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人类简史》赫拉利:未来,穷人将一无是处

作者:钱棒棒     浏览:178     发表时间:2016-05-27 23:19:18
钱棒棒阅读--发现、分享世界的价值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说,未来,人类可能会分化为两个主要的等级,一个全新的更先进的精英阶级,很聪明,很富有,可能长生不老;还有一个全新的一无用处的无产阶级,他们将不再是权力和繁荣的基础,越来越穷地等待死亡。


(本文根据尤瓦尔·赫拉利在混沌研习社的课程整理而成)



演讲人|尤瓦尔·赫拉利
《人类简史》作者,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



21世纪产生了很多技术突破与创新,比如基因工程、纳米技术等。很多人问,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我为什么会对技术感兴趣?


我对技术本身并无兴趣,我只关注这个技术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特别对不同人类种群,不同国家的人,不同社会等级的人,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自农业革命以来的一万年,不平等一直是历史的常态。比如国王和庶民、贵族和平民百姓、穷人和富人,甚至在家庭内部也有不平等。正因为是历史常态,所以大多数人认为理所应当。


但20世纪以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这种情况:平等成为了最重要的价值,克服不平等成为了20世纪历史的主旋律,包括种族、人种、国家、性别之间的不平等。


虽然仍有不平等现象,但是与之前相比,现在是农业革命之后最平等的社会了。


然而,我们往未来看,技术的飞速发展,可能导致历史出现倒车:在平等问题上,之前缩小的差距,又开始扩大了,甚至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大。


人类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我认为,会出现一种“新的不平等”:


  • 人类在经济上的差别将首次转化成生物上的差别;

  • 人类将分化为一个全新的更先进的精英阶级,和一个全新的一无是处的无产阶级。




精英和富人们可能会使用最新的生物技术改变基因,他们孩子的身体和大脑会变得更强。



经济差别将首次转化为生物差别

死亡不再是人人平等

富人将占有所有资源



过去,我们的不平等更多体现在经济、政治和法律地位上。


在19世纪的工业革命中,我们用石油和电力去生产更多的商品,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由此带来了贫富的差距。


而在21世纪的新一轮革命中,我们想要的不是社会财富,而是更强的身体和大脑。我们用生物化学科技改写DNA,甚至开始创造一些人工的无机生命。


但是这些最新的技术并没有在各个国家中平均分配,只有少数国家遥遥领先,这样会产生一些新的危险。


第一,大脑思维能力和身体素质将出现分化。


过去,在生物学上来看,出身在皇家的小孩和穷人的孩子,在大脑认知能力上,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是今天,精英和富人们可能会使用最新的生物技术改变基因,他们孩子的身体和大脑会变得更强。从此以后,人类社会除了法律、经济、政治上的阶级区别,还将首次出现生物级别上的阶级差别。



死亡对于所有人来说也不再是平等的了。


第二,死亡对于所有人来说也不再是平等的了,精英和富人们将拥有更长的生命。


虽然现在社会中也存在各种各样的压迫和不平等,但是至少死亡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公平的。不管贫穷或富有,我们改变不了终将死亡的命运。


但是新的技术告诉我们:死亡并不一定是人类的命运。死亡不是上帝的命令,它只是一个技术问题。


人类死亡的原因是因为人的身体出了一些技术问题,比如心脏无法再供血了,氧气无法循环了,癌细胞扩散了这些问题。


根据生物学的观点,所有的技术问题都有技术的解决方案。只要我们投入足够多的金钱和精力,就可以找到解决方案。


已经有很多商业公司非常认真地成立了相关的商业项目。谷歌两年前成立了一家旨在克服死亡的子公司,这家公司成立的时候,《时代》对其进行了封面报道,题目就是“谷歌能不能解决死亡的问题?”


但是我们可以预测,那些能够延长人类寿命的技术,必定也非常昂贵,只有富人可以负担。


最后,死亡对于所有人来说,也不再是平等的了。


这样的话,穷人就会非常愤怒。但是,富人就会更加幸福吗?也不一定。因为我如果可以长生不老,那么意外性死亡的风险和代价对我来说就会非常高。


如果我反正是要死的,我就会去冒险,去世界各处游玩。但是如果我知道只要我不出意外,就可以一直活下去,我就会特别爱惜自己的生命。


比如我在以色列,接到一个来北京演讲的邀请,我可能就不会来参加了。因为我要坐长途飞机,一旦飞机失事,我不能再活过来。所以富人对于风险的承担能力也会下降,会特别小心翼翼。



机器人在很多工作上,可以做得比人类更好,人类正在失去自己的经济价值。



人类正在失去军事和经济价值

他们将会分化成精英阶级

和一无是处的无产阶级



当然也有人说,这种生物上的差别不会发生,因为所有的科技突破都是从最发达的工业国家开始的,但是进步不会局限于这些国家,将来它会惠及大众。比如抗生素的发明和普及就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也许会这样,但是以前发生的过程,在未来不一定会重复。


为什么?因为社会经济的本质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医疗之所以被普及,是因为每一个人都是有价值的。


过去,不管是军事防卫还是经济发展,国家都需要依赖群众。即使是纳粹德国这样的独裁政府,它也有动机去普及全民医疗,因为德国的力量取决于群众的健康水平。


但现在,越是先进的军队,越不需要那么多人了。我们还是需要专家,但是对人的素质要求变高了。


同样的事情在非军事领域也在发生,在将来,绝大多数人也有可能会失去他们的经济价值。人工智能,电脑,机器人在很多工作上,可以做得比人类更好。


比如未来可能不再需要司机。我们已经有了无人驾驶的汽车。他们不喝酒,不疲惫,比人类驾驶还要安全。


当所有的汽车都变成了无人驾驶,我们就可以把所有的车辆联网,形成一个车联网。这样的话,交警可能也不需要了,因为所有的车都可以通过这张网络获取道路信息。


当人工智能取代了那些单纯劳动力的工作以后,人类当中会出现一个庞大的无用的无产阶级。他们将不再是权力和繁荣的基础,人类正在失去他的军事价值和经济价值。


所以,人类可能会分化为两个主要的等级,一个全新的更先进的精英阶级,很聪明,很富有,也有可能会长生不老,还有一个全新的一无用处的无产阶级,越来越穷地等待死亡。

来源: 混沌研习社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