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2020:抛弃幻想,接受时代变化的现实

浏览:64     发表时间:2020-04-02 21:00:03

抛弃幻想,接受时代变化的现实

在四年前,也就是2016年的时候,中国网络流行一个网络用语,叫做厉害了我的哥,有印象的人都还记得,这个词在当年是如此的热门,在微博,公众号,论坛的留言可以说随处可见,还衍生出了“厉害了Word哥”这样的谐音词。

2017年7月18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在北京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7)》,厉害了我的哥入选2016年度十大网络用语。 


后来这个词被我国官方媒体注意到了,对这个词进行了变化,变成了“厉害了我的国”,应该说这是一次新的宣传方式的尝试,

在2017年1月底的农历新年期间,一个中国各行各业的人以第一人称讲述中国的发展成就的短片,在电视台黄金时段新闻中播出,短片取名为“厉害了,我的国”。

这使得国内其他媒体也纷纷效仿,使得该词汇成为了2017年的网络热词,不仅如此,2018年,我国还推出了《厉害了,我的国》的电影,这是一部体现我国科技和工程成就的记录片。

同年3月和4月,中美贸易战和中兴事件相继爆发,美国开始对中国施加了强大压力,不仅是贸易战带来的对华商品加征关税让国人开始产生忧虑和不确定感,尤其是在中兴事件上中国处于不利地位,网络舆论风向开始转变,迅速的开始对这个词进行批判,这个词也从媒体报道中逐渐消失。


可以说,在美国对中国发动第一波攻击的2018年,尤其是4月16日开始的中兴被罚事件暴露了中国半导体产业链的缺失,中国国内的士气跌到了一个谷底,国内不少人产生了畏战,避战的情绪。开始错误的认为2018年的贸易战和中兴被处罚本来是可以避免的,美国的打击是因为中国自身太高调造成的,这显然是错误的认识。


对中兴而言,2018年中兴并不是第一次被罚款,

2016年3月中兴就曾经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后来根据路透社2017年3月7日的报道,中兴通讯及美国政府表示,中兴通讯将认罪并支付8.92亿美元的罚金(另外还有3亿美元罚款暂缓),就美方指控其违法向伊朗及朝鲜出售美国技术达成和解。

而这个时候,中国还不存在“厉害了我的国”这个宣传用语,

而根据纽约时报2017年的报道,在2016年美国开始对中兴列入实体清单时,就已经开始了对华为的调查,美国商务部商务部曾用传票传唤华为,要求其呈交有关向古巴、伊朗、朝鲜、苏丹和叙利亚出口或再出口的所有信息,以下为纽约时报链接: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70308/zte-china-fine/


对于贸易战也是同样的,我们过于关注中美贸易战,却忽略了特朗普政府进行的贸易战不仅是针对中国,也在对其他国家打贸易战。之所以会产生贸易战只针对中国的印象,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关注不多。

在2018年1月23日,特朗普就宣布对在海外生产的太阳能光伏板征收关税,为期四年,税率在第一年为30%,然后逐步降低到第四年的15%,这个主要是针对中国。


在同一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宣布对进口洗衣机征收关税,

第一年向前120万部进口的洗衣机成品征收的关税从20%起步,在120万部以上的进口部分征收50%。到第三年,关税下降到16%和40%,模式相同。

该关税是在美国洗衣机制造商惠而浦递交请愿书后执行的,该公司和韩国的LG电子三星集团竞争激烈,而三星和LG也是向美国进口洗衣机最多的公司。

美国进口洗衣机的三大来源为中国,墨西哥和韩国(2016年进口金额分别为4.25亿美元,2.4亿美元和1.3亿美元)多的公司。不过让人费解的是,在关税宣布前两个星期,三星就已经宣布将旗下洗衣机的生产线搬进南卡罗来纳州的新工厂,不过依然成为牺牲品。


2018年3月8日,特朗普签署命令,向钢铁和铝进口开征25%和10%的关税。

关税于2018年3月23日正式生效。

谁是钢铝关税的受害国呢?按2018年1月进口额排名,美国进口钢材10大主要来源地依次分别是加拿大、欧盟、韩国、墨西哥、巴西、日本、台湾、中国、俄国和土耳其。

其中光是欧盟就有超过每年70亿美元的出口美国商品受到影响。

该项政策还促使全球各国对美国进行反击,

以下为路透社的报道链接: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factbox-trump-tariffs-measures-0514-idCNKCS1SK0AD


加拿大在7月1日对价值126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课征关税,包括了钢铁、铝、咖啡、番茄酱和威士忌酒,以报复美国对加拿大钢铝课税。

墨西哥在6月5日对美国钢铁、猪肉、乳酪、苹果、马铃薯和威士忌酒最高征收25%的关税,以报复美国对墨西哥金属课征关税。

欧盟在6月22日对价值28亿美元的各类美国商品征收25%进口关税,以报复美国对欧洲钢铝征税。课税针对的美国商品包括了哈雷戴维森(Harley-Davidson)机车、威士忌酒、花生、牛仔裤及钢铝。

土耳其也对价值18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大幅加征关税,其中包括对汽车征税120%、对含酒精的饮料征税140%、稻米征税50%、结构钢征税50%,以及美容产品征税60%。

其他例如作为全球最大的美国杏仁买家的印度,也进行了反击。


不仅如此,该举动促使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土耳其在内的钢铁出口国向WTO提出九起申诉,不过加拿大和墨西哥在2018年9月30日,和美国就更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达成一致后,撤销了对美国的诉讼,还剩下7起诉讼。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欧盟在2019年11月4日,没错距离现在只有几个月,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要求美国取消对进口钢铝产品征收的关税。

为什么欧盟在拖了一年多以后才开始对WTO申诉,因为在前一个月的2019年10月18日,

美国根据世界贸易组织对空客公司补贴案的裁决结果和正式授权,正式对价值75亿美元欧盟输美产品加征关税,其中对欧盟大型民用飞机加征10%的关税,对欧盟农产品和其他产品加征25%的关税。


另外,美国还在不断威胁对从欧盟进口的汽车征收25%的关税。


不过在不断延迟,最近的一次是在2019年11月11日,宣布对欧盟进口汽车征收25%关税的决定再延期六个月。

除了关税大棒,美国还在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上任以来就开始和加拿大-墨西哥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最终在2018年9月30日达成一致,在之后签署了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 (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简称USMCA


有以下部分细节内容:

1:要求在北美生产的汽车零部件比例达到75%,高于旧协议的62.5%。

2:要求在三个国家制造的汽车,从2020年开始有30%的汽车零部必须由时薪至少为16美元的工人生产,这个比例在2023年提高到40%,这一条旨在遏制车企将就业岗位转向墨西哥,因为这个工资水平是墨西哥当前水平的三倍。

There’s also a new rule that a significantpercentage of the work done on the car must be completed by workers earning atleast $16 an hour, or about three times what the typical Mexican autoworkermakes. Starting in 2020, cars and trucks should have at least 30 percent of thework on the vehicle done by workers earning $16 an hour. That gradually movesup to 40 percent for cars by 2023.


3:加拿大和墨西哥制造的汽车每年向美国免税出口限额为260万辆,这一条是限制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汽车制造发展。

4:为了进一步限制墨西哥制造的竞争力,协议对环境和劳工法规进行了许多重大升级,尤其是对墨西哥,要求越境进入美国的墨西哥卡车必须符合更高的安全规定,

要求墨西哥工人必须具有更多的组织和成立工会的能力。

5:墨西哥和加拿大得到美国的保证,如果美国将来向进口汽车征收关税,这些关税将不会适用于加拿大和墨西哥制造的汽车。

以上的条款可以看出,为什么汽车是贸易协议的核心内容,我们看下图就知道了,来自日经中文网,墨西哥每年对美国出口汽车和零部件接近1200亿美元,而加拿大则超过600亿美元。



6:加拿大将向美国农民开放价值160亿美元的加拿大奶制品市场(大约3.5%)。

对于鸡肉产品,到协议生效第六年,美国可以免关税销往加拿大的鸡肉达到57,000吨,第七年起每年增加1%,连续10年。

同时加拿大同意在协议第一年,就给予美国1,000万打鸡蛋和蛋类产品准入,之后每年增加1%,连续10年。

7:加拿大将生物药物的专利保护期从八年延长到十年,这对占据优势的美国制药商有利。

8:美国还要求加拿大和墨西哥,提高本国国民从美国零售商购买商品的最低免税额。

据协定文本草案,加拿大居民从美国零售商购买价值低于150加元的商品将不用支付购买税,购买价值低于40加元的商品将不用支付加拿大消费税。

墨西哥则同意将最低免税门槛统一定为100美元。

9:对于美国占据优势的文化产品,加拿大同意版权保护将延长至作者去世后70年,与美国现有法律规定一致。加拿大的版权保护年限通常是到作者去世后50年。

一些细节内容,可以在当时《华盛顿邮报》的新闻报道里找到。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18/10/01/us-canada-mexico-just-reached-sweeping-new-nafta-deal-heres-whats-it/

值得讽刺的是,即使达成了协议,美国也没有免除对加拿大进口钢铁的25%关税,这让加拿大对此有所抱怨。


对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如此,美国对于其他盟友更不在话下,

2018年3月28日,美国和韩国宣布双边的韩美自由贸易协定条款重大修改,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金铉宗,

在当天举行的记者会上就韩美两国达成的双边贸易协议做出了具体说明:

韩美双方商定

美国对韩皮卡出口关税的征税期限从2021年延长20,至2041年;

将美国车企每年向韩国出口的汽车配额由2.5万辆增加到5万辆;

适当放宽汽车安全、环境标准,认可符合美国汽车安全标准即视为符合韩国安全标准等内容。

韩国也有自己的坚持,在加大开放农产品市场方面,没有向美方做出让步。

另据路透社报道称韩国同意把对美国的钢铁出口量降低约30%以换取钢铁关税豁免。韩国铝生产商则仍要面对特朗普确定的10%的铝进口税,而美国将豁免韩国部分钢铁和铝的关税。


除了韩国以外,还有另外一个肥羊日本,根据新华社报道,2019年10月25日,安倍和特朗普在纽约签署了初步贸易协议,


依据协议,日本将对大约72亿美元的美国食品和农产品减免关税,包括降低牛肉、猪肉和小麦等产品的税率,免除杏仁和胡桃等产品的关税。相应地,美国将对4000万美元的日本农产品削减关税,同时放松进口日本牛肉的配额限制。

同时两国同意取消视频、音乐、电子书等电子产品的关税,同时保障双方数据传送无障碍。协议所涉电子产品贸易额大约400亿美元。

        

安倍表示,初步贸易协议生效后,日本在美投资毫无疑问会增加,两国经济都将进一步增长,对两国而言是“双赢”之举。

值得注意的是,两国的焦点,也就是美国威胁要对日本的进口汽车征收25%的关税的内容并没有包含在协议中,很显然美国打算从日本身上获得更多的利益。

日本每年对美国出口汽车和零部件的金额接近600亿美元。

2017年日本对美国出口了174万辆汽车,占日本整体汽车出口的37%,


同时对美出口也占到日本国内汽车产量的18%。

丰田汽车每年对美出口70万辆高档车“雷克萨斯”等,日产汽车也对美出口30多万辆高档品牌汽车“英菲尼迪”等。


对于日本车企而言,美国也是获取盈利的主要市场之一。2017财年(截至2018年3月)日本车企的美国销量在全球销量中的占比(以单体计算)方面,丰田为26%,日产为28%,本田为32%。如果启动高关税,对美出口汽车的价格将大幅上涨,在销售一线的竞争力就会下降。为了维持美国销量,日本车企将被迫增加在美国当地的生产。

现在日本依然在寻求不被美国征收关税,目前还在谈判中。

实际上,汽车产业是日本的核心产业,美国的征收关税问题是目前日本面临的最重要的对外贸易问题,2020年还要继续谈判。


我们注意以上的时间点:

特朗普正式上任是2017年1月,

USMCA美加墨协议的重启谈判时间是2017年8月;

对进口洗衣机征收关税是2018年1月23日,

对进口钢铝产品征收关税的时间是2018年3月8日;

比较好搞定的韩国,重新更新自由贸易协议的时间是2018年3月28日;

而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开始对中国征收关税的时间是3月22日,


可见对韩国,加拿大,墨西哥的自由贸易协定开始重新谈判,

以及对洗衣机,以及来自欧盟,加拿大,墨西哥,韩国等钢铝产品征收关税,事实上都发生在对华开始贸易战之前。

美国还在2019年10月对欧盟的75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和日本达成了新的贸易协议,进一步为美国商品打开了数百亿美元的日本市场。

目前美国在考虑的对欧盟和日本汽车征收25%关税,会涉及到超过1000亿美元的汽车进口。

以上可以说明,特朗普2017年1月上台之后就针对全球进行了贸易战争,欧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韩国,中国都不能例外,只是对中国的规模是最大的。


所以问题来了,这是非常简单的问题,美国有可能在2018年,只对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日本,韩国,土耳其,印度等发动贸易战,唯独不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吗?

没有丝毫的可能,国内的部分人宣传的,美国打击中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打击中兴是因为中国媒体在宣传厉害了我的国,太高调了,

以为特朗普是根据中国媒体上出现的内容来决定要不要发动贸易战,

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决策竟然是受中国媒体上刊登的内容来控制的,

这是一种对世界发生了什么浑然不觉的认知。

美国开始对华采取行动,是他们内部自身政策变化的结果。


国内很多人,他们内心抱有一种对美国的幻想和恐惧,

恐惧于内心中的美国强大实力,认为中国不可能克服美国制造的困难继续前进,

于是幻想能通过低调的方式藏起来,躲过去,幻想在2018年美国对欧盟,日韩,加墨发动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中国作为美国最大的贸易国逆差来源国还能够独善其身。

抛弃掉幻想,我们普通人在上台演讲之前,普通的士兵在上战场之前,、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未知恐惧,本能的想继续活在自己的舒适区,想躲过去,迟一点再发生,克服掉这种情绪,以前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西方人需要抛弃西方永远领先的幻想

现实是,疫情极大的加强了中国人自己乃至于世界很多人对中国的信心,

越来越认识到中国和西方各有优劣势

2020年1月开始爆发的这次疫情,

我们都看到了全球各国的表现

以前西方对我们是压倒性的优势,

不仅西方人自己认为他们的制度比我们好,

而且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也认为他们仿效西方建立的制度比我们好,

最后我们自己人也认为西方的制度比我们好。


现在我们越来越认识到,

西方制度和中国制度互有优劣,都需要互相学习,而不是以前一直认为的,只有中国学习西方,而西方没有值得从中国学习的。

下图是北京时间2020年3月29日凌晨5:52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各国累计确诊病例数据,我们很容易可以看出,中国的累计确诊病例数已经少于欧洲和美国了,而中国的人口总量比他们总和还多,并且我认为最终欧洲+美国的总确诊数会是中国的10倍以上,这将会很快的在4月份发生。

中国是第一个发现疫情的国家,

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给我们传递针对此种病毒的防疫经验,

也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提醒我们人传人的疫情已经发生了。

但是最终我们的总体表现是优于欧美的。


这次应对疫情,我们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西方国家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

我们做的不好,要坦然面对,该改的要改,不能说这个问题敌对势力拿来攻击我们,我们就认为是个阴谋,敌对势力指出的问题也一样是问题,改了对我们有好处。

同样的,西方做的不好的,他们也应该改,长期不改的话,即使是发达国家也照样可能会落后,世界上没有永远的发达国家。


我看过大量的西方媒体采访中国官员和学者,以及西方学者和中国学者辩论或者交流的视频,总体来说,西方人在精神面貌上,

总体呈现的才是真正的“厉害了我的民主自由”,“厉害了我的西方制度”的绝对自信。

西方的媒体,政客,专家乃至于普通人。总是说自己的制度好棒棒,我的制度世界第一,厉害了我的制度,西方道路全球唯一,全世界都要模仿我不然就没出路,

而习惯于对中国的道路进行口诛笔伐,描绘的非常邪恶。


在网上流传的非常著名的张维为在2017年11月23日参与The Nexus Institute的辩论,能够明显的体会到西方学者内心的高傲和偏见

1:当张维为说到美国制度也存在问题,他曾经预言美国会选出一个比小布什更糟糕的总统,在场的人都笑了,因为都想到了特朗普,但是图中这个人双手伸出食指对着张维为说:“So it’s you not russia”(特朗普在选举时,有通俄门的指控),这不管是手势还是言语都带有嘲讽意味,是对人是很不尊重的。这个人其实是个保加利亚人,叫Ivan Krastev,研究东欧民主化进程。


2:图中的光头学者Rob Riemen,是Nexus Institute的创始人,在张维为对他发言的时候起身去打水,显得漫不经心,非常不尊重别人的发言。

而且还说中国没有人权,统治是基于恐惧,每年处死这么多人,还有童工。

这反应出一个问题,西方人习惯以自己的社会标准来要求中国,而不顾中国的民意现实。

废除死刑在中国没有民意基础,像挪威的枪手杀死了77人也判不了死刑,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


像著名的山东费县特大杀人案件,2013年5月14日,张学军、王吉营、傅刚、赵锋等四人来到费县趁受害者夫妇外出时,割断院里监控进入房间盗窃,因为盗窃时发现房间里面的婚纱照上面,女主人长的很漂亮,四人便色心顿起留在家中,

晚上七点新婚夫妻回家,四人将男主人控制住,不仅逼迫夫妻两人说出银行卡密码,取走了现金,四人还将妻子带到小卧室进行轮奸,中间还炒了一锅红烧肉在客厅吃,在经过长达八小时的折磨后,将夫妻二人杀害并且抛尸。


下图是四个罪犯,最右边的赵锋因为是17岁的未成年人,只判了无期徒刑,其他三人均被判处死刑。

如果你问普通的中国人,这四个畜生该不该死,比例毫无疑问会非常高。

因为一起案件一次处死三个人,似乎不符合西方的人权标准,他们反对使用死刑,但是却是符合中国的民意,这是民主的体现。


另外一个是,他们似乎对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有意无意的忽略,例如提到的童工问题,这个论坛是2017年11月举办的,这个时候的中国,童工问题早就已经大幅改善了,

以下这个链接来自世界银行,可以看出只工作不上学的童工比例最高的20个国家基本来自黑非洲和巴基斯坦。

https://blogs.worldbank.org/zh-hans/opendata/chart-globally-168-million-children-remain-trapped-child-labor


而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反对使用童工取得进展》2011-2012报告,

童工使用率和该国的收入水平强相关,

穷国童工现象发生率最高。低收入国家23%的儿童为童工,中等偏下收入国家的这一比例为9%,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为6%。

而中国已经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了,不要被中等偏上收入这个数字迷惑,按照世界银行2019-2019年的定义,人均国民收入3896 - 12055美元就是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其中3896美元,换成人民币也就是一年三万元,

中国还有两三年就能跨越这个水平,超过12055美元,进入全球高收入国家行列。


中国目前还存在少量的非法使用童工现象,但并不普遍,也远远不是全球童工的主要国家,并且随着城市化,教育水平和收入水平和法制水平提高,童工现象在逐渐减少。

西方人对中国童工现象极为普遍的错误印象,来自于西方媒体对中国的集中报道,例如下图是2013年3月,纽约时报报道苹果公司的2012年社会责任报告,发现一家中国零部件供应商雇佣74名童工,随即宣布终止代工合约。

而到2020年的现在,像电子行业的苹果,华为,联想,小米,OPPO,VIVO,

以及汽车产业的吉利,比亚迪,上汽,一汽,东风,长安等这些国内大厂的供应链,

我不认为有谁敢于违规大规模使用童工,这对企业收益并不大,却会带来灾难性公关影响,会被大厂剔除出供应链,如果谁有证据欢迎举报。


国内新闻上出现的童工事件,

要回溯到2014年的四川凉山儿童被在深圳某电子厂发现,要遣送回去的时候孩子们拒绝,称“这里每天都有米饭和肉,回家只有土豆”

另外就是2016年11月被网络曝光的江苏常熟某无证无照小作坊存在雇佣童工事件,最终4名童工被妥善处置。

实际上,全球童工现象非常严重的,大部分却是采取西方民主自由制度的国家,巴西,菲律宾,印度,非洲国家等等,经过一二十年的努力,童工已经不是中国儿童权利的主要问题了,在中国官方的妇女儿童发展报告里面,对中国儿童的权利关注的是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受教育水平,意外伤害,未成年人犯罪比重,残疾儿童和孤儿福利,儿童文化产品,儿童生活环境改善,拐卖儿童这些指标,童工已经不再是主要议题了。


这个叫Rob西方学者把中国的极少数非法童工现象上升到整个国家没有人权,这个结论是错误的,应该多讲数据,那就是中国具体还有多少非法童工?一千人?一万人?

不能抽象的:中国有童工=中国没有人权,西方也存在妇女拐卖,东欧的妇女被拐卖到西欧,非法移民中我相信也存在儿童工作的情况,那能否得出西方没有人权的结论呢?我想Rob肯定不同意。

张维为在辩论中反复的说,你们没有去过中国或者去中国的次数太少,意思也很明显,不能光是依靠西方媒体的报道来了解中国。


同样的还有儿童拐卖问题,我们印象中非常普遍的儿童拐卖现象,由于中国开始应用大数据和DNA技术,从2012年开始拐卖儿童案件就在大幅减少,下图来自中国2018年中国妇女、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统计监测报告,在破案率不断提高的情况下,2018年全国破获的拐卖儿童案件,从2012年顶峰的3152件下降到606件了。


3:图中唯一的女性ShahaRiza,一个利比亚人,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工作,主要工作是促进中东的民主化工作,在张维为说到民意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政府的调查满意度很高(89%)的时候,而不少西方国家民意调查却显示其实民众对政府执政满意度很低,她直接说“在中国谁敢说实话”,神态和语气都表示不相信中国的数据。


抛开双方的观点不谈,可以看出两点,

一个是西方人内心的“民主自由”优越感和缺乏尊重,从手势,语言和行为都可以看出来,

一个是自身带着巨大的偏见,不愿意去思考对方提出的数据和观点,而是本能的不假思索的,对对方提供的数据表示不相信,把对方说的话都当成谎言,实际上交流是无法进行的,也无助于自身的进步。

对89%的满意度这个数据是可以质疑的,但是应该去思考,即使不是89%,而是79%,甚至是69%,也同样说明中国民众对于中国政府工作的满意度很高,那么就值得进一步思考了,一个自己心中专制,极权,没有自由,没有人权的国家,为何大部分民众却有较高的满意度?


要知道中国并不是一个封闭的国家,长期在外经商,留学,工作的中国人有数百万,而每年出境人数更高达1亿以上,大量的中国人到过西方,好莱坞电影,西方流行音乐,美剧都在中国非常流行,难道中国人会完全不知道她心目中先进,民主,自由的西方国家是什么样吗?

只能认为她内心是这样想的:中国人对中国政府的支持率应该在30%,20%,10%甚至以下才是她内心的答案,才符合她心中的“专制非民主国家逻辑”,但凡和她内心的这个答案不符合的都是谎言。


另一方面,对于张维为提出的问题,

例如民意调查显示法国,希腊等国的国民对政府执政满意度非常低,

我认为这是符合事实的,2018年11月在法国开始的持续不断的黄马甲运动,是法国自1968年的五月风暴以来最大规模的社会动荡,

而导火索仅仅是因为在2018年法国的价格增加了16%(约7.6分欧元)、汽油价格增加3.9分欧元,同时政府调高汽油和柴油税,并且计划在2019年再进一步加税。将使得柴油价格与汽油一样昂贵,这背后反应社会一定是出了问题的。

然而对于张维为提出民众对政府满意度的这个问题,他们本能的排斥,反应也相对更加强烈,

现场一个人说“I disagree”, 另一个人说中国谁敢说实话,似乎不愿意和中国学者讨论。


我个人的感觉,西方人更愿意生活在自己的舒适圈,这个舒适圈就是说中国不民主,不自由,没有人权,而自己则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中国进行评判。而当中国人开始指出其实你自身也存在不少问题,而且不少方面还不如中国,他们的排斥态度非常明显。

隐隐有一种我是优等生,你个学渣竟然说我做的不好的感觉。


说实话中国和西方竞争,就是比谁改革的更快。

如果老是沉醉于“厉害了我的民主自由”,“厉害了我的西方道路”,对别人走的道路极度的蔑视,认为没有值得自己学习地方,会阻碍自己的进步。

不仅是西方人如此,连西方思想占据了绝对优势的香港,台湾也是如此,

香港和台湾媒体言必称民主自由,对中国大陆和大陆人各种贬低和抹黑,认为中国大陆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觉得自己学习的西方制度才是文明和现代的象征,认为中国大陆无可取之处,

却无视自身发展已经停滞二十余年,中国大陆却在迅速变化,已经是全球新技术,新产业,新生活方式的主要发生地之一的事实。


和西方的社会变化停滞相比,

中国社会最近几十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社会变革,工程和产业革命非常多,

可以说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可以举出很多的例子,


比较远的比如1999年开始的大学扩招,累计扩招人数已经超过了5000万人。

2001年的加入世贸,中国出口每年猛增20%以上,外贸成为中国的一个大型行业,直接形成了义乌和广州两个外国人聚集地。

 比较近的,

2011年开始的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崛起

2015-2017年全国城市棚户区改造1800万套,农村危房改造1060万户,这是大规模的针对中国的城市和农村低收入家庭的居住条件的工程。



2016年放宽计划生育,实行全面二孩,

同样是2016年各省出台户籍改革意见,准备全面取消户口的城乡二元制度。

再比如2019年的户籍改革:

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

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相比之下,和中国相比,

西方国家这些年的大型的能够让大部分国民受益的正向社会变革,是更多还是更少?

我觉得答案是明显的。

我自己能想到的,90时代从美国发生的互联网产业革命算是一个。

标志就是诞生了程序员这个大型高薪群体,出现了大量受益者。


强烈的优越感,不能承认和客观的看待对方的优势,会阻碍西方自己的进步,

这次疫情,中国在1月20日宣布了人传人,此时欧美都是没有任何确诊案例的,但是欧美的政客们说什么呢,直到2月27日,这个时候疫情已经在蔓延了,

还有高级官员公然在电视上说,他们的人民在卫生方面做的更好,

“因为我们经常洗手和洗澡。 用冰箱保存食物,注重食物的保质期。中国为这个新冠病毒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为我们大家都看了到他们吃活老鼠。”


欧美所有的政客,在1月份中国开始严厉措施的时候,都认为这个病毒没什么大不了的,3月24日的日本的众议院财政金融委员会会议上,国民民主党议员吉良州司提及: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日本能否在G20等框架下倡议支援意大利、西班牙这些财政基础薄弱的发达国家?

麻生副首相表示:“2月底在沙特利雅得召开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我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欧洲国家“一点反应都没有。”

认为“我们又没有感染者”,甚至还说这是黄种人的病。


这背后反应出一种内心深处的态度,那就是认为西方言论自由,信息透明不会有瞒报,人民卫生习惯好,医疗水平发达,这些都不是专制落后的中国可以比的,所以处理疫情一定比中国更好,然而却看不到西方国家在某些方面就不如中国,甚至可以说疫情应对能力总体上也不如中国,应该予以高度重视。

轻视疫情的代价,是成千上万西方国家普通人的生命,这次疫情到3月29日,欧美死亡人数已经超过2万人了。

如果这个病毒是首先在欧美发现和爆发,那么我相信相比之下中国会重视的多。


最后,我们在看待外国,看待发达国家,或者说是看待西方国家的时候,要知道的事实:

1:我国的发展水平和收入水平已经优于全球绝大部分国家

2:对于发达国家,或者说范围更小点西方国家,我国整体发展水平不如他们,但是已经在越来越多的方面不断赶上,事实就是他们没有任何一个的发展速度有我们快,要对我们走的路有充分的信心。中西方道路各有优劣,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3:我们要保持对外学习,不断改进自身的缺点,坚持改革和开放,不能像西方存在的普遍心态一样,在自身变革已经趋于停滞的情况下,意识不到自己的危机,一昧的把新崛起的的中国贬低为邪恶,无人权,专制,总是相信中国迟早会崩溃。

内心总是坚持认为自己的就是最好的,而意识不到中国也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

宁南山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shushi1019,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