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衰退”和“萧条”如同“悲剧”和“惨剧”的区别

浏览:67     发表时间:2020-04-13 21:00:05

 衰退和萧条有区别么?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区别就是持续的时间,这对于造成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时间越长,信心越差,周而复始恶性反馈;当下各国都努力避免真正的大萧条出现,我更愿意看到此次疫情只是长周期放缓失衡矛盾中经历的一次“自然灾害”式冲击,虽然即便未来回到原本的轨道中,我们依旧要面临着久而不决的全球分配的矛盾,各国的结构性矛盾关系,但这样的放缓和衰退都是可以承受的,唯独大萧条是无法承受的,大萧条下没有赢家,民众丧失掉希望的结果将会对现在原本就非常脆弱的全球经济政治造成“巨大"的冲击;


---付鹏  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影视作品中悲剧就是《唐山!唐山》,天灾面前悲剧重点在“悲”上,会使看者伤心落泪,或者感觉无奈,无助,而灾难之后重建家园重生又能够让活下来的人看到希望,人生经历了如此跌宕起伏,如同一场戏剧一般;
而惨剧就是《南京!南京》,惨剧重点自然在“惨”上,往往是惨到致命的,比如车祸,比如家仇国恨还有战争...如果说一个人的人生是惨剧的话,那这个人生可能已经该画上句号;
作者不详
这是一段我在看戏剧论坛里有人发的一段话,我觉得挺好在此引述下来,戏剧或影视作品中的悲剧和惨剧和经济层面的衰退和萧条的关系非常的贴近;

大家都在将目前的经济状况和1929年秋天大萧条即将到来时的经济形势相比,看起来衰退和萧条同样是经济收缩,似乎并没有标准意义上的差别,简单的解释可以说萧条就是延长版的经济衰退,就如同悲剧的放大版就是惨剧一样,经济收缩的幅度较大,持续的时间较长,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是希望的丢失,这就成了萧条,不过社会层面“希望”的丢失,这一点无法用数据去量化衡量,一般也都会被大家给忽略掉;


01

持续时间越久,希望的丢失才是最可怕的


萧条的可怕不仅仅是带来大规模失业,又或者导致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更大层面是源自于过长时间的如果进一步演变为深层次的金融危机和国家信用危机,甚至有将人类推到战争的边缘
美国历史上的两次最长的经济衰退周期,也都可以称之为萧条阶段,其中19世纪的美国铁路危机(1873-1879)持续了65个月之久,而1929年开始的大萧条仅第一阶段经济萧条持续时间达43个月,如果只是看经济数据的话,1929年的大萧条至少到了第二个阶段1938年才算是真正意义的结束,但是如果把随后各种系统性反馈诱发了二次世界大战也考虑进去,整个从大萧条开始的全球十余年的大变化和冲击,绝对算得上人类这百年里面的最大的“悲剧”;

图:1929大萧条和现在疫情的对比

来源:东北证券研究所整理


萧条和衰退都会出现产出剧烈降低,企业普遍破产、高失业率、企业信心降低和低投资。所以如果单纯的用经济下跌的幅度或剧烈程度去定义萧条,我觉得并不准确,衰退虽然产出层面没有萧条那么那么严重,但程度并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我觉得最重要的差别是在持续时间的维度上没有萧条那么长,对于信心和希望并没有丧失
衰退和萧条的关于时间的界定其实没有一个具体的参数,大家一个共识是持续两个季度以上即可认为衰退,持续三年以上则可以认定为萧条;
所以在这次疫情中我觉得“时间的界定”其实要扮演更大比重的角色,而不是仅仅从经济影响的总量,幅度,失业等层面,这种天灾更多的是一个冲击因子,而不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长周期因素;

02


货币,财政,政府-三管齐下阻止悲剧变成惨剧


长周期维度的经济由技术,生产率,国际分工,分配机制等来决定,当然就这个层面来说,疫情前的全球经济的基础根基也确实谈不上好的,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矛盾积攒的基础病确实是越来越多的,也越来越复杂,这十年的全球经济框架更像是一个50岁的中年大叔,而不再像前20年那样是个青壮年小伙

所以比较贴切的形容就是现在的疫情冲击,虽然把原本脆弱的全球经济结构直接送进了ICU病房,如果全球抗不过来持续的时间过长,我们将直接面临的就是大萧条

ICU里是从死神手里抢救生命,各国必须同力在应对并发症上面大剂量的抗生素(货币,财政,行政管理)使用能够让全球经济从ICU转为留观,至少给了全球经济一个缓冲的层面,虽然其本身的各种各样的基础病却依然还在,但从ICU病房出来才能够有机会和时间去处理这些基础病;

  推荐阅读-疫情冲击下的市场观察日记:


至少活着,才能够有时间去反思,去调整调理;如果死了,白布一盖,唢呐一响,就只剩下亲亲朋友等上菜了;无论是民众还是企业一旦丢失了希望,那后果才是萧条阶段中最为可怕的;

货币政策兜住疫情导致的企业部门和居民部门产生的流动性不顺畅问题,辅助财政政策;财政政策兜住远期预期阻止远期企业部门和居民部门的资产负债表恶化的预期;而当期就只能靠政府对于疫情的控制,越早控制,代价是一次性计提的,希望就是先从ICU病房出来,再慢慢舔伤口;


03


自然灾害的冲击

在中国政府的示范效应下,我相信主要的经济体都是有能力去应对此次疫情的,在各国已经快速的行动中,我并不认为会陷入大萧条的局面,相比较而言我们从情绪上已经正在慢慢的渡过最忧虑的时间,这和我们经历过的武汉情景有着非常相似的地方;
图:美国GDP增长预估
(红色虚线是我的预期,黑色虚线是拟合大萧条的情景)

此次疫情更多是全球长周期放缓失衡矛盾中经历的一次“自然灾害”式冲击动荡与1930年代的大萧条不同,未来会回到原本的轨道中-虽然这原本的轨道也是老态龙钟且脆弱的;

疫情之下美国经济将在第二季度出现非常剧烈的经济衰退,但经济停摆期应对疫情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劳动力和企业造成的损害需要用货币和财政去进行覆盖,随着疫情的可控,各国都会逐步的转入对于经济层面的考量,就如中国一样;

图:美国失业率预估
(红色虚线是我的预期,黑色虚线是拟合大萧条的情景)

控制了疫情,挪出了ICU,那么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就能够逐步的发挥稳定的作用,眼下第一要务是控制新冠病毒蔓延;


我们每个人往往被个人感受所左右,在繁荣和衰退的时候都是如此,繁荣的盲目乐观,衰退的盲目悲观,媒体泛滥下五花八门的新闻都是只报道坏事不报道好事,这和当时武汉恐慌的时候大家朋友圈里面传播的各种新闻本质上都一样;


图:全球新冠肺炎新增的环比%和美国标普SPX的走势对比
数据:路孚特EIKON


金融市场层面有多少是悲观情绪?有多少是实质性影响?这两者要分开看,金融市场现在先考虑的是焦虑的情绪,至于实际的经济影响那是等情绪平稳后再考虑的事情,先从ICU出来(平复焦虑的情绪),再慢慢舔伤口治疗基础病(实际的经济损失);

 Kevin策略研究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