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亿万家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全球多国货币大溃败或即将来临,罗杰斯:可能只有一种方法能幸存

关注:49     发表时间:2019-12-28 21:05:54

随着美联储三次降息,同时,美联储也已经从10月开始每月购买600亿美元短期国库券,持续到2020年第二季度,比如,仅9月30日开始后的9个工作日就连续向市场放水了近5210多亿美元(约3.8万亿人民币)的流动性,而就在12月23日,美联储又宣布一项至少为5000亿美元的巨额流动性定期操作。

仅以上两项操作计划,这就意味着,到2020年1月14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将会超过其有史以来最高的4.5万亿美元,同时,美国财政部还暗示,或在明年将考虑发行50年期或100年期的债券。

而美股也屡创新高,对此,古根海姆合伙公司(Guggenheim Partners)首席投资官Scott Minerd在12月23日表示,当前市场环境颇有些类似于1998年金融风暴前的情况,“明斯基时刻”恐怕就要来了,比如,目前美联储在年内三度降息的环境,与1995-1996年和1998年降息时期类似,市场也具有了明斯基时刻的特点(如下图)。


而一旦全球央行再次开始经历升息或是经济放缓,那么即可能出现借款方资金短缺之窘境,最终可能不足以支付债务利息。


比如,美联储在二周前发表的声明中还是强调,这不是一长串降息的开始,不要以为我们再也不会加息了,这也就意味着美联储可能向全球市场发出了货币流向的最强信号。

据IMF在12月最新发表的报告,截止2018年底,全球公共政府部门和民间部门的债务合计达到188万亿美元,创出历史新高,另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美国债务总额已经超过23.12万亿美元。


这些借贷者或也无法在利率正常化时融资,相当一部分债务或永远无法兑现,一位曾成功预测量化宽松政策和货币历史波动的传奇经济学家埃格冯格雷耶斯数周前在Goldmoney发表的文章也作出如是见解。

比如,最近以美股、美债为代表的美元资产暴跌及长短期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就是在美国债务不断激增后对市场造成的压力反映。


投资大师罗杰斯更是用了十分肯定的语气警告称,在庞大的债务问题重压下,美国面临着比2008年金融海啸还要严重的一场危机,受美国债务及美股高估值的影响,美元资产或将成为威胁,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美元高收益债与同期美债利差出现收窄,也是全球货币市场即将崩溃的一个明显迹象。


比如,近期,欧洲多国、阿根廷、土耳其的金融市场动荡虽终于暂时安抚了市场,但一场世界性货币大崩溃可能正在临近,知名趋势预言家Gerald Celente日前再次撰文警告,全球货币崩溃即将来临,这对市场造成的冲击远远大于新兴市场危机引发的震荡。

我们注意到,就在美联储如此快速而猛烈的印钞速度的背景下,目前,外汇融资市场的美元荒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变得更趋紧,甚至美元贸易加权指数也在近二周创下历史新高,超过了2002年的峰值,目前已飙升至9.75%(较10月份10%的高点有所下降)。

这就意味着美国财政支付利息的压力增大,这表明美国金融市场压力超过正常水平,而这也间接的印证Gerald Celente警示的货币崩溃风险信号越来越强的分析,根据美国银行的说法未来两个月的流动性将出现短缺,且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接下去,这数千亿美元的流动性投入到美国市场,其货币溢出效应对全球货币市场产生的影响将是显而易见的,特别在新兴市场,这也印证Gerald Celente警示的货币崩溃风险信号越来越强的分析。事实上,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近日传递出的货币政策信息已经再清楚不过,他们看到了世界经济和金融系统中存在的重大问题。

对此,一位传奇人物对当今世界重大经济和金融风险提出一些新见解,他就是货币历史波动的埃格.冯.格雷耶斯,他在Goldmoney上发表的最新文章认为现在全球市场存在5大经济和金融风险,回顾2019年全球经济宏观面不确定因素众多,而2020年,许多风险仍然充斥着世界各地,这些经济和金融风险包括:

德银认为,2020年,美债是否还会有大量投资者买单?这可能是市场的重大风险之一,而这背后正是美国经济已经实行了近70年的现代货币理论,近日,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联邦将在未来十年再增加11.6万亿美元的赤字,认为从2022年开始,联邦赤字才会每年均超过1万亿美元。

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重启量化宽松,风险资产没有上涨行情,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工具被用完,意味着全球对固定收益产品的需求减少,日本央行继续放缓量化宽松,意味着全球对固定收益产品的需求减少;

算法驱动及风险平价驱动是在全球市场中的快速交易是最重要的市场风险之一;

全球货币竞相贬值,有20多个国家的利率都为零或以下,全球超过17万亿美元的负利率债务,这无法支撑,对于全球纸币系统来说,随意印钞,货币将变得毫无价值;

全球金融衍生品价值1.5万亿美元,但随着交易对手破产,这些衍生品可能将崩溃,同时,过度杠杆化的欧美银行系统——杠杆率达到20至50倍。

说到底,这更像是美元精心炮制了收割这些市场投资者财富的过程,也是美国财政将每年近万亿美元的赤字风险转嫁给多个市场的进程,这意味着借入美元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美元荒再次开始在全球货币市场呈现出来,数据显示,投资者通过交叉货币基差互换将欧元、英镑或日元换成三个月期美元所需要支付的溢价接近今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且这种美元荒现象可能会持续下去。

对此,Jefferies经济学家表示,在这样的环境下,短期市场利率年底前可能会面临巨大的上行压力,此外,欧洲、英国、部分新兴市场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令本币承压,市场担心全球市场可能要面临一场货币危机。

因为多年来这些市场凭借着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快速膨胀,养成了对短期廉价美元融资的依赖,但在美元荒出现时,此时,这些市场的货币当局必须出售外汇储备以维持固定汇率,但这样却进一步加剧了国际收支赤字,由于这些市场本国实际的美元积蓄少之又少,美元升降息前后的过程中,美元资本纷纷撤离,最终这些市场则会不断上演流动性停滞的困顿景象。

不过,对于投资者来说,多听听一些市场警告声总不是件坏事,相反一面,冷静下来我们也会发现,市场的下跌将会为精明的投资者带来买入机会,对此,被誉为最富远见的国际投资家罗杰斯最后建议投资者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他称,“保护自己投资的唯一办法就是投资或从事自己所熟知的领域”,“唯一的幸存者可能将是那些知道自己做什么的投资者”。

正在这些背景下,近二个月以来,在多项美国关键经济数据出现明显下跌及美联储三次降息的环境下,美元资产已降低了吸引力,这体现了市场对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感到担忧,分析认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部分从美债市场撤出的聪明国际资金将会强劲的流入中国市场。分析表示,近段时间以来,中国国债被纳入摩根大通和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不仅于此,自2020年2月28日起,中国债券在GBI-EM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政府债券指数的中权重也将逐渐升至10%,预期这些将吸引约1.2万亿美元资金在未来五年流入中国债市,高盛进一步称,这其中有2500亿美元可能来自全球央行。

因在主要经济体中,中国是为数不多的无风险债券收益率仍高于历史低位的国家之一,这是吸引外资的核心因素,据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最新数据显示,截止12月初,境外机构共增持645亿元人民币债券,为连续第12个月净增,综合上清所数据,11月末境外机构累计持有人民币债券规模近2.2万亿。

BWC中文网观察团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yiwanjia01入群,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3666143877       客服微信:yiwanjia01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