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唠嗑(七十四)悟道(15)·《天道》非“天道”

作者:钱棒棒金融     浏览:179     发表时间:2019-07-16 21:00:56

友:老师,您平时看连续剧吗?


我:看啊,怎么了?


友:我刚看了《人民的名义》,里面祁同伟的一句话:“胜天半子”,我感觉很震撼,霸气!您认为呢?


我:“胜天半子”是神话故事里的一句话,这是人定胜天思想,本身就是疯话。渺小的人类怎么胜天呢?你是能让太阳不出来还是能让地球不地震啊?你感觉霸气,说明你心里有一股狂妄之气,你缺乏敬畏之心啊!


友:这么严重啊?


我:是的。祁同伟正是因为没有敬畏之心才私欲膨胀、肆无忌惮而走向灭亡的。他忘了“头上三尺有神明”,忘了“福兮祸所依”,也忘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古训。一个人没有了敬畏之心就会任由私欲泛滥,为所欲为,其结果就是曾国藩说的“人不概之天概之”,“概”就是铲除之。要善护念啊!

友:去私欲,善护念,谢谢老师的提醒。有个叫《天道》的电视连续剧老师看过吗?


我:哈哈,必须看过啦!这些年不断有微友建议我看《天道》,他们要问问题,我不看怎么回答啊。你是不是像他们一样,把我和丁元英联系在一起了?


友:对呀,我感觉就是。


我:果然如此,其实你们只看到了现象,没看到本质,我和他完全是两码事。


友:我还没看出来呢。《天道》改编自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女作家豆豆(李雪)既是小说作者也是电视剧的编剧,所以我没有看小说。


我:我也没看,一个人搞的东西,其思想观点当然是一致的,无非小说里废话多一点罢了。


友:嗯,我感觉豆豆这个作家的思想很有深度,为人低调不张扬,人们对她知之甚少,网上对她的介绍也非常简单,可见她的修养和境界都很高。


我:不过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女人看爱情,男人看商战而已。


友:您的话中有话啊,热闹看的是什么呢?


我:看的是丁元英的商场谋略、谈禅论道、玩音响、以及他的情感纠结等故事情节。


友:门道看的是什么呢?


我:这一切现象背后的本质。


友:我怎么感觉您对《天道》的评价不高啊?


我:看从哪个角度,如果从收视率和大众的评价来看,它是一部成功的电视剧;如果从思想性来看,它的确比别的电视剧有思想;只是有思想并不等于思想是正确的。


友:您的意思是作者的思想是错误的?不会吧,人们对《天道》的评价是“近年来最有思想深度的电视剧”,这说明《天道》里的思想观点引起了人们的共鸣和认可,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指的是群众在“某种思想”指导下的辨别能力,而不是说“某种思想”是正确的。比如文革中,全国人民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们看“阶级敌人”一看一个准,连家里的“阶级敌人”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但问题是,那是“阶级敌人”吗?群众都是被洗了脑的,他们衡量“阶级敌人”的标准都是别人灌输的,怎么可能真正具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呢?你应该看过我写的《洗脑》一文吧?


友:当然看过,写的太棒了,看得我一身冷汗。


我:嗯,一个文学艺术作品被大众追捧只能说明它的娱乐性好,符合当下大众的心理需求,如果谈到思想性可能就恰恰相反了,因为大众的三观都是被洗脑后形成的,已经失去了独立思考能力。柏拉图、列宁、毛泽东都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古斯塔夫·勒庞说的:“群体的叠加只能增加愚蠢,群体埋葬了所有的质疑精神与独立意识。”从古到今,大众群体从来都是随波逐流的盲流,历史上的战争和动乱已经充分证明这一点。所以,受大众追捧的思想观点一定是远离真理的,《天道》里的思想也不例外。


友:难道人们对《天道》的追捧都是盲目的?


我:当然是了,大众的行为特征就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蜂拥而上。你看《天道》一面世,立刻好评如潮,至今没看到负面的评论。你说这种众口一词的一边倒评价是不是一种跟风和盲目呢?你看人们谈到电视剧主角丁元英都会露出崇拜、钦佩和羡慕的神情,对他那些玄而又玄的台词倒背如流,这正常吗?


友:应该还是正常的吧。丁元英这个人物是女作家豆豆按照心目中的理想男人塑造的,他是无所不能的英雄和救世主,他是以上帝视角俯瞰众生的隐士高人,其前妻受不了他那种“每个毛孔都渗透着对世俗居高临下的包容”,而只有芮小丹这个“天国的女儿”才能懂他。在丁元英和芮小丹这两个人物身上寄托了作家豆豆的全部观点、追求、期望和欲望。


我:在你的心目中,丁元英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友:1、他纵横捭阖商界,谋略过人,先知先觉,获取财富如探囊取物;2、他博学多才,境界高深莫测,可以与高僧谈经论道,也可以一个人呆在出租屋里吃方便面;3、有人格魅力,让美丽、高贵而纯洁的“天国的女儿”芮小丹爱得死去活来。这样完美的人被大众追捧也在情理之中吧?


我:哈哈,完美无缺的人?人们的私欲导致自己一叶障目,“雪亮”的眼睛只看到事物的表面,所以看不到丁元英行为和语言暴露出来的狂妄、无知、傲慢、冷漠和浅薄。


友:不会吧?丁元英在您的眼里竟然如此不堪。说实话,我只看到了他很傲慢,其他的没看出来。我本来对丁元英就充满了好奇心,你的评价更让我产生一探究竟的冲动。看来我必须要向您请教一二了。


我:丁元英的思想体现的就是作家本人的思想,作者豆豆这种不懂装懂,故弄玄虚的写作态度让人感到不舒服,很多观点不仅违背现实而且违背真理,谬误太多,聊起来一言难尽,还是节省点时间吧。


友:我知道,作者写《遥远的救世主》时只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拍成电视剧时也只有三十五岁,她虽然是个才女,但思想观点难免不太成熟,您老是不是认为她的思想太肤浅而不屑评价?


我:哈哈,激将法。我的聊天对象从八十多岁的老学者到十几岁的高中生,聊的内容五花八门,哪来不屑这种傲慢呢?再说,一种思想观点是否肤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正确与否。比如,“人生如梦”这句话是正确的,但它肤浅不肤浅呢?普通人不知真相,由他们嘴里说出来就是口头禅,让人感觉肤浅。得道之人领悟真相,由他们嘴里说出来就是布道,让人感觉深刻。所以,肤浅是相对的。


友:既然《天道》有那么多的谬误,您如果不说,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是要被它洗脑吗?


我:看来你对丁元英真的着迷了,那就聊聊吧,省得他误人子弟。不过,聊下来你心目中丁元英的形象会变得很丑陋了的。


友:这没事,我正是奔着真相来的。我有三个问题:一是关于丁元英说的文化属性问题;二是丁元英在剧中说的那些玄而又玄,却又令人如痴如醉的台词到底有没有道理?还有就是丁元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请老师不吝赐教。


我:赐教不敢当,这三个问题可谓切中要害,它们也是其他微友们最关心的问题,聊聊也好。


友:谢谢您。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丁元英说的文化属性,我查了词典,里面竟然没有,它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我:这个词大概是作者发明的吧。文化和文化属性是精神层面的概念,什么是文化呢?通俗点说就是人类有史以来创造的精神财富,如宗教、哲学、文学、艺术、科学等等,人们常说的华夏文化,基督教文化,穆斯林文化和印度教文化等等是对文化的一种归类。物质世界千姿百态的现象只是文化的外观或外用,而人们心中的价值取向才是文化的内核。文化的重要性在于它对人类社会具有深远的影响,而政治经济的影响是短暂的。


文化属性的意思应该指的是某种文化的性质,文化属性反映了一个国家民族的普遍认可和存在的道德标准、思维模式、行为方式、为人处世的态度等等。文化属性对于一个国家民族而言就是它的价值取向和行为特征。比如,美国政府的价值取向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它目前的文化属性就是强势的霸权文化。


对于个人而言,文化属性就是一个人三观的特征和性质,它取决于受什么文化熏陶和自己的领悟和思索,它决定着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比如,美国人的核心价值观是个人主义(与中国人说的个人主义不同,中国人定义的个人主义完全是私欲,如损人利己,损公肥私等等。)其内涵是“机会平等”“尊重他人”,即胡佛说的“个人主义在美国受到机会均等这一伟大原则的制约”。与个人主义相适应的追求就是自由、民主、法制。个人主义这个文化属性决定了美国人崇尚个人奋斗。


友:那么中国人的文化属性是什么呢?丁元英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弱势文化,他说:“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皇恩浩大的文化”,他认为,中国穷就穷在这个期望救主、期望救恩的文化上,死结就在一个“靠”字上,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靠上帝、靠菩萨、靠皇恩……就是别靠自己,所以在精神上跪着。您怎么看这个结论?


我:丁元英这个观点暴露了他的无知,说明他根本不懂什么是中国传统文化。


中国传统文化是以儒释道为内核的文化,儒释道是内求以提升心灵境界的文化,是启发智慧从而获得快乐的文化,与什么“皇恩浩大”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可见丁元英被贪婪的后儒洗了脑还茫然不知,真是既可怜又可悲!


丁元英说中国传统文化是“靠”的弱势文化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传统文化的经典里有“靠别人”的思想吗?没有!恰恰相反,传统文化最强调的就是“靠自己”。


《周书·武帝纪下》:"劳谦接下,自强不息。";传统文化的源头《易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孔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靠自己的是君子,靠别人的是小人;孟子曰:“反求诸己”;荀子曰:“修身自强则名配尧禹”;朱熹说:“去人欲,明天理”;王阳明说:“去私欲,致良知”,一切都是内求自己。


道家“心斋”和佛家的“明心见性”等等也都是求己。还有人们耳熟能详的“三省吾身”“不怨天,不尤人”“慎独”“扪心自问”“自力更生”“求人不如求己”“修行在个人”“男儿当自强”“天助自助之人,人自助,天恒助之。”等等不都是求己吗?这些就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多么明确的定义啊,哪里有什么“靠别人”的观念?


千百年来,传统文化中的“求己”观念一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华民族的一代代人,所以中国人始终追求的是具有独立精神的君子品德和大丈夫气概。《孟子·滕文公下》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而丁元英说中国人“精神上跪着”,他为什么如此亵渎中国传统文化和祖先的智慧呢?因为他本人的精神是跪着的,正如他自己说的“我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总有一种自卑感,老是格格不入。”可见,他的自卑来自于对传统文化的无知。


这里的道理很简单,如果说中华文明是弱势文化,为什么世界四大文明中的三个文明都消失了,独独中华文明留了下来?中华民族历几千年的磨难而不倒不正是秉持了传统文化的精髓吗?中国现在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难道是依赖弱势文化的“等靠要”得来的?传统文化经典正在进入从小学到大学的教科书,难道是为了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变成“等靠要”的懒汉?荒唐不荒唐啊!


友:老师学问博大而纯洁,直达根本,说起话来好犀利啊。

我:作者这是对传统文化的歪曲和全盘否定,《天道》传播这么广,这种戕害中国人的歪理邪说危害很大,既然聊就不能客气了。


友:理解。那么您怎么看待丁元英说的:“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呢?


我:这句话就更加离谱了,我们来捋一捋。


一、丁元英对强势文化的定义犯了逻辑上的错误。


大小、高低、左右等等都是相互对立的概念,同出而异名,一方存在以另一方的存在为前提,它们之间都有一个“中”的存在,大中小、高中低、左中右等等,如果没有中,那么两头就合一了,也就没有两头了。同样,强弱也是两个对立的概念,是事物的两端,强弱之间也有个“中”,如果没有“中”,那么就没有什么强弱了。


丁元英把强势文化这个极端定义为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也就是正确的文化,那么与此相对的弱势文化就是错的,一对一错,非此即彼,没有中间了,没有中间哪来的两头?这样逻辑上就不通了,正确的划分是强势文化、中庸文化、弱势文化三种文化,显然,对的只有一个,孰是孰非呢?


按照中国传统文化的观点,凡是两端的东西不是“过”就是“不及”,都是违背中庸之道,也是违背客观规律的。亚里士多德是逻辑大师,他也明确指出“中庸之道”是一种美德,应该舍弃其两端而取其中。”所以,强势文化或弱势文化这两个极端都是违背中庸之道和违背事物规律的。可见丁元英犯了一个低级的逻辑错误,根源是他不懂传统文化的中庸之道,所以不懂强势文化是“过犹不及”。


二、强势文化的本质就是弱肉强食的狼性文化


“强势文化”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必须把它具体化才能看清楚。我们不妨来看看《天道》作者心目中代表强势文化的是哪类人,第一个是丁元英,职业是私募基金操盘手,另一个是韩楚风,职业是民营企业高管。两个人都是会赚钱的所谓商界精英。而弱势文化的代表就是叶晓明、刘冰、欧阳雪等小市民和王庙村的村民。前者是作者心目中“遥远的救世主”,后者是“等靠要”的懒人。


可见,作者的所谓“强势文化”就是能够获取财富和地位的文化,这个文化的本质是什么呢?我们来看《天道》里的一句台词:“看来,弱肉强食的法则放到哪儿都合适。两败俱伤,你比他多一口气,你就是赢家。”这个“赢家”就是强者,可见“强势文化”的核心就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强者生存,弱者活该倒霉。从中我们还可以发现,丁元英所谓“遵循事物规律”中的“事物规律”就是弱肉强食的规律,追求的是比别人多一口气,这就是典型的狼性文化而不是人的文化。

三、“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违背了客观事实


曾几何时,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何等辉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灰飞烟灭。


曾几何时,一统天下的秦帝国用强势的法家文化治国,结果十五年就灭亡了。


曾几何时,西班牙、葡萄牙、大英帝国何等威风,现在已经是昨日黄花。


曾几何时,五破反法联盟的拿破仑何等强势,所向披靡,最后还是惨死孤岛。


曾几何时,希特勒、小日本何等强势,其“战争权”无以复加,想灭谁就打谁,结果怎么样?不还是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警醒世人吗?


曾几何时,作为世界两个最强势的国家之一,拥有毁灭地球核弹的前苏联在无声无息中解体了。


······


上述这些奉行强势文化的国家、民族和个人都失败了,可见都没有遵循事物规律,怎么能说“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呢?


《天道》的作者不知道,强势和弱势只是特定时空里的一个概念,二者之间是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相互拥有、相互转化的关系。离开特定时空是无法界定强势和弱势的。作者把丁元英放在小市民和村民的圈子,得出了他是强势文化的结论,并且认为他遵循了事物规律。反过来,如果我们把丁元英放在高官巨富的圈子里,他代表的就是弱势文化,按照作者的逻辑,他就不是遵循事物规律的人,而是“等靠要”的懒人,这说得通吗?因此,一切都是相对的,强弱是相互转化的,没有绝对的强势和弱势,而作者离开特定的时空条件对强势文化进行定义,其结果必然是漏洞百出。


如果我们把“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这句话放在特定的时空里,其道理也是不通的。比如,解放前,国民政府采取的就是强势文化,如果按照作者的逻辑,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了事物规律,那它为什么又倒台了呢?而弱势文化的穷人队伍变成了强势文化,是不是弱势文化遵循了客观规律了呢?


即使我们把“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这句话倒过来理解为“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就是强势文化”也说不通。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只有老老实实种地才能生存下去,这就是遵循事物规律,那么他是强势文化吗?他要遵循什么样的事物规律才能成为像丁元英一样的强势人物呢?丁元英遵循了事物规律就能让自己变成比尔盖茨吗?当年处于弱势地位的红军面临围追堵截之时也只能无奈地长征,难道红军长征不是遵循事物规律?可见,不管是强势还是弱势都要遵循客观规律,并不是只有强势文化的一方在遵循客观规律。

四、只有中庸文化才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


二战时的德国和日本采取的应该是典型的强势文化,而贫穷的波兰和中国就是弱势文化的代表,那么谁在中间呢?就是开始保持中立的美国。二战的事实证明,强势文化的德日失败了,审时度势的美国取得了最后的胜利,美国从当初的中立到后来“珍珠港事件”的出师有名完全符合中庸之道,可见,只有中庸文化才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


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是事物的两端,强势文化刚强易折,弱势文化被动受气,都不好。牛羊被吃,虎狼吃人,只有大象既不畏惧虎狼,也不欺负牛羊,所以,成为大象才是中庸之道。中国历史上的大唐就是大象,它不欺负弱小,不惧虎狼,威名远播,万国来朝。这才是真正的强大!(可参考《正本清源话中庸三和《唠嗑四》》)


欧洲和日本学者认为只有佛教和中国的儒家才能拯救世界。因为儒家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愿意被杀就不要杀人,你希望幸福就给予别人幸福。佛家慈悲为怀,具爱心,具同情心,不忍伤害别人。还有道家“无为不争”“柔弱胜刚强”、墨子的“兼爱非攻”,这些传统文化才是真正“人的文化”,而丁元英还沉迷于原始弱肉强食的“狼文化”,何等愚昧!


综上所述,丁元英定义的强势文化是不符合逻辑的,也是违背事实规律的。从这一点看,豆豆这个女作家的思想观念陈腐而狭隘,像个好斗的公鸡,显得很不成熟。也许是太年轻的缘故吧,她的很多观点似乎来自于道听途说,并不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


友:谢谢您的详细解说,丁元英还说:“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看来这句话的问题也很大了?

我:当然有大问题。前面谈到强势弱势是一体两面的东西,强弱只是一种客观现象,既然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就不是什么造就,而是一种自然现象。还有,规律怎么能等同于天道呢?规律是物质世界的现象,现象背后的本质才是天道、天理或天命,它们是体用关系,怎么能相并论呢?


那么,天道是什么呢?《易经》曰:“谦亨,天道下济而光明。”意思是:“谦虚则亨通。天道的法则是向下周济万物,光明普照天下。”程颢说:“天者理也”,天道就是天理。《礼记.乐记》:“好恶无节于内,知诱于处,不能反躬,天理灭矣。”意思是:“好恶形于色,被外物诱惑,不能反省自己,天理就不存在了。”可见天道或天理就是自然的法则和人的良知,天理的对立面是人欲,如果人的私欲膨胀,就会违背天道天理,丧失良知。


程颐说:“莫之为而为,莫之至而至,便是天理。”“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可见天理是永恒的,它体现在万事万物上就是规律。天理只在人心,如果在万事万物上寻找什么规律无异于盲人摸象。比如,丁元英不内求致良知而任由私欲泛滥,所以认为强势文化遵循了事物规律,而“刚强易折”才是天道,所以强势文化是违背天道的,也是违背规律的。由此可见丁元英只看到现象而远离了现象背后的天道天理。


我:嗯。丁元英说:“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这个观点如何?


我:本末倒置了。一个国家或个人的盛衰荣辱有其内在的决定性因素,怎么可能取决于某种文化呢?中国几千年来奉行儒释道的文化,主流是儒家文化,既出现了大唐的辉煌,也出现了元、清两个被外族统治的朝代,同样的文化怎么带来了两种截然相反的命运呢?所以,儒释道的圣人都认为,国家分分合合,个人起起伏伏皆取决于天命的安排,不是什么文化的产物。丁元英还在“人定胜天”的妄念之中,这种文化决定论不仅背离本质而缺乏高度。


友:您经常谈论传统文化的天命观,人们会不会认为太消极呢?


我:这是一种错误的认知,它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来自于私欲。人们认为,如果相信天命会阻碍自己实现大富大贵长寿的愿望;二是来自于无知。人们并不懂得真正的传统文化的天命观,天命观的内涵是“尽人事乐天命”,“乐天命”的前提是“尽人事”,尽人事就是事来应事,把该想的想到,把该做的事情要做到,绝不能因为自身的胆怯和躲懒而逃避。只要人尽力了就应该无怨无悔,坦然接受命运安排的结果。


孔子为什么让人们“畏天命”呢?因为人在天命面前是无能为力的。一个农民可以播种、施肥、杀虫,但不能阻止干旱或涝灾,也不能阻止庄稼被冰雹打坏而颗粒无收。所以,天下之事毕竟“老天爷”说了算,这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道理,人应该积极主动地想办法,尽力而“谋”,但事情成不成人说了不算,还是要听老天爷的安排,所以要“不怨天不尤人”,不纠结不烦恼,快乐无忧地生活,这才是传统文化追求的境界。圣人的天命观是最积极和智慧的人生观,哪里有什么消极?


作者只是看到了现象却没看见本质,每个人的出生的环境、家庭、智商、情商、灵商、身体、性格、容貌都不一样,这一切都是人力不可抗拒的天命。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起伏不定,再强势的王朝和人物都有高峰和低谷,历史上最强势的莫过于法家人物,如商鞅、韩非、李斯等人,按照作者的逻辑,他们都是遵循客观规律的强势文化,怎么又死于非命呢?贪官污吏都是强势文化的代表,他们进了监狱也是遵循客观规律的人?一个人不管如何强势也有无奈的时候,不要说普通人,就是能呼风唤雨的“龙”在环境不允许的情况下也不得不“潜龙勿用”,这本身就是遵循客观规律。


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你可不要有“胜天半子”的想法啊,老祖宗的教诲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痴心妄想改命的人都是想成为大富大贵的贪婪之徒,都是小人啊!

友:老师提醒的是,我会努力去私欲的。关于传统文化,丁元英还谈到:“当代社会已经发展到文化经济与传统文化发生冲突,坚持传统则僵死,顺应当代情况把核心教义重新诠释,则能教育后人发扬光大。但这些非几次新文化运动就能让世人醒悟。”还有“当今社会已经发展到了市场经济的民主与法制,诸家学说也面临一个如实观照而俱进的课题,是传统?还是传承?统则僵死,承则光大。”


我:唉,丁元英这个糊涂人在希望传统文化与时俱进哪,这再次证明他根本不懂什么是传统文化。什么是僵死的文化?僵死的文化就是已经过时的文化;就是偏执于一端的文化;就是不会变通的文化。而中国传统文化恰恰是权衡利弊得失、遵循事物规律、圆融无碍、最善于变通的文化,这个文化就是中庸之道。


儒释道等传统文化是针对人心的,是启发智慧、提升境界、获得快乐的学问,不管哪个朝代,也不管科学技术发展到什么程度,变化的只是有形的物质,无形的精神是不变的。千古人心一样,喜怒哀乐一样,烦恼痛苦一样。人生的终极追求无非是“快乐”二字,传统文化的存在价值就在于此。任何时代的任何人只要按照传统文化的指引就可以获得智慧和快乐。传统文化之所以几千年不倒,就是因为它适应任何时代,而不属于某一个时代,如果传统文化是适应某个时代的东西,那么过了这个时代就没有用了,今天的人们怎么可能还需要过时的东西呢?所以传统文化是不存在与时俱进问题的。


国家荣辱兴衰、经济忽上忽下、企业创立倒闭等等都是一时的东西,试图把传统文化与当今的经济理论、商业理论、企管理论对接,说什么与时俱进,那就是在搞骗人的成功学了。


妄谈传统文化要与时俱进很危险,中外历史上都有很多教训。儒、法、道、佛都曾经被皇帝“与时俱进”地歪曲利用过,焚书坑儒、独尊儒术、四次灭佛、黄老无为等等,为了统治的需要造成了太多的杀戮和民不聊生。西方人以教乱政,造成国家分裂,带来了几百年黑暗的中世纪,这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诠释经典为我所用,说起来是与时俱进,其实都是毫无道德的政治行为。(可参考《传统文化经典可以与时俱进吗?》一文》)


丁元英还说“非几次新文化运动就能让世人醒悟。”五四新文化运动要打倒“孔家店”,孔子倒了吗?恰恰相反,不仅没有倒,而且“孔子学院”正在全球遍地开花,所以,我看该醒悟的恰恰是丁元英本人。


友:惭愧啊,您前面提到的这几篇文章我都看过,我怎么没拿它们来判断丁元英的观点呢?可见没有以心印心读啊。谢谢您,我的第一个问题已经得到了您完美的解释,可叹丁元英的观点竟然是全部都错了,豆豆这个作家太让人失望了。


我:你看电视剧也不认真,你应该从“一招杀富济贫引出得救之道,骂的是你,疼的却是传统观念。”这句台词中看出丁元英的无知。传统观念来自于传统文化,他竟然把武侠小说里的话当成了传统文化,难道儒释道的圣人们都是杀富济贫的江湖侠客?这和于丹说“武侠小说里有丰富的中国文化”简直如出一辙,豆豆和于丹真是难姐难妹啊!


其实豆豆和你一样,都是读书不入心,你知道豆豆为什么看不懂传统文化吗?


友:是因为读书太少?


我:不是,因为她是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东西方传统文化都是唯心的,她以唯物的聪明大脑怎么可能领悟心灵的智慧呢?


友:唯物主义?不可能吧,他说的那些玄而又玄的话,什么神啊、佛啊、道啊等等不都是唯心主义吗?比如丁元英说:“窄门,不因上天堂与下地狱的因果关系,而具有极高的人生境界就是窄门。窄门是基督道德理想的最高价值,进了窄门,神会告诉你:我是不存在的,神就是你自己!”他谈的是基督教,基督教就是唯心主义啊?


我:他说的是基督教的教义吗?如果基督教说神不存在,岂不是自己在打自己的嘴巴吗?丁元英的说法是盗用佛教“佛在你心中”的说法。


丁元英有两句话就足以证明他是唯物主义世界观,一句话是:“神是什么?神是根据人的需要造出来的。”你看,《圣经》里说,神是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了人,他却搞颠倒了,可见他根本不懂基督教,也不相信“神”的存在。第二句是“法无定法,存在决定意识。”唯物主义认为唯一的存在就是物质,其核心思想和标准就是“物质决定意识”,可见丁元英是不折不扣的唯物主义思想。


当然,暴露他唯物主义思想的台词太多了,比如他说“《圣经》的教义如果不能经受逻辑学的检验,可能在实践上就会存在障碍。”上帝的存在本身就是非逻辑的,怎么可能用物质世界的逻辑解释宗教呢?宗教是服务于人类心灵的,而他却想把宗教变成获取名利的“秘籍”,所以他会说:“拯救灵魂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功德、名利、市场。”你看他把形而上的灵魂与形而下的名利扯在了一切,可见丁元英是多么的无知和贪婪啊!当然,这都是作者豆豆的思想。


友:明白了。记得您曾经说过,唯物主义不仅看不懂主观唯心主义的佛教和阳明心学,就是朱熹的客观唯心主义也看不懂,看来丁元英的确是太无知了,他不懂还装懂,所以只能故弄玄虚,说一些玄而又玄的话糊弄人,哈哈,丁元英简直就是一个大忽悠嘛!


我:是的,不懂装懂,然后绕来绕去忽悠别人,这就是他让人讨厌的地方。流传千古的传统文化经典都是唯心主义思想,有一本传统经典是唯物主义思想吗?没有。当然,唯物主义已经被当今科学推翻了,所以不值一提了。


友:这样看来,作家豆豆岂不是有点邪性了吗?


我:也不能这样说,豆豆作为一个年轻的作家,应该还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她的出发点是想把自己的作品写的有思想深度,可惜她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本来就是浮在事物的表面看问题,怎么可能深刻呢?结果就是,她堆砌了一大堆她自己一无所知的词汇,如佛、道、如来、神、性、灵魂、天堂地狱、涅槃、自在解脱等等,豆豆本来是想用传统文化来抬高丁元英,结果正是这些故弄玄虚的胡言乱语,把丁元英塑造成一个不懂装懂,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小丑。


友:我感觉作者邪性是因为剧中有个王明阳,杀人越货,被捕后伏法。有人认为作者暗指王阳明。


我:有这回事?王阳明心学是主观唯心主义的代表人物,是唯物主义不共戴天的死敌,她是唯物主义当然反对王阳明,但是,如果她塑造的王明阳就是暗指王阳明,那这个女人就太居心叵测了,简直就是邪恶之人了。


友:我看她就是有意的。看来我想问的第二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我还是好奇,丁元英在剧中说的那些令人们痴迷追捧的台词到底错在哪里呢?


我:我记不得多少,你提示一下。


友:好。那就说一些里面最著名的几句话吧。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这句话说得对不对?

我:不对。作者在搭配名词,想一句话概括三教,但神不等同于道,更不等同于如来。


基督教的“神”是造物主,地球上的人、动物、山河大地等等万物的创造者,圣经把神与人分别清楚,神是神,人是人,人悔改后能以纯洁的心灵敬拜神,为神所喜悦;


道家的“道”就是自然,所谓“道法自然”。虽然万物从道中来,但道却不是创造者,一切都是自然形成的,日月自明,星辰自序,禽兽自生,草木自长等等,皆是自生自灭;


佛教的“如来”就更不是造物主,也不是决定一切的“神”。“如来”是佛的十大称号之一。意思是“就像来了一样”,《金刚经》说:“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在佛看来,世间的一切都是因缘和合所生,并不是某个“神”所造。如来是佛,佛是觉悟的人,不是神,也不是无影无形的道。


友:您的文章里不是说过所有的经典思想和文化到了最高处都是说的一个东西吗?


我:是的。但“神”、“道”和“如来”都是文字啊,这本身就是文字相,怎么是最高处的那个东西呢?文字是可以解释的,最高处那个东西是不可言说的。


友:明白。

我:其实,在丁元英心里,“神”这个概念是模糊不清的,比如他说:“心是愿望,神是境界。那是文化、阅历和天赋的融汇。”愿望都是来自肉身,心是如如不动的本体怎么可能有什么愿望?前面说神即道,如来,这里神又变成了文化、阅历和天赋,形而上竟然和形而下扯在了一起,可见他的思维是多么的混乱,我真是怀疑,这些胡言乱语是不是作者不假思索从哪个糊涂的伪文化人那里抄过来的。


友:哈哈,丁元英说的话都是这个样子,怪不得您不愿意聊他呢。他有句话我知道说错了,他说:“觉悟天道,是名开天眼”,开天眼明明是神通啊,怎么是悟道呢?


我:是的,这是佛学的基础知识,所以我说他不懂佛法。


友:丁元英说:“佛乃觉性,非人,人人都有觉性不等于觉性就是人。”我认为这句话也有问题,佛是觉悟人,人是未来佛,佛不是人是什么?


我:是的,觉性就是佛性,佛性就是本体,本体就是真我,怎么就不是人了?难道肉体这个假我是人?修行是借假修真,而他是以假当真。

友:这种错误也太低级了。


我:是作者想当然了。佛经里有一段佛陀和别人的一段对话,意思是,佛问:眼睛是你吗?答:不是。手是你吗?答:不是。脚是你吗?答:不是。佛曰:那么你是谁呢?那个人当场顿悟。作者可能看过这段话,但没有领悟,所以把觉性和肉身混为一谈,把肉体这个临时居所当成人了,结果真假我不分了。


作者经常把禅宗的一些公案用在丁元英身上增加他头上的光环。比如,丁元英对五台山老和尚说:“今天来见大师只为了讨一个心安。”这句话就是套用二祖慧可对达摩祖师说的“我心未宁,乞师与安(弟子心不安,求师父为我安心)。”


你看他在五台山和老和尚对话,把诸多的佛教名词胡乱搭配,真是贻笑大方。举个例子,丁元英说:“以佛法的如是不可思议究竟生产力与文明的真理真相”,你看,短短的一句话就用了佛法、如是、生产力、文明、不可思议、究竟、真理真相等一堆名词,简直不知所云,我看丁元英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友:是啊,还有这段,丁元英说:“晚辈个人以为,佛教以次第而分,从精深处说是得道天成的道法,道法如来不可思议,即非文化。从浅义处说是导人向善的教义,善恶本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即是文化。从众生处说是以贪制贪、以幻制幻的善巧,虽不灭败坏下流,却无碍抚慰灵魂的慈悲。”您说这一堆故弄玄虚的话说的是什么呀,佛教的目的只有一个,怎么还分出深浅来了?佛教不是文化是什么?


读者观众就是被他这种绕来绕去不知所云的方法给忽悠了,您不揭穿这个真相,我还真的被他玄而又玄的台词给糊弄了,认为他是高人,还崇拜得不行,哈哈。想想真是窝心,丁元英的这些胡言乱语竟然引来了那么多的崇拜者。


我:这是作者无知与大众盲从的结合,作者利用了人们的猎奇、盲从和虚荣的心理。她知道,一般人遇到高大上之人说出来的话,即使自己不懂也会本能地相信和盲从,然后还顺着作者的意图分析赞美一番,以显示自己也是个明白人。有道是,作者的无知带来了模糊不清的言语,不知所云的言语又带来了观众的好奇心和虚荣心,客观上却把这个电视剧弄火了,真是一笔糊涂账。其实,那些成功学大师、国学大师、心学大师、佛教大师等等之所以能够骗到人们的钱财也是这个套路。


友:您真是一语道破天机,作者和读者观众都是无知和私欲在作怪。最可笑的是,作者为了抬高丁元英的境界,竟然让五台山的老和尚说丁元英已经摸到得道的门槛了,只差一步。把一个修行老和尚也变成了一个糊涂蛋。


回过头来想想,丁元英在描述日常事情时都是清清楚楚的,而谈到传统文化的儒释道就不会说人话了,这不就是证明他不懂吗,不懂怎么可能说清楚呢?我竟然忽略了这个怪现象,真是太让人感到悲哀了。对照一下老师您,您懂所以您能用通俗易懂的大白话写出那么多关于儒释道的文章,而且您对佛法、心学、意识、心识、神通、末那识和阿赖耶等等深奥玄妙而且不可言说的学问都能方便说法,让人一看就懂其中的意思。想想真是有愧于老师啊!


我:应该说有愧于你自己的智慧,与我有什么关系?


友:嗯,我就是愚昧无知!您真是把作者的无知和意图看的透透的。再聊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还是请教您第三个问题吧,除了他不懂装懂,您认为丁元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一个自私自利的俗人。


友:为什么呢?


我:崇尚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人必然是冷漠和自私自利的。你不认为丁元英对父母的冷漠与对情人的过度关爱都是一种自私自利的表现吗?


友:这个感觉到了,丁元英不同意对父亲过度治疗我能接受,但他对母亲的态度似乎太理智了,他说:“妈,如果您养儿就是为了防老,那就别说母爱有多么伟大了,您养来养去还是为了自已,那是交换,等不等价还两说着呢。碰到我这个不孝顺的,您就算赔了。”


我:作者可能为自己这种异乎寻常的言论而感到得意呢,其实这段话不仅是违背客观事实的自说自话,也是对母爱的玷污。

母亲爱孩子是为了养老吗?那些不能为父母养老的残疾儿是不是都被母亲丢掉了?既然母亲都有养儿防老的私欲,那怎么解释绝大部分母亲都可以为孩子牺牲一切呢?也许是作者写小说的时候还没做母亲,或者她没有得到母爱,所以不知道什么是母爱吧。


不管父母怎么想,都不能成为你不孝的理由,这是人的良知问题。孝敬赡养父母是身为人子的责任和义务,也是法律所规定的,如果这就是作者强势文化的体现,那她就是在挑战人类的道德底线,鸟兽尚且知道反哺,人却做不到,人岂不是禽兽不如了?


友:嗯,我虽然感觉丁元英的话有点问题,但没有注意他的话违背了客观事实,并且挑战了人类的道德底线,谢谢您的提醒。


我看《天道》时,主要对丁元英和他妹妹秋红的对话感到不能接受。秋红说:“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假设,假如我们已经砸锅卖铁,已经借不来钱了,但是还差一万块钱就能救活爸。那你说该怎么办?”丁元英回答:“那他就死。”秋红说:“哥,你还是一个人过吧,没有哪一个人能受得了你。”

丁元英的回答让人感觉很残酷,似乎人人都像他一样是冷血动物。反过来我又想,是不是境界高的人都是这样无情,就像丁元英说的无所挂碍,大自在了呢?是不是作者想把他描述成已经到了老子说的“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的大爱不爱境界呢?


我:糊涂!老子说的“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是一种万物一体的慈悲心。老子在母亲去世时大哭了一场,茶饭不思,后来以智统情了才心安。丁元英不懂传统文化,所以才会这样离经叛道。可怜作者不知道高人的境界是个什么样子,还试图把丁元英描述成无所挂碍,大自在的高人,结果却把丁元英塑造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自私之人。


友:您说他冷酷无情吧,而他对芮小丹的爱可是刻骨铭心的,芮小丹一死,他立马肝肠寸断,痛苦万分,最后极度痛苦地吐了一大口鲜血。


我:这正是问题所在,他一面是对父母冷酷无情,另一面对情人关怀备至,一个对待家人和情人是两副面孔的人,你说他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得道高人怎么会有分别心,怎么可能为情所困,还狂吐鲜血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丁元英就是一个极度自私、烦恼焦虑的大俗人。

友:嗯,您说的有道理,记得您说过,衡量一个人是否得道的标志就是快乐,得道之人的心是始终处于快乐逍遥之中的,而丁元英“这一刻似有千万根针刺入心脏,像岩浆一样爆发出来的绞痛,撕心裂肺,胸腔哽咽的让人想哭都哭不出来。”哈哈,这哪里是什么心无挂碍和大自在高人啊?


我:是的,自古得道之人都是活活泼泼快快乐乐的率性之人,哪像丁元英这样不苟言笑,心事重重,说话还阴阳怪气的呢?


友:哈哈,是的。我还有一个疑问,如果说丁元英是个大俗人,那么他为什么离开大城市而到一个小县城隐居起来吃方便面呢?这可不是俗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啊。


我:他不过是嫌“北京太闹了”,跑到小县城找个清净,哪里是什么隐居啊!如果是归隐,他为什么不在小县城买房子而是租房子呢?可见他只是临时休息一下而已。电视剧的结尾暴露了这个天机,丁元英在人们的前呼后拥中离开了出租屋,坐豪车回归红尘去了。


这个租房子吃方便面的情节是作者想抬高丁元英的境界而故意设计的,其意图是想表达“这个年代,执着于出人头地并不难,难的恰恰是不执着于出人头地。”似乎丁元英是个能进能退的隐士高人,但这种安排恰恰是降低了丁元英的境界,因为传统文化中的隐士都是一隐到底的,比如老子、鬼谷子、许由、严光、周濂溪、王通等隐士高人都是如此,所以,你不要把丁元英的临时休息当成归隐,他哪里隐的住啊!


中国是隐士文化,所谓“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既然是隐士,就说明这个人淡泊名利,无欲无求,是像孔子说的“遯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的高人。陶渊明是隐士,他是不会感觉什么地方“太闹了”,因为他“心远地自偏”。


吃方便面这个情节就更是作者故意的渲染了,她不知道,自古得道之人都是自然而不刻意的,他们有什么吃什么,可以饿肚子,也可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绝不会故意躲起来吃方便面的。有人说丁元英的二十万借出去了,不得不吃方便面,其实他这样的富翁随便打个电话给朋友钱就送来了,可见他是刻意吃方便面。作者忽略了一点,既然丁元英可以吃方便面度日,那么他跑到国外辛苦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友:哈哈,丁元英真是被您揭露得体无完肤了。不过,丁元英的确帮助王庙村村民致富了,这应该是他善的一面吧。

我:你真是个大概齐,电视剧里明确说了,丁元英帮助王庙村生产音响是他送给芮小丹的礼物,只是为了博美人一笑,这完全是一种自私的行为,怎么能说明他有什么善心呢?我说过,看一个人要看他的心,丁元英“他的每个毛孔里都渗透着对世俗文化居高临下的包容,包容到不屑跟你讲道理,包容到让你自己觉得低俗自卑。”这是狼对羊的蔑视,他认为自己是救世主,可以把弱势文化的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他可以让林雨峰自杀,也可以让刘冰跳楼,世俗的大众在他的眼里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态心理啊!可悲的是,大众们还那么追捧《天道》,像疯了一样膜拜丁元英,岂不知你们在丁元英眼里只是一些不懂事物规律,可以随意欺辱的傻瓜。可怜的大众啊,怎么能如此自轻自贱呢?这怎不令人一声叹息!

友:我也是自轻自贱的大众之一啊!您说的没错,大众就是愚蠢的盲流。唉,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真正的传统文化没人喜欢,而对被歪曲了的东西人们却趋之若鹜,这是为什么呢?


我:很正常,真正的传统文化都是让人去私欲的,当然没有人喜欢。丁元英名利色三收,他的歪理邪说当然符合人们的私欲了,所以人们对他趋之若鹜。


你要看到,自古都是无知之人的声音最大,当今最有话语权的人是什么人呢?就是以丁元英、韩楚风代表的强势文化阶层,也就是所谓的精英阶层,这个强势阶层是后儒思想的代表,是一个充满“铜臭气”的庸俗阶层,是一个浮躁虚荣、学术低下、愚昧的伪文化群体,里面充斥了大量的贪官污吏和无良富人,其道德水准和智慧已经落到弱势阶层的后面。正如王朔所说:“王林事件戳穿了中国精英,脱掉了他们最后一条内裤。他们智商很低,缺乏安全感,缺乏最基本的科学常识,他们对社会毫无责任感。渣滓俨然精英,这是时代的悲哀。”这也是作者所推崇的强势文化的悲哀!

天道就是天理,天理是排斥人欲的,《天道》名字是天道,其实谈的都是人欲,作者借丁元英之口说:“拯救灵魂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功德、名利、市场”,可见她自己的灵魂充满了私欲,怎么可能救赎别人的灵魂?所以应该把名字改成《人欲》才准确。


友:有道理。我最后还有一个好奇心,您怎么看待芮小丹之死。


我:这个情节非常失败。芮小丹作为一个女警察,她在荒郊野外遇到了四个持枪歹徒在修车,如果自己主动出击显然是没有任何胜算,无异于送死。既然歹徒车坏了,暂时跑不了,芮小丹理智的选择应该是打电话告知警局,布置围追堵截,然后自己从旁观察和跟踪。而芮小丹却选择了自己直接战斗,三番五次停车挑衅,结果双腿炸掉,重度毁容,最后香消玉殒。作者试图通过这个情节表达芮小丹是纯洁、坚定、勇于担当的“天国女儿”,但问题是,有这样的傻警察吗?丁元英说芮小丹没有贪嗔痴,这不就是“痴”吗?根子还是出在豆豆这个作者傻乎乎的英雄情结,结果过犹不及,画虎不成反类犬,把芮小丹塑造成了一个没有智慧的傻大胆。

友:哈哈,第一次听到您这样的解读,别人的解读不是“警察的天职”就是“当生则生,当死则死。”之类的,还是老师您慧眼独具,高啊!


我:什么高不高的,高乐高巧克力?孔子曰:“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这就是传统文化的智慧,而芮小丹是主动“立于危墙之下”,岂不是傻子!


总的来看,《天道》作者的心里是冲突和迷茫的,她似乎在努力寻觅真理,但她不知道,一个错误的世界观怎么可能找到真理呢?她不认同传统文化的原因是她根本弄不懂传统文化。


算了,不聊了。要求一个年轻的女作家拥有深刻而正确的思想显然是不现实的,她能写出这样娱悦大众的作品也不容易,我之所以这么苛刻地批评是为了提醒你不要被她的错误观念洗脑了。你把它当成一个好玩的连续剧看看就行了,不要当真,因为此《天道》非真“天道”也!



提示:点击下面文章的题目即可打开阅读。


一、写公众号文章的因缘:《缘起》


二、命运问题:《快乐生活的前提——认识命运(1-12)》《知命认命算命》(上)(中)(下)《真认的命才能得道》《风水能改命吗?》《打卦》


三、诗文:《月下人皆醉,何忍独为醒》《怪哉,墨也!》《琴棋书画诗酒茶》《天妒英才》《诗人的哲思》《写字者写志也》《浅吟低唱》《曲高和寡》《诗魂》


四、儒道:《曾国藩究竟厉害在哪儿?》《孔子歧视妇女吗?》《正本清源话中庸(1-14)》《谁知我心——王阳明(1-67)》《唠嗑八》《唠嗑九》《国学与汉学》《真人无梦》《阳明心学辨析》《经典可以与时俱进吗?》《心学答疑》《无事时用功》《亲信干政与养士文化》《方便说法》


五、人生的境界:《庄子与陶渊明:一样的悠闲自由,不一样的心灵境界》《天下第一的功夫——摆脱烦恼》《杨绛是怎样炼成的?》《为什么说毛泽东是伟人中的伟人?》(上)(中)(下)《当代为何出不了大师?》《生命终点的回眸·上篇》《生命终点的回眸·下篇》《人生境界的层次》《悟道1-13》


六:读书:《漫谈读书(1-31)《读什么书?》《以心印心读经典》


七、佛学:《释迦摩尼吃肉吗?》《爱和慈悲的理由》《被深深误解的大智慧——佛教》《释永信事件告诉我们什么?》《佛教乱国吗?》《佛学基础问答》《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跳出三界外》《四谛八识》《佛说外星人》《不可思议》


八、中医:《到医院体检有用吗?》《养生的真谛》《病为什么由心而生?》(上)(下)《中医厉害在哪儿?》


九、哲学:《心与脑》(上)(中)(下)《我是谁?》《灵魂就是暗物质吗?》《白话哲学(1-17)》《唠嗑六》《克里希那穆提》《无用而大用的哲学》《柏拉图与王阳明》《进化论的危害》《人为什么要有信仰?》《灵与肉》《长生还是毁灭》《意识是什么?》《心识》


十、现实思考:《味精·香烟·脑残》《洗脑》《江青一生给我们的启示》《唠嗑一(爱子与孝顺)》《祸福相依》《精英与大众》《唠嗑五》《你幸福吗?》《什么是生活质量?》《孩子错了吗?》《聪明与智慧》《你想创业吗?》《让心灵走出喧嚣》《居安思危》《爱国是每个公民的良知》《关于爱国思想的追问》《外星人来了》《月亮究竟是什么?》《单身的优雅》


以上到《唠嗑(七十四)悟道·15》为止。

来源:天瓶云水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yiwanjia01入群,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