是华裔。为此,500多个白人暴民,将中国人从他们的房子里拖出来,驱赶到市中心的绞刑架前,实施绞刑。酿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私刑事件。


更让人齿寒的是,在这批暴徒中,包含大量妇女和儿童。


1882年2月28日,加州参议员约翰·米勒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项议案,目的是将中国移民劳工拒之门外。


米勒声称,中国移民来自一个“劣等种族”,类似“老鼠”、“野兽”和“猪”,这些移民以低薪和工作玩命的方式,同白人工人竞争,挤掉了许多老实本分(好吃懒做)的白人的饭碗。


这种赤裸裸的种族歧视,赢得了当时美国参众两院大部分议员的一致认同,两个月后,美国通过了1882年《排华法》,这成为美国第一个以种族歧视为基础、大规模排斥某一移民群体的法律。


有了不义之法的撑腰,种族主义者们更加肆无忌惮。


1885年9月2日,在怀俄明州的石泉城,28名中国矿工被杀,另有15人受伤,数百人被赶入沙漠。11月3日,500名暴徒袭击位于华盛顿的两个华人社区,迫使千余名华人离开这座城市。许多人的家遭到抢劫,被嘘赶出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物被扔到大街上。


《怀俄明石泉的华人大屠杀》,作者:图尔斯特鲁普


1892年,美国通过了《吉尔利法》,将《排华法》延长10年。从1893年开始,所有在美国的中国人都必须向联邦政府登记,以获得居住证(绿卡前身)。1902年,《排华法》再次延续,并于1904年成为永久性法律。


为了规避恶法,许多华人无奈之下,谎称自己具有排外法律豁免权。一系列造假生意兴盛起来,在很长一段时间,90%以上的中国移民,都是带着假证件进入美国,包括革命先行者孙中山


20世纪初,一个针对中国人的“限制性国际移民体制”已然确立。在美国,直至1965年,全面的移民改革才真正开始,而在此之前,数代华人都生活在美国排华法律的阴影之下。





人权



曾几何时,中国人移民美国,似乎已成为一种成功的象征。


选择去哪儿移民,在哪儿生活,原本是一种个人选择,无可厚非。


可有的人(我遇见过),在投入所谓的自由世界后,自觉脱胎换骨,言语之间,一片傲慢,把中国几千年文化贬得一无是处。似乎唯有如此,划清界限,才能充分展示自己的蜕变,才能让自己融入新的圈子。


前段时间,有个叫杨安泽的美籍华人,一度加入角逐美国总统的行列,后来又退出。此人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称在新冠疫情之下,他发现路人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于是忍不住对自己的华裔身份感到羞耻。



他进而呼吁,亚裔美国人要向二战时的日裔美国人学习,积极向美国表忠心,证明自己是个爱美国、愿意为美国做贡献的美国人,才不会再被人视作“病毒”。


杨安泽这番贱兮兮的言论,引起了强烈争议,更受到日裔美国人的抨击。


在这里,有必要给大家复盘一下,二战期间,日裔美国人到底遭遇了什么。


1941年,日本轰炸珍珠港之后,美国向日本宣战,那些生活在美国的日裔公民受到严密监视。


美国建了很多专门收纳日裔人的集中营,超过2100名日裔秘鲁人和日裔拉丁美洲人被逮捕,并被送到美国,关进集中营。这些人并没有被单独指控犯有叛国罪或破坏罪,而是以战争期间保证国家安全的名义被判处集体监禁,他们唯一的罪名,就是他们身上的日本血统。


漫画家苏斯博士,根据日裔美国人的特征,绘制了一幅名为《等待来自祖国的信号》的漫画,刊登在纽约的《PM杂志》上。在画中,一望无际的日本男性队伍正源源不断地穿过太平洋西北岸,抵达加利福尼亚海岸一栋写着“光荣的第五纵队”的建筑。在那里,他们每人领取到一个标有“TNT”(炸药)字样的包裹。在这座大楼的顶部,一个日本人用望远镜眺望着太平洋,等待日本发出袭击美国的命令。


《等待来自祖国的信号》


这幅漫画用意明显,它将生活在美国的日裔美国人,都视作日本政府派来的间谍和恐怖分子,随时可能会危及美国人的安全。


美国联合通讯记者亨利呼吁,把日裔美国人通通赶走,赶到一块荒地上,让他们忍受痛苦和饥饿,乃至在死亡线上挣扎。在平衡人权和公共安全的问题上,亨利认为,必须要优先考虑后者。如果让100万无辜的日本人承受苦难,就能降低美国被袭击的风险,那么就让这100万无辜的日本人受苦吧。


《洛杉矶时报》声称,无论蛋是在哪里孵出来的,毒蛇依然是毒蛇。所以一名日裔美国人,必然会长成日本人,而不是美国人。


1942年2月19日,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9066号行政命令,对日裔美国人以及其他国家的日裔人进行大规模的驱逐和监禁。在这个过程中,无数日裔人被驱逐出原来的家园,强行关押到美国的集中营。


二战期间,被关入集中营的日裔美国人


从1942年底到1943年,日裔人开始被随意逮捕,不再需要公开的名单,大多数日本企业被勒令停业,其中许多被出售。甚至禁止日裔人在其居住的城镇旅行,禁止日裔人使用电话和短波收音机。


在战争期间,美国政府驱逐和监禁了12万日裔美国人,几乎囊括了在美国生活的所有日裔人。这些人无辜被关押,只是因为自己的日裔血统,美国政府这么搞,谈何人权?又谈何自由?





结语



从某种程度来说,特朗普的“自恋型人格障碍”,是整个美国的“国家病”。


在新冠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中国人大多遵照专家的建议,没事尽量不出门,出门必戴口罩。而美国这边厢,为了“不戴口罩”的“天赋人权”,一窝蜂地上街游行集会,然后成批成批的感染,那些戴口罩的人,反被嘲笑奚落。




这让我想起一个古老的寓言。


春秋战国时期,齐国有个人,一心想发财。有一天,他挤到卖金子的地方,分开众人,抓起金子就跑。没跑多远,他就被人擒住,有人问他,你小子胆儿够大的,这么多人看着,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抢金子。那人说,我眼里只看见金子,并没有看见别人。


许多美国人就是这德性,眼里只看见自己的那点“自由”,完全不顾别人的安危和感受。你不怕死,不戴口罩,这都OK,但是在疫情之下,你不戴口罩,满街乱窜,唾沫星子四溅,会危及别人的健康乃至生命。


200年前,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具有先见之明地指出,美国式的民主制度,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将会在未来显现。这个问题就是,自由将超越边界,原子化的个人组成一盘散沙的社会,冷漠的个人主义会侵蚀整个国家制度的机体。


从今日来看,托克维尔所言不谬,斯人也而有斯疾也。自恋的特朗普跟这些拒绝戴口罩的民众,还真是相看两不厌。


也多亏特朗普这个混不吝的破落户,让我们看清,美国精心编织的人权神话,就仿佛张爱玲所说的华丽的袍子,远远看去,非常美丽,离得近了,你才会发现,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


END

血钻故事|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