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只有当所有的手段都用尽的时候。。

浏览:51     发表时间:2019-08-22 21:02:39

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一样,在经济正常周期里面有着一定的疗效,这就如同感冒发烧一样,适当的货币财政政策调整(降息,从货币总量到信用)(赤字率抬高,基建,减税)就如同抗生素使用(凯恩斯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主张)一样可以让身体很快的康复过来,但如果是一个大周期的异常繁荣-信用的高速扩张,杠杆债务的急增,资产价格的激增,收入达到了生产率的顶峰无法再满足和支持这种异常繁荣之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就如同前面的抗生素不停的用将会导致耐药性快速增长,面临着失效和赤字债务问题;

当然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极度推崇者(认为财政和货币是万能的人)会说,要精准的使用货币和财政工具就可以达到目的(如同靶向药的道理),比如货币和财政政策只要精准的作用在刺激激发民间消费和投资的活力的点上,就能够进入到良性的循环;

但这就是鸡和蛋的问题,如果私人部门愿意花钱,就不需要财政刺激了,之所以推出财政扩张计划,就是因为民间的投资和消费意愿不足,其实还是前面说的根本的问题就是问一句:“究竟是什么抑制了投资和消费的意愿”,这才是病根!答案其实就是-债务/收入的失衡。

繁荣中企业部门私人部门超前的放大了投资和消费,形成了巨大的债务和杠杆,这才是抑制了投资和消费的根因,债务造成了贫富矛盾,债务和资产共同作用造成了对于生产力,人口等重要生产要素的压制,而生产率无法提升,经济和收入增长缓慢,进一步的拉大贫富矛盾造成社会不稳定,这又进一步的抑制了投资和消费;


所以债务,资产和生产率之间的失衡到达了极致的时候,曾经能够换取时间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则就陷入到了无效的困境;这些系统性问题的不出清,使得贫富矛盾巨大,社会问题严重,一旦政府债务失控转向了严重的滞涨,这些所谓的经济问题就会转为更严重的社会问题;

曾经日本可以说把财政和货币的极致都用尽,俨然一副凯恩斯的试验田,从货币政策的极限失效陷入流动性陷阱,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难以刺激经济,日本政府选择凯恩斯主义财政刺激,增加公共支出、扩大基建投资的措施,公共投资占总投资的比重从90年代初的21%快速增长到90年代中后期的30%。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财政赤字对GDP的比率每年都超过了5%,甚至是有七八年超过了10%,由于老龄化加剧和扩大公共投资都进一步增加财政支出,而直接税为主的税制下财政收入增长乏力,日本的国债从1990年占GDP的60%增加到现在的160%以上,政府已无力再举债带来债务问题。

日本经验来看上世纪80年代以前,日本工业化和高速增长时期,公共投资保持15%以上的名义增速,经济也呈现较快增长。这一时期政府扩大公共投资的确在短期拉动了经济,但这并不是一个可以持续依赖的万能灵药。随着时间的推移基建为主的公共投资拉动经济的效果也在减弱,而它的负面效应也会迅速放大;

大规模长期的偏重公共投资,基建领域会出现产能过剩,扩大基建对企业投资产生的正向带动也有所减弱,投资回报率下降,过度的公共投资增加了对劳动力和资金的需求,又甚至间接推升民间投资成本,反而产生挤出效应。在这换取的时间里债务的繁荣和破裂会使得居民和企业对于前景预期低迷,到了90年代之后,日本继续增加公共投资刺激经济,GDP增速可以在短期减缓下行趋势,但却难见到根本性的起色。

日本开启了日本化的那一刻,一代的日本人都是在长期的偿还旧账的压力下生活,无论政府如何刺激,国内投资和需求的活力都难以起来;

原本繁荣-衰退-萧条-复苏是对经济畸形繁荣的正常修正,但是基于凯恩斯主义为了缓解带来的衰退萧条带来的疼痛给各国政府开出来的都是各种抗生素和激素,而这其实也符合现代政府决策者(社会顶层)的需要但过去100年的几次全球大的严重的社会冲突问题,也均是滥用抗生素最后导致耐药性增长过快,结果抗生素(就是凯恩斯式货币财政刺激)均失效只有个别国家从中学到了从痛苦得经验和代价中吸取了经验和教训,知道长期繁荣得根本是什么,这其中必须学习得就是二战后得德国!

不过度的使用财政政策放开财政赤字率,各国政客们能否痛定思痛忍住经济下行的压力,社会能否承担经济失速的风险,如果放开使用财政政策的同时,能否做到不破坏财政支出的纪律性,也就是如何平衡政府财政的可持续性和预防未来一旦持续突破上限而引发财政失控的问题。

更多的国家政客们没有过德国之痛,仍然只是一种得过且过的政客思维,政客们是不会放任经济压力而去刻板地维持当前的财政底线,不撞南墙人是不会回头,说到底最终在人性的驱动下,一定会从货币政策失效到想去尝试突破财政的底线
抗生素用起来毕竟是最简单的,政治决定了政客不得不把能用的抗生素(货币政策,财政刺激)都用上试图能够不进ICU就能康复;但真的能够解决问题么?或许并不岐然;


大周期繁荣的末端,真正的解决方案并不在货币政策或财政政策中,其核心是债务杠杆收入和生产力,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利弊两面性的矛盾就是再创造边际效应的同时又拉大了分配的失衡,最终导致的是如果不能够再换取的时间里获得生产力的提高(总收入)的提升,那么都将注定的失败的;

最后的手段要么注销债务(战争,人口周期)要么提高生产率(技术革命);

创新是对的,保罗沃尔克大幅度加息刺破了繁荣的泡沫,挽救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之后崩溃的美国信用,给里根改革腾出空间,直到克林顿时代美国用了20年完成了信息技术革命延续的25年的繁荣基础;

战争也是对的,结束美国大萧条的不是罗斯福,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各国超高的军事开支形成的总需求(美国战争初期没有卷入战争中,而是享受了战争带来的总需求的红利),战争是最好的经济的恢复的手段,此处是不是可以去理解一下灭霸同志的苦心;

2008年金融危机后很多国家的经济缺乏新的增长点,结构调整步伐缓慢,为了应对金融危机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大多数国家采取货币宽松政策来弥补结构调整的不足,而欧美更多的受制于债务压力,财政政策一直无法匹配使用,但中国在金融危机之后,有着巨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空间,也拥有着巨大的债务扩张的空间,可以说这几样东西成为了金融危机后十年里拉住世界经济不陷入深渊的主力军;

但是我们为全球争取换取了十年的时间,这十年时间里全球政治家们一直试图努力能够合作协同分工走出全球失衡的关系,当然全球更努力的是试图在生产率上能有质变的爆发,正如很多做股票的兄弟一样,需要不停的在给予自己希望中去期待希望,从5G到AI到新能源,到自动驾驶等等等等,只是希望还是希望,但是时间的推移已经把货币政策的边际效应推到了它的极致,负面效应(资本套利横行,债务进一步的扩张,贫富矛盾继续变大,富者恒富穷着恒穷)越来越大,中国曾经十年前拥有的政策空间也被消耗所剩无几,很多负面效应已经不断地爆发和体现;

虽然看全球债券市场收益率已经跌穿了地板,这一方面反映着全球各国央行难以用货币政策来产生效用,只能寄希望财政政策,但是看看各国的财政情况,能够动用财政政策空间的经济体却寥寥无几;

而各国的政客们真的觉得还没到穷途末路么?看看G2的冲突,看看日韩的冲突,看看地缘冲突擦枪走火,民粹迭起,自由主义全球化的重创,右翼政治能量的全球爆发,甚至是MMT的声音;

只有当所有的手段都用尽的时候才会真正的承认,并且选择另一种极端的方式来解决这样的修正,这就是历史;

来源: 付鹏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yiwanjia01入群,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