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朱镕基见清华经管院顾委会委员,一位美国风险投资家值得注意

浏览:86     发表时间:2019-09-15 20:50:44

今天,新闻报道:

除了顾委会名誉主席:

还有三位副总理,一位副主席:

还有:

既然是清华经管院顾委会的大事,肯定少不了顾委会的主席。主席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位老外 —— 美国布雷耶资本(Breyer Capital)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

顾委会,也就是顾问委员会。

有的顾问,顾得上才问;有的顾委会,顾得上才开委员会。但是,清华经管院顾委会的事,不但上面那些人都顾得上,而且连他都出面了:

他还和大家合了影:

可见,此顾委会非一般。

1961年,一位黑发男孩出生。

没人想到,他会成为《福布斯》十大顶级风险投资家,他当主席的清华经管院顾委会,可以牵动我们这里那么多人:总理、副总理、副主席。

这名男孩,名叫布雷耶。因为他的父亲,拿到耶鲁大学奖学金,全家从欧洲的匈牙利,搬到了美国,后来进全球巨头霍尼韦尔,后来当了全球巨头IDC(国际数据公司)CEO,再后来,新成立的IDG,吃掉了老的IDC,目前,曾经的巨头IDC,只是IDG的一块(IDC负责全球调研和咨询)。

基本上,每个牛蛙背后,都有一个牛霸。只不过,一般的媒体只讲故事中牛蛙的一半,而隐去了另外一半。

1981年,20岁的布雷耶,据西媒说,“他在《时代》杂志封面上,看到了乔布斯,他感觉,自己也应该在计算机行业,做点什么。于是,他给乔布斯写了一封求职信”。

此前几个月,1980年12月12日,苹果股票上市,不到一小时,抢购一空,以每股29美元收市,苹果公司一小时就生产了4名亿万富翁,40名以上百万富翁,不计其数的十万美元富翁。而那时候,中国普通工人的工资,只有18元人民币。

布雷耶给乔布斯写信的时候,美国有成千上万人也给乔布斯写求职信。偏偏只有他的信,被乔布斯拆开了。乔布斯给了他机会,进入苹果PC事业部。他刚进去,苹果股价暴涨到了60美元。如果牛蛙或牛霸买了苹果股票,一定赚了一票。

过了几年,1985年,乔布斯给华尔街闹翻了,被赶出了苹果。布雷耶离开苹果,去全球管理咨询巨头麦肯锡。他还拿到了哈佛的MBA学位,1987年,加入了Accel。

布雷耶在Accel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是Macromedia,一家专做Flash播放器的公司。不久,Macromedia成功上市,大赚了一票。后来,取得一系列投资成功,比如以40亿美元将奇迹娱乐公司卖给了迪士尼。

传奇故事总是充满神奇。

一转眼,就到了21世纪。就像没人能解释,为什么1981年乔布斯会从千千万万封信中,选择了布雷耶的求职信一样,同样没人能够解释,24年后,2005年布雷耶选择了小扎。

2005年,小扎,给当年的布雷耶年龄差不多,Facebook,只有10名员工。布雷耶出现了,他的Accel给小扎的Facebook估值约1亿美元,投资1270万美元。

几年后,Facebook上市,再过了几年,市值5000-6000亿美元,进入美国上市公司市值前五。

布雷耶的Accel持有Facebook的10%股份,仅次于小扎,也就是说,单单投犹太小哥这一票,就赚了500-600亿美元。

经济界的传奇故事,也许从历史当中,才可能找寻到蛛丝马迹。灭国2500年的犹太民族,在一战结束前一年(1917年)从英国大臣贝尔福那里弄到一封信,有了“建国”的“国际法依据”,二战1945年结束后,既讨好苏联,又讨好美国,获得美苏的同时支持,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1948年建国。如果有人能解释世界文明史上灭国2500年重新建国的唯一实例,那么,就可能解释乔布斯选择了布雷耶,而布雷耶又选择了小扎。

许多专家研究经济史,政治史,军事史,但是,有的历史,怎么研究,都研究不出所以然来。因为在华新语看来,历史分为显形的历史、隐形的历史。

目前的世界上,只有我们中国的历史是显形的,还是5000年历史不中断的文明大国和古国。而其他文明大国和古国,都被人灭了,历史也只能任由人家书写。

几千年来,那些创造了中国以外的隐形历史的力量,是没有固定国土的人,他们游走于世界各国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布雷耶的家庭从欧洲到美国,生意又从美国做到了中国。

2005年4月,布雷耶投资了小扎,5月,中国搞了一个“太湖千人计划峰会”,布雷耶来和IDG中国,成立了IDG-Accel基金。

IDG,前面提到过,前身是IDC,布雷耶的父亲担任IDC的CEO,后来新成立了IDG,然后玩了一个“儿子吃老子”的套路,IDG反向收购了IDC(IDC目前只是IDG的一块,负责全球调研和咨询)。

国内媒体当时是这么报道的:

硅谷风头正劲的投资公司Accel Partners的老大,吉姆·布雷耶此次来华一是参加二是会和IDG资本的熊晓鸽、周全等人面试IDG-Accel中国基金的候选项目。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他会在北京、上海等地约见18家企业,其中6个是与云计算相关的公司。

却没人报道布雷耶的Accel合作的IDG(中国)的美国IDG,是什么来头,更不会提及IDG“儿子吃老子”收了IDC,绝不会去深挖IDC正是布雷耶的老子当年担任CEO的国际巨头。

我们的媒体记者们多年来标榜自己的自由精神、客观和中立的新闻态度,但是一到洋大人面前,就双膝跪地,压根不敢走到他们的背后,去瞧瞧洋大人那些成功故事的奥妙。

中国南方某媒体的报道:

2004年,布雷耶来到深圳参加沃尔玛的董事会,第一次见到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两人一见如故,熊晓鸽为他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招待会。因为当时两人分别为中美两国风险投资协会的负责人,所以一起讨论中美风投如何合作等问题,制定了“有准备的头脑”的投资策略。

熊晓鸽对记者说:“他在斯坦福读书的时候还特意研究过文艺复兴,我俩对于文化、历史和教育都有浓厚的兴趣和相同的看法。像他说的,虽然谈生意本身比较短期,做大的事情一定要想的比较长期。所以重要的还是:志趣和性格相投”。

这些记者,如果肯用十分之一深挖我们国内针尖大小的阴暗面的那些本事,来报道布雷耶和IDG,再顺便挖一下IDG和IDC的渊源,IDC的CEO是谁,就不会写那么肉麻的“志趣和性格相投”文字了。

2005年开始,布雷耶的Accel在中国的投资,都是通过IDG(中国)完成的。媒体称“这家最早进入中国的外国风险投资,扮演着帮助布雷耶读懂中国的重要角色”。

布雷耶每年都要来中国好几次,IDG(中国)投资了百度腾讯奇虎360小米凡客诚品汉庭,九安,搜房网,9158,华灿光电,等等,上市公司和明星企业。小米等早已上市,布雷耶大赚了多少?天知道。就算没上市的,2010年左右投资的Legendary Entertainment,2016年初以35亿美元,出售给了大连万达。

国内媒体称:

布雷耶是“50岁的大男孩”,他的确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外形:乌黑的头发,和一张永远25岁的脸。

他从双亲处遗传了黑发,还娶了华人做太太。他的后代,更是黑发黑眼,如果走在中国十四亿人当中,没人看得出身上流淌着世界民族的血统

如果谁家孩子的同学当中,有这样血统的小朋友,千万别小瞧,说不定,等到人家长大了,随便给小扎写封求职信,就能进Facebook,想上清华上清华,想上哈佛上哈佛,出来后随便进个什么投资公司,随便投一个项目就能上市,投个久一点的项目,将来不但上市而且市值可能又是全球前几位,即便人家不搞经济,但人家有父辈们在世界各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之间游走铺了那么久的路,从政也有可能,说不定再过上一两代或两三代人,这样血统的小朋友当十四亿人的家,成为我们的当家人也不是没可能。

布雷耶的太太,是华人美国福茂集团(美国华人船王)董事长赵锡成的小女儿赵安吉。赵安吉的姐姐,就是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合影里面是布雷耶和赵安吉,赵锡成,赵小兰:


布雷耶出现在80%被投企业董事会。除了Facebook,还担任沃尔玛戴尔新闻集团等董事。

全球传媒大亨,新闻集团默多克,评价布雷耶:“他在投资界有着辉煌的纪录,他在媒体和技术领域的背景,将帮助他为新闻集团做出更大贡献”。

犹太大亨的话,许多人听不懂。解释一下:2005年,全球,无数小公司,类似小扎的,都在搞社交软件,为何后来小扎的Facebook成了呢?软件比人家写得好吗?未必。那为什么呢?当时Facebook的业界对手,后来发展得最大的一个,叫MySpace,布雷耶2005年以1270万美元投资小扎的时候,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花了足足5.8亿美元,买下了当时比Facebook牛得多的MySpace(当时Facebook估值才约1亿美元,相当于MySpace市值的1/6),却又在2011年,默多克以3500万美元的地板价,将MySpace甩卖掉了。

这么一解释,大家就懂了。

几千年前,活动着一些人,以兄弟相称,后来,欧洲许多国家分分合合,再后来,北美殖民地独立了,后来的后来,一战二战打响,二战结束3年后,以色列建国,犹太复国成功。

就像他的忘年交好朋友默多克爱好广泛一样,布雷耶是NBA波士顿凯尔特人球队的大股东,也是少数几个对媒体、制作感兴趣的投资人。

有默多克这样的世界传媒大亨朋友,全球媒体对布雷耶的评价低不了。2010年,《财富》杂志评价他是“最聪明的技术投资人”。2011年,布雷耶登上《福布斯》科技类全球最佳创投人排行榜首位

布雷耶被乔布斯选中,还做了默多克的朋友,后来他又选择了小扎,小扎一飞中天,这一切看似偶然。

看似的偶然当中,也许有必然的战略布局。布雷耶曾经对媒体说过:

现在不再是美国是中心,中国是卫星的时候了。也许中国会成为发展的中心,而美国则成为卫星。

此话说得有一定道理。

关键在于,中国是谁的?是中华民族血统十四亿人的,还是世界民族血统的少数人的,这是个战略问题。

布雷耶找华人结婚,是战略眼光。

2006年,布雷耶受湖南大学邀请,前往岳麓书院,发表了题为“中美商业文化区别”的演讲,他现在是岳麓书院和湖南大学名誉教授。

华新语没机会去听。但是,可以想象,美国人不会把真功夫传给中国人。有句话叫“Do America do,Not Do America say”,意思是指:“学美国人的做法,别听美国人嘴巴上说的那一套(免得被忽悠了)”。

从布雷耶他们这样的游走于世界各国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属于世界民族血统的少数人的做法来看,如果想要插足进而接手文明大国和古国,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目前世界上唯一的5000年文明史不中断的显形历史大国和古国,必须要提前几代人下手,从经济基础的渗入开始,从找中国面孔的人或华人血统的人通婚开始。

经济方面的渗入,必然紧跟着文化或教育方面的动作。而传媒方面,却是无时无刻不在行动,只不过,大部分人毫无觉察而已。

国外媒体介绍布雷耶:

脸书(Facebook)、戴尔沃尔玛黑石传奇影业新闻集团等等,很多大公司都邀请他担任董事。他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董事。他是哈佛大学管理委员会和哈佛大学校董委员会的委员,参与管理哈佛大学全部重要事务的10人委员会,包括挑选各个学院的院长、制定学校发展战略、预算、学费等等,每6周需要飞去波士顿开会。他还是斯坦福大学工程风险基金主席,斯坦福大学技术风险投资项目董事会成员,耶鲁大学名誉教授。

2018年9月,受新华社记者专访:

布雷耶在IDG(中国)北京总部的会议室,与记者见面。报道称,在投资中国方面,和他在美国硅谷关注的方向差不多(人工智能、5G通信、医疗卫生、自动驾驶、教育和先进制造业等),特别是在医疗和教育两个领域。

他说:

我经常和斯坦福、麻省理工、哈佛和清华等高校的顶尖专家交流,他们对技术的笃信让我更加确信人工智能作为基础技术的意义,也促使我投资相关公司。

身为美国哈佛大学校董,同时也是中国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主席,布雷耶经常到中国与清华学子会面。

报道称:

布雷耶除了在投资领域成绩斐然,在国际政商界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是一名非常活跃的活动家

这几天布雷耶作为清华经管院顾委会主席,与我们这里那么多人 —— 总理、副总理、副主席同框之前的去年这个时候,他也出现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与我们的当家人同框:

上面这张照片,是一年多前拍摄的,那时候,可以帮助清华咨询与规划未来的黑头发老外,还坐在曾在梁家河插队七年的同志旁边不远。

才过了短短的一年多,这位黑头发的老外(和全球许多金融大鳄,都是好朋友,其中包括,掌控全球传媒的默多克),他担任经管院顾委会主席的清华,一所学校,从传媒来看,从传播来看,风头就盖过了代表十几亿人的同志 —— 代表清华的和代表俄罗斯的,出现在画面中:

而代表我们十几亿人的同志,只出现在文字当中,没有出现在画面当中(仪式已过去许多个小时了):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顾问。

更没有毫无目的的顾委会主席。

美国,风险投资家,值得注意。

世界新语| 来源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yiwanjia01入群,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