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红周刊》独家专访美国橡树资本董事总经理Frank Carro

浏览:51     发表时间:2019-12-18 21:02:00


美国橡树资本是全球对冲基金巨头,是较早进行中国投资的海外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11月份,橡树资本董事总经理兼投资总监Frank Carroll再次来华,并在11月12日接受了《红周刊》的独家视频采访。FrankCarroll表示,从2008年至今他一直在投资中国市场。11年来,中国的变化让他感到兴奋,中国存在绝佳的投资机会。

提到具体的投资机会,Frank Carroll说他更喜欢便宜的金融股。他认为消费股会继续享受估值溢价,但消费股当前有点贵,不过市场总会在波动中创造买入消费股的机会。关于价值投资,他认为,相较于西方投资人关心的是企业的收入和盈利能力,中国的投资人更关注企业的增长率,更关注企业下个月的销售数据和下个季度的增长数据。这种对基本面“短视”的研究,可能会在市场中为一只股票带来更好的买入价格。


 
若美股估值合理
则A股应该向美股看齐
  
《红周刊》:首先感谢FrankCarroll先生百忙中接受《红周刊》的采访。
Frank Carroll:感谢《红周刊》的邀请,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就投资问题对话交流。
  
《红周刊》:从今年起,您几乎一个月来一次中国。这和橡树资本在中国大力拓展业务和寻找投资机会有关吧。
Frank Carroll:是的。我对中国的发展感到兴奋,每次来北京都会发现很多变化。最明显的就是中国人消费习惯正在变化,中国中产阶级的人数已经超过了美国的人口总数,这是非常积极的变化。
  
而且我能切身感受到,中国的开放不仅仅在资本市场,而是全面的开放。一个有趣的变化就是,首都机场最初免签停留时限是24小时;自2013年起,部分国家的公民可以享受72小时的免签时限;而到2017年12月份,这个时限被延长到了144小时,这虽然是一个小变化,但从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大力开放的态度,中国是在欢迎世界各地的人来到这里。
  
《红周刊》:您刚才说的,也可以联系到宏观的问题,虽然中国的GDP增速有所降低,但您眼中的中国变得越来越好了。
Frank Carroll:是这样的。中国GDP为6%的增长速度很可观了。
  
而且中国经济结构正在转型,GDP的构成发生了很大变化,消费占比提高了,基建占比降低了。未来中国GDP质量会越来越好,低一点的经济增速不是坏事。
  
做一个对比就更容易理解。美国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修建很多基础设施,包括机场、高速公路和市内公路。到了七十年代,我们完成了这些修建,虽然这些机场、高速公路现在看上去有些陈旧,但在建成后的40年间,发挥了很大作用。我们可以使用它们,并且不需要付费。
  
而中国过去的10年中也在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也是在建未来可以用40年的基础设施。新建成的大兴机场就很有潜力,虽然它离市中心的距离比首都国际机场远了15分钟车程,但吞吐量大而且极为便利。我对大兴机场的建成感到激动,那里的一切都是新的。
  
《红周刊》:这些都是您看好中国以及中国资本市场的原因,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吗?
Frank Carroll:说到资本市场,可参考的多角度就更多了。
  
首先,中国经济的未来是光明的,中国有机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这个过程中会出现很多优秀的上市公司。当然这不会一蹴而就,但中国正处在这个过程中,而优秀的公司就会带来很多好的投资机会。
  
另外,从当下来看,全球范围内包括美国、欧洲等很多国家都在实行货币宽松政策,但中国央行并没有,我认为中国央行是世界上最坚定、最有纪律的央行。中国央行只要放松一点货币政策,就有足够的流动性推动市场上行。
  
最后,如果比较一下新兴市场和成熟市场之间的估值差异,尤其是中国和美国股市对比,我们会发现在新兴市场里面,A股的估值提升空间最大。
  
《红周刊》:您是属于看多中国的乐观派,但实际上对于中国的投资机会市场上的分歧还是很大的。
Frank Carroll:分歧确实存在,也比较有意思。其实不但是国际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机会存在分歧,国内的投资人分歧也非常大。投资者要么很喜欢中国现在的投资机会,要么很担心中国的未来。就我个人看,担忧中国发展的人更多一点,即使中国好的股票不断上涨,那些人还认为中国股市不值得投资。
  
但这在我们看来,就是机会。例如去年年底,全球市场表现都不太好,中国股市也因为贸易摩擦的影响,恐慌情绪蔓延,市场出现回调,正好给我们创造了加仓中国股票的机会。
  
《红周刊》:您很乐观地看待中美贸易摩擦,觉得这件事创造了好的投资机会?
Frank Carroll:是的,无论是新闻、演讲还是各种会议,都在讨论中美贸易摩擦,当市场上所有人都在讨论一个消息的时候,影响就已经反映在股价上。
  
在今天这个时代做投资,想从新闻上获得有帮助的信息很难,因为一个信息出现后会迅速被传播到市场上,所有人都会获得这个信息,那么对投资者来说基本没有任何信息优势。《红周刊》和我做交流,也是想给投资者一些不同的观点。
  
从市场走势也可以看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不值得过度担心。今年以来,中、美股市的表现都很强劲,截至目前,道琼斯指数上涨了20%左右,上证指数上涨了15%以上。
  
另外我认为,未来中国和美国一定会陆续推出相关协议,这些协议会推动市场上涨。
  
《红周刊》:比较而言,投资人好像更愿意给美股高估值。
Frank Carroll:投资中国股市的投资人和投资美股的投资人不完全是同一拨人,有重合但重合度不高。这或许就是一种情感,形成了一种认知,即美国市场估值溢价是正常的,而中国股市估值低也是正常的。
 
但那些认为中国估值较低的投资人给出的理由是,担心中国经济硬着陆或者债务危机爆发,但如果中国真的发生这两种状况,美国也不能幸免。
  
所以我认为“美股溢价,A股应该低估”的认知是不对的,而是如果美股估值合理,A股也应该向美股看齐。

我们正在增加中国仓位 
便宜的金融股更具吸引力
 
《红周刊》:那对橡树资本来说,未来是否会增加在中国股票市场的投资比重?
Frank Carroll:我们正在增加中国资产配置的比例,也正在招聘更多员工进行中国市场的调研和投资。目前,我和团队投资于全球新兴股票市场,其中有40%的仓位投资于中国市场,大约有几十亿美元。
  
如果有一天我管理一只单纯投资中国的基金,这将非常有趣。
  
《红周刊》:随着中国市场的开放,这样的基金不会让投资人等得太久。
Frank Carroll:是的。现在,我们的客户讨论市场时,会说美国专用基金、欧洲基金、新兴市场基金等。最近我一直在思考,我的美国客户可能未来会想要一只单纯投资中国,而不投资美国的基金;而中国投资者会想要一只不投资中国,仅投资美国和其他市场的基金,这两种投资者都将非常庞大。
  
我认为,未来基金类型会变化为美国基金、中国基金和其他地区基金。
  
《红周刊》:那么,再谈谈您看好的中国股市的具体投资机会吧,您如何看待中国的金融行业?
Frank Carroll:便宜。中国股市银行类的上市公司PE、PB很低,同时每年还有几个点的股息率,和美国银行相比,中国的银行股很有吸引力。
  
当然,欧洲一些股市的银行股估值也不高,但这不在我的投资范围内。
  
外界都担心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和表外资产问题,但这些银行股从上市我们一直关注,我们也和中国的上市银行管理层进行过很多交流。过去20年间,中国的银行一直对外公布不良贷款率,而管理层并没有让这个不良贷款率快速地攀升。我认为,中国政府有意地、缓慢地将表外资产转移到表内,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果。
  
《红周刊》:您担心上市银行会隐藏部分坏账率吗?
Frank Carroll:不会,就像我之前说的,当所有人都在讨论一件事的时候,影响就已经反映到价格中了。10年前我就听说这件事了,但从未发现中国银行因为隐瞒坏账率而导致严重的恶果。而且在我和中国银行的管理层交流时发现,他们对业务的掌控很全面、对风险敞口的管理很有效。
  
而且橡树资本来中国好多年了,我们发现中国银行的管理层几乎完成了之前承诺过的所有目标,这一点足以看出他们把企业管理得很好,我们很信任他们。
  
《红周刊》:长期来看,中国大部分银行的PB很长时间之内都是小于1的,这也是您认为银行股便宜的原因之一吗?
Frank Carroll:仅从数字看,中国银行PE长期小于1是不合理的,但中国的环境比较特殊,中国银行PB一直不高的原因之一,是中国资本市场中有很多极具吸引力的投资机会。例如,过去几年,互联网公司业绩增长,股价也翻倍上涨,向海外投资人推荐中国互联网股票很容易。相比之下,中国银行股的吸引力没有那么突出,而且还有一直被当成隐忧的大量债务问题。
  
《红周刊》:中国的银行股,您是投资A股还是H股呢?
Frank Carroll:两个市场都有。一些A股的银行股,我们买入时PE不高,现在股价上升了不少,我很高兴。实际上去年四季度时,有很多A股的银行股有很好的买入时机。
  
《红周刊》:最近几年中国保险业发展迅猛,您觉得中国保险行业的龙头清晰可见了吗?

Frank Carroll:我们买了几只中国保险股。整个而言,中国的保险市场还不发达,尤其是寿险产品,但中国保险市场的费用和收入未来10年一定会增加,这是一个大趋势,中国已经出现了有明显优势的保险企业,龙头格局基本是清晰的。国内的保险龙头公司,我觉得很了不起,它的技术平台很出色,而且通过保险、银行、健康等公司的数据形成了一张客户网络,使得风险评估更容易,资金也更安全。

 
消费股会享受溢价但当下有点贵
不过市场波动会创造买入机会
 
《红周刊》:消费升级也是中国资本市场上一个很重要的投资方向,您对中国的消费股怎么看?
Frank Carroll:我喜欢消费类股票,但我们在消费股上的投资比例并不高。
  
随着中国消费者吃得更贵、买得更贵、更常旅行、喝更多白酒、买更多免税商品,中国的消费升级还会继续。现在去“免税天堂”澳门更加便利,所以中国消费领域有很多投资机会。
  
但我们对价格很挑剔,但就像我之前所说,每个人都告诉我中国的消费增长强劲,每个人都喜欢消费股,这个空间就已经在一定层面反映在了价格上。我认为中国股市的消费股价格有点贵了,不如其他投资标的更有吸引力。
  
但每隔一段时间,市场就会因为贸易摩擦或者其他的噪音引发市场上的抛售。这给了我们购买消费股的好机会。
  
《红周刊》:您觉得中国这些消费股的估值还会进一步溢价吗?就像美国当年漂亮50行情的时候,好的消费股估值是不断被推高的。
Frank Carroll:概率非常大,高质量公司在成熟市场普遍得到溢价,那么中国的优势企业也会像成熟市场一样获得估值溢价,而且会保持这种溢价。这个背后的推动力来源于,未来几乎每一个国际化、成熟的投资者都会配置中国资产,我们必须为好公司付出更高的价格。
  
《红周刊》:A股股票价格最高的上市公司,就在白酒行业。相信您也对这个行业有所关注吧。
Frank Carroll:很有意思,世界上很多国家,人们随着年龄增长饮酒量逐渐减少,而中国恰恰相反。中国人喜欢喝白酒这一点很珍贵。
  
我也品尝过中国的白酒,因为我也是一名研究员,这也是调查研究的一部分。而且我喜欢白酒,我也必须习惯它。
  
我在免税店看到过中国白酒龙头的销售价格,真得很贵。有一次我在北京住的酒店楼下也看到了同样的白酒,我拿了一瓶想要上楼,但柜台小姐拦住了我,让我不要动那些酒。这个酒卖得那么贵,竟然还不能随便买走。
  
《红周刊》:您认为中国白酒的国际化推进有难点吗?
Frank Carroll:但我不太确定中国的白酒是否会走向国际化。因为它的口味很独特,是中国特有的口味,西方人可能很难理解中国的白酒。
  
不过坦率地说,我认为中国的白酒也不需要国际化,因为中国就有足够大的市场,随着中国中产阶级人数的增加,会有更多人开始喝高端白酒。白酒对中国人的重要性就像威士忌对美国人一样。我们美国人举行宴会时就喝威士忌,而中国人举行宴会的时候会喝白酒。所以未来10年,中国白酒厂商或许都不需要考虑进军国际市场一事。
  
《红周刊》:中国优秀的互联网企业过去的10年大都选择海外上市,您怎么看待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投资机会?
Frank Carroll:我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还会以超过平均涨幅的速度增长,但无论是美国还是新兴市场,这些互联网企业最快的增长期已经过去了。
  
在全球市场,我们经历了一个成长股跑赢价值股的时代,我认为未来十年,投资机会将会在价值类、大宗商品类、金融类等传统行业中。
  
《红周刊》:您会关注5G公司的投资机会吗?
Frank Carroll:我对5G技术很感兴趣,也愿意投资中国在这方面表现突出的公司。5G是未来的趋势,如果我们建成一个成功的物联网,包括自动驾驶汽车、智能城市和更便捷的通信,就需要5G技术。
  
据估计,到2020年5G手机的销量将达到1亿部,这是一个惊人的数量。现在中国已经表现出了领先优势,我很期待5G未来的发展。

 
如果你在某价位喜欢一只股票
要在更低的价格爱上这只股票
 
《红周刊》:再和您聊聊您投资中如何做到知行合一。您在中国资本市场11年了,10年前中国股市是3100点,现在仍是3000点上下。这10年,您是如何寻找投资机会的?

Frank Carroll:作为资产管理公司,我们和个人投资者一样,在投资固收、不良资产、次级债券、新兴市场股票等领域时,会自下而上做很多研究。当准备工作做好后,会耐心等待,市场总会出现买点,即使大盘一直在整理,也不是一条直线,而是有涨有跌的。一般情况下,我们花90%的时间做准备,花10%的时间出击。
  
《红周刊》:新兴市场和成熟市场最大的区别就是波动性更大,您如何面对市场的波动?
Frank Carroll:我愿意看到市场波动,因为波动提供了机会。根据“交易”的定义,你能买入某只股票是因为有其他人正在卖出,只有当很多人都在卖出的时股价才会下跌,才出现买入机会。
  
在别人卖出时买入,也就是在市场下跌时买入,就需要有很强的纪律性。我们不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但我们可以是一个有纪律的投资人。当你做好准备工作,有了看好的股票,你可以利用市场波动。但你必须有勇气在所有人都卖出时买入,并在所有人都买入时离场。这并不容易,因为人们很难买入一个人人都想卖给他的东西。
  
如果你可以自下而上做好准备工作,并在严格的纪律中去执行,你可以在任何环境下获得良好的回报。
  
《红周刊》:您看好的投资标的,股价不断下跌,您会持续买入吗?
Frank Carroll:会持续买入,因为股价最低就是零元了,亏损是有限度的。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所罗门兄弟公司,当时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你在这个价位喜欢一只股票,那你就要在更低的价格爱上这只股票”,当时我不能理解,但现在这句话对我影响很深。
  
当然,如果股价跌得很快很急,你也可以等一两天,这需要你在深思熟虑之后还有一些耐心,但总的来说,我们的策略是越跌越买的。
  
但遗憾的是,我不够聪明,我不能每次都买在底部,而买入不断下跌的股票承受着很多压力,我的白发就来自于此。
  
《红周刊》:下跌时持续买入,需要有足够的“弹药”。
Frank Carroll:当然了,所以我不会一下投入所有资金,基本上是分批买入。因为我做的每一笔交易不可能都是正确的。所以我必须留出一些资金以备后面可能出现的机会。而且团队能不断募集基金的,也能让我在下跌加仓中有足够的资金。
  
《红周刊》:对于中国的投资人来说价值投资是一个“舶来品”,以您的视角来看,中国的价值投资还有哪些需要突破?
Frank Carroll: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人专注于基本面投资。
  
但我在和中国投资人进行交流的时候发现一个现象。相较于西方投资人关心的是企业的收入和盈利能力,他们更关注企业的增长率,他们希望企业不停地成长。中国投资者高度关注企业下个月的销售数据和下个季度的增长数据。
  
这种对基本面“短视”的研究,可能会在市场中为一只股票带来“好价格”,或者说给我们这样的投资人创造好的买入机会。在中国市场,如果你能成为一个耐心的价值投资者,可以做得更好。
  
真正的价值投资者是要对公司更长的未来进行预测,可以放眼5年到10年,而不是更去关注下个月或者下个季度公司的数据。
  
另外,我个人给价值投资者的建议是,你不能因为某样东西便宜就买入它,你必须有一个理由或能够找到“催化剂”去推动公司估值上涨。如果一只股票的估值长期在低位徘徊,突然有一天上行一定是有原因的,可以是资产负债表的修复,也可以是业绩增长,但必须有一个理由。
  
在我们买入一只股票后,希望别人在未来会用更高的价格买走它,所以你必须能够预测明天别人付给你的价格,而且这个价格比你今天支付得要高。
  
最后我们希望中国的资本市场越来越成熟,中国的价值投资者越来越成熟。
  
《红周刊》:再次感谢FrankCarroll先生接受《红周刊》的采访。
Frank Carroll:非常感谢《红周刊》。

红周刊 |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yiwanjia01入群,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