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随笔 | 为什么会误解毛泽东,读懂政治家的善良

浏览:15     发表时间:2020-08-21 21:00:59

本文为被误解的毛泽东,分为五章:

第一章:什么是政治家的善良;

第二章:读懂世界的善与恶;

第三章:强大国家的发展之路;

第四章:毛泽东思想对马列思想的进阶;

第五章:毛泽东为什么伟大;

本文为第一章。


青少年时,不喜欢读毛泽东,当时喜欢的是胡适,17岁的时候读胡适的作品,其中一句:


有人告诉你牺牲你个人的自由去争取国家的自由可是我要告诉你为个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争取个人的人格就是为社会争人格。真正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立起来的


看完惊为天人,再读胡适的相关著作,认为字字珠玑:

「你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


「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何以有生,而在于自己怎么生活。你若情愿把这六尺之躯葬送在白昼做梦之上,那就是你这一生的意义。你若发愤振作起来,决心去寻求生命的意义,去创造自己的生命的意义,那么你活一日便有一日的意义,做一事便添一事的意义,生命无穷,生命的意义也无穷了」


......


包括在1949年,胡适随蒋介石败逃台湾,在离开大陆的时候说了一句话:「美国人来了有面包,有自由,苏联人来了有面包,没有自由,他们来了,什么也没有」

让我觉得简直就是最好的诠释,那时,台湾省简直就是一个神话,占到全国GDP的40%以上,内地又穷又土,打开电视,不是日本卡通片,就是台湾、香港电视连续剧,流行的电影必然是香港电影。


而那时候看毛泽东,感觉不可理喻,似乎视人命为草芥,说:大不了打核战争,中国死一半人还有3亿人。

或者行文鄙俗不堪,诗文说: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我爸爸是老党员,出身农村,自学后来考试,是一名历史研究员。看到我的观点傻了眼,家里放着5个书橱的书,儿子读完居然和自己观点完全不同,简直是走到了极端,不禁气极败坏,闲聊谈到毛泽东就吵架,我的歪理邪说,总是让爸爸目瞪口呆。


高中时代,我把崇拜毛泽东的同桌几乎给批判到哭起来。

大学时代,我引导宿舍的卧谈会,痴迷毛泽东选集的老三被我的言论激怒,两个人几乎要抄凳子打架。不过很可惜,政治经济学的老师是我的支持者。



到后来,更是读了莫言的魔幻小说、余华的活着、了解荒唐岁月,读高岗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对自己的看法坚定不移。

上次写「无人传颂的英雄传记」,很多人留言,不少人写到:

「创业后才读懂了毛泽东」

「近40岁才开始真正的理解毛泽东」


我也在想,为什么呢?15到35岁,我们很难去理解政治家的善良和他们的目标。


人性的弱点,都是普遍的。



美国到现在感染超过500万,死亡数量超过17万,但是这些对多数人来说,不过是一个数字,从最早感染10万人,人们惊讶错愕,到不断飙升的数字,每天看到的疫情通报,早就麻木了。

但一个佛洛依德被警察跪杀,当视频被拍下来呈现在全球人们的眼中时,人们就接受不了了,以美国为中心开始几乎点燃了全球各地的暴乱。


为什么17万人的死亡还不如一个佛洛依德的影响大?我们很容易对个体产生共鸣,但是对群体的状态却往往是麻木的

而胡适这样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关注的是个体,对群体却麻木不仁,却往往容易让人共鸣。

好莱坞的电影,能排到全球前列的,几乎都是个人英雄主义和动作片,我们看这样的电影,很容易产生带入感,有一种自己就是主角的错觉。而百团大战这样的电影,我们却往往得到一个模糊的影像。



胡适,从小家境优越,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看到的都是宋子文、赵元任、梅贻琦这样的留美学者。所感受到的,是上海、南京这样的优越生活。

埃德加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中,所记录的真实的民国,饿殍遍地、流离失所的普通人民,和他完全没有关系。

这,不是他的世界。


胡适,最早的一批加入低调俱乐部,与汪精卫惺惺相惜,高举投降的旗帜,身为北大校长,在讲堂上对学生传达:抗日三日便要亡国。被愤怒的学生赶出了讲堂。

1938年,蒋介石看重胡适的留美身份,任胡适为驻美大使,胡适在美国期间,各个学校讲学,顺便搜刮了100多个学位,日子过得不亦乐乎,但胡适就是不干正事,蒋介石让胡适到美国是去搬「王师」去的,可胡适根本没啥兴趣。



当时在美国负责借款事务的陈光甫讲过一件事。1940年2月,国府战争借款谈判在美国参议院里要投票了,但局势不乐观,陈光甫去找驻美大使胡适,请他去和几位态度游离的参议员谈谈来说服他们。


胡适直截了当地拒绝了陈光甫的要求,还向陈承认,之前有个参议员向他胡博士表示过愿意和中国在投票前沟通,但胡博士一口回绝了,理由是不想干涉美国内政,仿佛此事和胡适毫无关系。

陈光甫目瞪口呆。


胡适对中国抗战之事漠不关心,最后蒋介石都实在忍无可忍,在蒋介石日记中,多次歇斯底里的骂胡适,如在1942年10月,蒋介石在上星期反省录中,对胡适的大使任职期间最终盖棺论定:



胡适乃今日文士名流之典型,而其患得患失之结果,不惜借外国之势力,以自固其地位,甚至损害国家威信而亦在所不顾。彼使美四年,除为其个人谋得名誉博士十余位以外,对于国家与战事毫无贡献,甚至不肯说话,恐其获罪于美国,而外间犹谓美国之不敢与倭妥协,终至决裂者,是其之功,则此次废除不平等条约以前,如其尚未撤换,则其功更大,而政府令撤更为难矣!文人名流之为国乃如此而已!


胡适不仅不给中国出力,而且在美国过的非常快活。


赵元任的老婆记录到:

因此几乎每天都要到赵家至少吃一餐饭。胡适有个嗜好,喜欢吃大块的肉,可计划供应的牛肉根本不够他吃。杨步伟只好买马肉,每天做红烧马肉给胡适吃,还把多买的马肉做成肉松,让胡适带回去下酒,只是没告诉胡适这些菜都是马肉做的,胡适吃后直呼好吃。后来赵元任夫妇请胡适到哈佛大学教职员俱乐部餐厅去吃马扒,胡适吃后说,别的都好,只是马肉有点酸。杨步伟这才告诉他,这几个星期他吃的红烧肉都是马肉做的。胡适摇摇头,才回过味来,连说中国的烹调真好,杨步伟的烹饪更好。



在胡适胡吃海喝之际,1942,河南爆发大饥荒,受灾人数超过1000万。

白修德在大饥荒的报道中说,狗在路边啃人的尸体,农民趁夜色降临后寻找人肉,乞丐在各个城门的门洞里挤成一团,每条公路上都有弃婴在号哭,在死去……

蒋介石看到白修德给他照片,甚至还两腿发颤,恍然若失,而胡适此时正在吃得满嘴流油,高呼痛快。


同样是1942,日军加强扫荡,在整个华北根据地实行三光。无数中国男人战死沙场,老弱妇孺被机枪处决甚至活埋。

但是这些统统和胡适都没有关系,中国亡不亡,他根本不在乎。



回想遍读所有胡适的作品,他充满了对民主的追求,对自由的渴望,对生活的感悟、人生的思考,但是,他永远都不会去注视日寇屠刀下的人民,饥荒下绝望的灾民,他笔法精致,思想深刻,和70年后的我们依然能共鸣,却完全不属于上世纪40年代苦难深重的中国,他永远也写不出夏衍的包身工这样的作品。

胡适,属于21世纪,他的所有作品中,没有20世纪的中国。


就如同读张爱玲的小说,也许会让你完全迷失在这个柔情世界中,完全难以想想此时的中国,是怎样的光景,半个中国沦陷在日寇的铁蹄之下,中国的青年学生们勇敢的走向战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在日军的钢铁洪流前,全球的华人为了抗战捐献自己的最后一分钱,但是在张爱玲的多数作品中,你根本找不到这样的痕迹。

你甚至有一种错觉,她笔下的中国,完全是70年后的中国。



因为战争和他们没有关系。

日军的屠刀砍不到他们头上。


他们和今天一些号称「全球企业」的组织一样,根本没有国界,日军进攻南京,他们可以去重庆,日机轰炸重庆,他们可以去美国。

胡适,是国际学者。

如同2020年的疫情,中国疫情爆发,他们可以去美国,美国疫情爆发,他们再想办法回来,他们并不需要「国」。


1937年年底,南京失守,我30万同胞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之下,有人问:那些遇难群众为什么不撤离?

问这句话的人,都没有被生活毒打过,或者认为振臂一呼,一切都那么简单。



实际上,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主动组织过民间机构和百姓的内迁,尽管在执行层面上存在种种问题,但最终政府行为和百姓自发行为的合力,还是得以让南京市的居住人口在半年内从100万左右减少至约50万「不含士兵」


但对于多数底层人民来说,实在是没办法撤离。

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举家搬迁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工程,需要克服无数的困难。闻一多在1937年7月的家书中写道:我自己出门的本事本不大高明,再带三个小孩,一个老妈,我几乎无此勇气。


闻先生当时是清华大学教授,民国期间教授的生活优越,尚且如此困难,对普通人民来说有多难?想想他们需要把自己的田园家业全部留在脑后,而前方又很可能举目无亲、衣食无靠。想想拖家带口,扶老携幼,有多少人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此外,在整个南京城搬迁之时,可不是我们看明星演出买黄牛票,可能拿命都换不来一张船票,那个年代有几个人有车,只能完全依靠脚力,而无论哪种,长途跋涉都要求充足的经费,哪怕步行也需要负担吃住。


亲历淞沪抗战的阿垅在南京血祭里也写过一则故事,南京保卫战前夕,宪兵们奉命督促辖内区域的居民撤离南京,因为之后就要放火烧毁那一带的房屋,一个宪兵费尽唇舌,还是剩着几家死也不搬。其中一家,一个寡妇,指着屋里卧病在床的婆婆和几个小孩问宪兵,我怎么搬?


而这些,胡适自然是永远永远不会体验到,他的生活逍遥自在,在他的日记中,记载了自己青年时喝花酒、玩牌局的快活,底层人民的哀嚎,和他毫无关系。

他看到的都是南京上海的高端生活,他振臂一呼:凭什么让大家上战场,自由最可贵。



所以,胡适会在日寇入侵之时,加入低调俱乐部,宣传投降言论,意思是:抗战是所有人的自由,你不想抗战,你就别抵抗了,反正也打不赢。


输赢和他们都没有关系,上海丢了,南京丢了、武汉丢了、济南丢了、北京丢了.....这都不关胡适的生活,千万人民被日寇所屠杀,所劫掠,在哭泣在哀嚎,这些胡博士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国土沦陷之日,他只需要一张机票,飞抵纽约,将百万手无寸铁的民众,留于日寇屠刀之下,至于他们的死活,有什么关系。


2020年2月疫情爆发,很多有钱人,全球各地都有房,躲避疫情一张机票而已,只有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的人,在他们奔向欧美躲避疫情之时,却逆行前往武汉。他们和80年前的勇士一样,唯有死守这片热土。

为什么满口自由的人都是投降派,因为他们永远体会不到责任。他们的眼中,只有自己。



就如同美国死了17万人了,年轻人依然肆无忌惮,反正40岁以下死亡率不到1%,死的都是老年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现在的中美博弈,构建全球贸易体系的中国对阵全球战争劫掠贩子美国,最大债权国对抗最大债务国,正义对抗邪恶,是区域优势兵力对抗散兵游勇。

但是,投降派们依然再高呼:打不赢,赔礼,道歉,忍让,妥协!


即使中美互换,中国拥有13个航母集群,美国只有2个,他们也会呼吁中国投降,因为即使打赢了,他不会多赚一分钱,但是如果真的有战争,一定会影响他们的生意,国家的尊严,民族的自由,对于他们不如多赚几百块钱来的实在,如果反制美国,中美贸易出了问题,他们的生意怎么办?


他们都是世界公民。

自由主义者的眼中,只有自己,他们也有善恶之分,但他们永远看到的是个体而不是群体,他们会给流浪狗包扎伤口,他们会接济路边的穷人,但他们对国家和民族视而不见。

如同胡适,虽然日记中记载自己多次嫖妓,但胡适也是个典型的妻管严,同时,对自己的母亲也很孝顺,但他心中的世界就那么一点。或者说1938年的4亿同胞,绝大多数在他眼中都不是人。



我们在青少年时代不能理解毛泽东,是因为多数人还没有被生活毒打过,也没有承担一个家庭或一个组织的责任。在25岁前读埃德加斯诺写的他们为什么参加红军,很难对里面的贫苦生活产生共情,但是在25岁之后,再读,却觉得分外的触目惊心。


政治家的善良,不仅是追求对某个个体的公平,更不仅是对某个个体恩惠,他们追求的,是整个民族和国家的富强。

相传项羽非常有爱心,他经常到营地慰问战士,给受伤战士清洗伤口、抱扎伤口、喂药,并和士兵同吃同住,...然而,这不是统帅的善良,士兵需要的是杀伐果断、言出必行的将军,带领士兵走向胜利才是统帅最大的善。



和很多朋友一样,在青年时期,读类似方方这样的小说「软埋」或类似莫言的小说「生死疲劳」,总会感到愤愤不平,有些地主没有做坏事啊,他们是不是被冤杀了?

是的,在我党的土改波澜壮阔,全国数亿农民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其中一定会有个别被冤杀的地主。

对此,我想谈的是:我们看问题的角度是什么?


方方、莫言等,他们看到的是被冤杀的地主,但是他们看不到土改是任何一个国家工业化的必然进程,跑路到台湾省的蒋介石、日本、韩国,东南亚都以半强制半赎买的方案进行了土改,不土改,就如同印度一样,工业化踌躇不前,农业现代化无法推进,而东亚和东南亚却从80年代开始高速发展。


什么是伤痕作家,他们永远会用细腻的笔法去描写手术中的伤痕,一直扒皮到骨头里,从怎么造成伤痕到伤痕造成多大痛苦,描写的细致入微,却永远不会描写手术痊愈后所带来的康复的健康和焕发的生机。

有人问,为什么还是有冤杀的地主?


互联网的革命持续了好几轮,很多企业活了下来,很多企业倒了下去,从2000年开始,大公司常常有规模很大的裁员潮,很多公司都是整个部门直接被裁了下去或者并购了出去。


这些被放弃的部门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不赚钱。很不幸,你在这个部门,你认真努力,兢兢业业,你的才能和业绩都比别的部门的人更优秀,但是你逃脱不了裁员的命运,因为你的部门的目标被证明是无效的。

要不呢?企业在生死存亡关头对所有的员工进行旷日持久的评估和审核吗?企业家,目标是整个企业的盈利,对股东和整个企业的员工负责,他的终极使命,不是为了公平,不是为了让每个员工都满意。



政治家也是一样,我党既没有像国民党那样的有江浙财阀的支持,也没有像所有军阀一样认帝国主义做干爹,一切靠自己自力更生,埋头苦干,前有追兵,后有堵截,一穷二白,你让他们去一个个地主的做审核?千万不能产生一个冤案?还是让他们学蒋介石一样,从大陆运去大量的黄金或者依靠美帝的美援做土地赎买式的土改?


对不起,我党的目标不是为了让地主公平,不是为了善待地主,我党的目标是为了推翻三座大山,人民翻身做主,并奠定工业化的基础。


但是,很可惜,胡适这样的自由的善良,他们只见个体,不见民族。

而我党做了全球最大的慈善,让14亿人吃饱了肚子,粮食供给量是印度的两倍还多,却因为伤痕作家描述的冤杀了几个地主而被人诟病。

追求个体的公平,政治家将一事无成。政治家要做的,是在公平和效率之间,寻求最佳的平衡点。


10多年前,我在阅读关于志愿军的战俘问题,始终不能释怀与接受。

就如同我10多年前在大企业工作一样,看任何一个总经理都觉得是傻×,那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处理不好,直到最终自己创业,才明白,自己才是最大的傻×。



志愿军战俘为国家做了贡献吗?他们当然做了贡献,他们为了祖国而上了战场,在天寒地冻的绝境与美帝搏斗,他们付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是我们今天普通人的百倍以上。


志愿军战俘有叛国吗?我详细读过志愿军战俘的历史,绝大多数没有,部分被蒋介石政府胁迫去了台湾,坚持回大陆的至少99%都是坚贞不屈的战士;


那我军当时严格审核,很多人取消军籍,直到20年后才恢复名誉,这样做有错吗?

很遗憾,没有错。


因为按照正常的逻辑和数据,志愿军根本打不过美帝,我们的GDP连美国的10%都没有,不谈美军的装备,美军的很多食品补给,我们发展了20年后都不能量产,生逢绝境,美国来打劫,输赢无所谓,大不了换个地方继续抢,但我们退一步,就是被美国轰炸的丹东,存亡之际,怎么谈人权?谈宽容?谈善良?谈了这些根本打不赢。

在人类5000年的历史上,没人能打赢这样的战争。



我们去谈善良,对伊拉克平民扫射的美军不会善良;

我们去谈宽容,对南京进行屠城的日寇不会去宽容;


个体的善良和政治家的善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个体的善良面对巨大的责任只能走向失败,你来到战场,看到你的士兵浴血奋战,鲜血染红了军装,敌军从装备到炮火都是碾压性的优势,我军缺衣少食,天寒地冻,他们都如此的年轻,有些还是不到20岁的孩子,炮弹之下血肉横飞,地动山摇,刚才鲜活的生命消失在你的眼前......


你脸色苍白,双腿战栗,泪水长流,精神崩溃,为了让你的士兵活下来,让他们不要牺牲自己的性命,你决定投降,你打开国门,让敌人长驱直入.....


我常常在想,为什么一些留言中自持聪明的人总是高呼投降,但退役的老兵从来热血如沸,他们更懂得战争才能得到和平。如同我们看二战和抗美援朝的老兵,他们从尸山血海的地狱中走来,却充满骄傲与自豪,如果让他们再来一次,他们必定重回战场。


政治家,看到的是地缘政治的优势,是要保障国家的富强发展,而抗美援朝给与中国最大的战果,是让中华民族有了无限的想象力,突破了国家发展的上限,让中华复兴真正成为了可能。



有胸怀的政治家,他们考虑的是整个民族和国家。

而精英的自由主义者,他们考虑的是自己为中心的个体。

他们崇尚的绝对的自由,国家这个概念对他们并不重要。一旦有任何威胁,他们就会叫嚣投降,因为避免战争,是他们生活和资本保障的最佳途径,而底层人民的生活,国家的主权,对于他们来说一文不值。



人类的历史重演了5000年,但是投降派们依然会层出不穷,他们从来不相信自己的力量,宁愿屈服于敌人的淫威之下。

如同明末的投降派,认为改朝换代不过是换个公司打工,最后只有夹棍与屠刀,才会教他们做人。


坏土豆不哭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