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中国金融保卫战,即将开打

浏览:66     发表时间:2020-04-26 21:00:44

一张图  ●  一件大事

看 清 世 界


 
乌云压城,城欲摧。
 
西方金融资本,大举压境。
 
 


2007年底,作为中国金融前沿阵地,香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迫使香港在高通胀环境下,连续减息。港府,被迫投放港币吸纳美元。巨大的剩余流动性,将香港股市和楼市推高到可怕的水平。
 
香港的联系汇率保卫战,开始了。
 
这是,西方金融资本大举进犯中国本土的前哨战。中国脆弱的金融边境,承受着巨大压力。
 
在西方金融资本大举压境的同时,国内的“第五纵队”极其活跃。他们奋力拉抬中国的楼市和股市,困死中国脆弱的金融能力,为西方金融资本登陆作最后的准备。

 
战略 = 宏大时空观

战略的本质含义,就是宏大的时空观:
 
如何布局有限的能力,稳定内部结构,并寻求外部的突破,从而化被动为主动,赢得生存的空间和发展的时间
 
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失去了前期的战略主动。
 
我们,没有建立中国以石油为核心的战略资源储备。
 
我们,没有建立中国足量的黄金储备。
 
我们,没有建立中国充裕的财政结余。
 
金融体系如此脆弱的国家,忘记了祖宗的传统智慧。在金融问题上,我们没有“深挖洞、广积粮、高筑墙”。
 
我们一直不珍惜宝贵的时间,我们正在逐渐失去有限的空间。
 
就战略而言,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我们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

我们没有金融外线作战的一切准备。
 
我们缺乏系统的知识学习;我们缺乏系统的信息储备;我们缺乏系统的组织安排;我们缺乏起码的人才储备。
 
十分遗憾,没有任何准备的中国,却有了钱。如同一只肥胖的猪,出现在森林的边缘。
 
中国社会科学院没有战略思维;中国统计局没有战略情报;中国发改委没有战略规划;中国组织人事部门没有外线作战的人才储备。
 
当看到一批文弱官员组成的中国主权投资公司的时候,请你不要惊讶,这就是中国未来外线作战的金融远征军。
 
指望这样一批文弱骄纵的八旗(注释:八旗以前是大清的皇族)子弟担负战略突击任务,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进攻 = 最好的防御

 
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中国人,自古明白这个道理。汉武帝,以卫青和霍去病击败匈奴,唐太宗用李靖平定突厥,都是经典的外线作战。
 
当代伟人毛泽东,拥有十分高明的战略思维。抗美援朝,对印自卫反击战,均属于外线作战,赢得了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外部稳定。
 
也有愚蠢的范例。193991日,德国军队大举入侵波兰。拥有与德国规模相同的波兰军队阵列于防线之后,面对强悍的德国装甲集群,脆弱的如同纸片。仅仅28,就亡国了。
 
其实,波兰也拥有装甲集群,拥有可以快速机动的骑兵兵团,拥有战略进攻的能力。
 
如果,在德国进攻波兰的同时,他们不是分散固守于防线之后,而是分兵突破德波边境,快速进击德国腹地,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德国将会一片混乱。
 
考虑到英法联军在德国边境陈兵百万,德军必不能长驱直入,与苏军会猎于华沙。腐败的波兰统治者,毫无战略思维,毫无战争意志,毫无战争准备,亡国实属必然。
 
毛泽东,拥有敏锐的战略思维。
 
中国的核武器和弹道导弹,使中国拥有了战略打击的能力。中国,第一次拥有独立自主无限制的外线作战能力。因此,新中国拥有了军事意义的和平保障。
 
正是出于对全球军事战略能力平衡的认识,美国迅速发展了以金融资本为核心的新型战略进攻能力。
 
不容忽视的是,这种能力已经成为美国的国家战略能力,并成为美国全球控制的有力手段。
 

资本殖民 代替 军事殖民


新兴的资本殖民,代替了军事殖民。
 
所谓的全球化,就本质而言,是美元资本的国际化过程。资本收益,已经代替直接的军事掠夺,成为美国国家和国民收入的重要来源。
 
遗憾的是,毛泽东之后的政治家,缺乏他那样敏锐的战略思维。
 
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同时,高度关注于内部经济的发展,却忽视了经济体系的外部安全。中国,没有建立国家和民间金融资本的战略能力。
 
在金融领域,我们不仅仅是“小米加步枪”,最关键是,没有战略思维,没有战争意志,没有战争准备。
 
在国际金融资本大举压境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呢?
 
中国的金融体系在市场化的过程中,反复深化官僚资本和买办资本垄断的程度。它们形成掠夺国家财富和国民福利的强大能力。
 
它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它们已经逐渐成为中国经济结构失衡的重要推动力量,他们已经成为输送国家利益和国民福利补贴西方金融资本的渠道与工具。
 
指望它们成为定海神针,无异于痴人说梦。
 
我们既没有充分的内部准备,也没有培育外线作战的能力,甚至缺乏起码的战略思维,更加没有坚强的战争意志。
 
就这样,就要面对短兵相接了。
 
 
金融资本出击策略
 

最后,我们来讨论中国金融资本战略出击的策略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弥补过去的战略失误。
 
我们必须建立中国以石油为核心的战略资源储备。我们必须建立中国的足量的黄金储备。我们必须建立中国充裕的财政结余。
 
事实上,中国拥有足够的资源处理上述问题。唯一缺乏的,是时间。再也不能迟疑犹豫了。
 
其次,我们必须开始铁腕宏观调控,解决国民经济结构失衡的严重问题。
 
攘外必先安内。必须毫不犹豫地遏制官僚买办资本疯狂的政策性掠夺,必须遏制中国过度资本化的趋势,必须大规模投放金融资产(国有股权)稀释流动性。
 
一句话,必须恢复制度理性和政策理性。
 
最后,我们必须培育中国金融资本国际化能力。

这包含了三个方面的努力:
 
第一,放生中国的民间金融机构,让他们快快出生长大。
 
必须果断坚决地拆除制度和政策壁垒,打破官僚买办金融资本对金融产业的垄断,形成以民营金融资本为主体的强大金融资本战略能力,并鼓励他们逐渐的向国际化发展。
 
第二,由成熟的国有金融机构海外业务部门组建若干境外投资机构,而不是依靠主权外汇投资公司。
 
他们应在境外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领域,以不同的方式,同时出击。构成中国金融资本外线作战的战略性力量。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第三,稳守中国经济边界的战略制高点。
 
战略制高点有三个:一是货币控制权(发行权和汇率稳定);二是战略资源控制权;三是要素价格控制权。
 
这就意味着,中国今后改革开放中的开放,必须是有序和可控制的。严防,第五纵队的制度破坏和政策操纵。
 

发掘提拔金融实战人才


作为一个在民间的学者,笔者深知中国经济强大的活力和能力,尤其是拥有强大的金融潜力。只要制度和政策对头,将可以迅速发展出强大的战略能力。
 
作为一个长期关注战略问题的学者,笔者深深忧虑管理层的作为。
 
管理层在战略上的麻木,非止一日,管理机构在战略问题上的僵化和不作为,积习难改。高层,极度缺乏拥有金融知识和实战经验的人才。
 
你很难想象,中国什么时候可以让拥有高度智慧和丰富实战经验的人才,例如中国的格林斯潘和鲍尔森,进入中国最高管理层。
 
在未来的金融保卫战中,面对西方强大的金融“装甲集群”,极大的可能就是波兰骑兵面对德国坦克的自杀式反击。
 
笔者希望国人,对中国所面临的国际局势保持警觉;希望知识分子,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希望管理层,强化战略思维,保持旺盛的战斗意志,积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发掘和召集散落在民间的优秀人才,建立中国强大的金融战略能力。
 
中国,必须勇敢面对,即将到来的金融战争,要敢战、能战、善战,并战而胜之!

卢麒元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