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钱棒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图片展示

钱棒棒阅读时间~读史杂感:轻徭薄赋与慎用民力

作者:钱棒棒金融     浏览:65     发表时间:2019-06-17 21:11:57

1、上次有一位失业的朋友破费,以后千万不要了。


再苦再难都能过去,比你处境跟更恶劣的人都在坚持,你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2、他问我要不要回老家。


我的看法是,如果在一线城市有蜗居,不要轻易回老家。


所有的资源都向一线城市汇聚,在一线城市完成分配,或消费、或投资、或窖藏。


就业机会来自消费或投资,一线大城市及其周边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


相比之下,内陆地区在市场交易中要向一线城市贡献利润,接受转嫁的风险。经济状况,就业情况自然差得多。


一线城市之所以能成为一线城市,就是因为地理(长江大河入海口)、政治(首都、政治中心)、历史等原因,使其处于优势的分配地位。


在世界范围看,发达国家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类似一线城市与内陆城市的关系。不过,由于存在国境和签证,限制第三世界国家居民随便移民,所以发达国家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居民的生活差异要更大一些。


3、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美帝国主义,用医疗作为刮骨刀创造GDP,对老百姓敲骨吸髓!


房产收割机、医疗刮骨刀、教育无底洞、司法金天平,四大神器已经收集齐了。


不知道是否还会出现新的神器。


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4、我讲过N遍了。通货膨胀期间,资本炒作好垄断离不开的生产生活必需品。什么叫好垄断?简单地说,你有什么,什么不涨价,你没有什么,什么暴涨。资本不剥削你,反而给你抬轿子?哪有那样的好事?


放心,小农手里持有大量土地的时候,土地价格很难涨起来。小农陷入困境,大批抛售土地,大地主趁机廉价收购。


佃农、雇农的处境往往更糟,他们往往也陷入困境,而且连可以抛售应急的财产都没有。


另一方面,虽然土地价格下跌,佃租往往上涨。原因很简单,土地更集中了。


5、资本炒作的,都是普通人很难布局的东西。普通人存多少药物?肉类?没有内幕消息做期货,就是判断对了方向,也很容易爆仓。


普通人手中的劳动力和二三线城市房产价格,都有很大的下行压力。除非强制储蓄的公积金量多且足,否则没有必要用流动性高、贬值压力低的资产换流动性低、贬值压力大的资产。


当然,立足之处还是要有的。


6、最大的损失,不是踏空,而是套牢以后为了获得流动性,不得不忍痛以极低的价格抛弃本来可以以较高价格出售的资产或商品。


所以,任何事情,都要有冗余量。


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搞那种孤注一掷,“成了翻身,败了自刎”的赌博。


无产阶级最大的难处,就是手中的财产有限,许多时候,没有什么冗余量。所以,只能接受剥削。


7、暴露和蔓延是两个概念。


暴露是数量惊人的蟑螂已经存在,你原先没有看到而已。


蔓延是蟑螂不断增加,可以使用一些手段控制蟑螂的数量。


如果采用防止蔓延的手段对付不断暴露出来的蟑螂,那副作用就可以害死所有人了。


不过,责任相关者,一般不愿意承认天量的蟑螂已经存在。所以,宁愿选择死马当活马医。直到副作用让所有人半死不活的时候,才扭扭捏捏地承认,才采取相应的对策。然后,还有伺机甩锅。然后,如果没有替罪羊,就要撕逼大战。


所以,王垕的死,维护了曹操集团的稳定。王垕同志,死得其所。


8、有人说,我说了重点,我说过吗?我从来没说过。


再说,许多事情,看穿不点穿,很重要。


茶馆变咖啡馆,有变的,有不变的。变的是载体,不变的是实质和忌讳。茶馆老板贴出字幅,既是善意的提醒,也是为了自保。


9、朋友圈里,辞职、移民的朋友越来越多。


人生就是一列列车,他们换车了。人各有志,新的路径,新的风景。


以后见面的机会少了,希望他们一切顺利。


10、有人问我怎么评价某直辖市的垃圾分类。抱歉,我不在该城市,所以一无所知。


***********************************************************


当年读史,读到轻徭薄赋、慎用民力,往往不了解其中的含义。


自古以来,征税之外,劳动人民还有免费提供劳动的义务。这些义务,包括服兵役、干工程。


以秦代为例,这些义务除了修筑阿房宫,还有修筑长城、秦直道、戍边。除了阿房宫,其他的劳务其实都有普通百姓的基本生活有关。


孟姜女哭长城,但是长城没用吗?显然不是,长城让游牧民族的骑兵(步兵)小分队武装渗透、袭扰、破坏的难度提高一个数量级。秦直道没用吗?全国范围调兵,维护国家统一,没有秦直道让各地武装叛乱的难度提高一个数量级。戍边没用吗?不戍边,长城形同虚设,匈奴直接杀进来。


许多朝代,提供劳务者自己要自己准备干粮、被服、往返的路费。还有一些朝代,虽然提供干粮,但是往往数量严重不足,民夫营养不良是常态。所以,对统治阶级来说,这样的劳务是很便宜的,几乎是免费的。可以在不增加财政支出的情况下,实现各种宏大目标。


但是,对劳动者来说,这样的劳务是很沉重的,往往比正税还沉重。一方面,这种征调往往以目标为导向,一切为了实现重大目标,一切为了目标让路,所以不考虑劳动者实际情况,比如农忙时节征调,贻误农时,直接影响收成。比如千里征调,路程上消耗大量的体力和时间。一方面,由于官僚集团压力向下层层传导,考虑到逃亡、瘟疫、劳累和营养不良导致的病殁等减员,基层官员也有必要超量征收。如果再加上官僚和乡贤中饱私囊,这种征调往往层层加码,导致劳动者苦不堪言。


统治者感觉不到被统治者身上的负担,只是看到这样使用廉价劳动力,实现了若干目标。因为几乎是免费的,所以不会进行成本核算。被统治者苦不堪言,但是没有发言权。一方不懂得自我约束层层加码,另一方怨声载道但是没有表达途径。下面已经在发酵,上面还一无所知。


官僚系统,一般是报喜不报忧。一方面,上级直到最高统治者(皇帝)都喜欢听好事,谁也不愿意整天听自己做错这,做错了那。另一方面,考虑到以绩效决定晋升,那么一个动辄报告问题的地区的地方官,首先会被上级认为办事能力不强,不能贯彻上级目的,甚至可能被认为消极怠工,和上级唱对台戏,有意唱衰上级的宏大计划。他们也许对得起良心,但是仕途绝不会顺利。这样的人,最终必然慢慢被排挤,边缘化,靠边站。


在封建年代,基层百姓是没有表达自己的观点的机会的。一方面,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是文盲,就是有不满,也很难系统地表达出来。一方面,在当时社会之中,也没有他们表达意见的途径。皇帝、官僚、乡贤、劳动者,压力层层加码下来,基层的声音,即使振聋发聩,经过层层衰减,最终也将完全消失。


理论上,官僚应该把基层实际情况真实向上反映,但是,从上面的好恶出发,大量的负面情况的信号,都被有意、无意过滤掉,隐瞒起来。如果最高统治者刚愎自用,这种信号的压制和隐瞒必然更加严重。


所以,民力究竟被用到什么程度,只有最高统治者自己凭经验、凭感觉,自我估计。第一代开国皇帝,往往来自民间或者地方相对基层的位置,有一定的经验,第二代如果能萧规曹随,基本也不会出大乱子。到后面,就危险了。曹操骂汉献帝,生于深宫,长于夫人之手。其实,他自己的后人,如果不被司马家篡位的话,基本也会如此。


统治者的后人对基层生活日益生疏,对宫斗日益精熟,这是大趋势。即使不到最高统治者的层面,在高级官僚那里也是如此。


这时如同蒙眼开车,自己看不到,身边一片赞美之声,除此以外,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


所以,中国历史上,往往强调轻徭薄赋、慎用民力。因为除非发生最恶劣事件,否则长安(洛阳、北京)的皇帝,往往很难知道经过层层加码,最底层究竟要承担多大的压力。


有些事情,不得不做,即使这样基层也苦不堪言。修长城、秦直道、戍边,即是如此。汉武帝年代,倾尽国力开疆拓土,征伐匈奴,交通西域,到武帝晚年,国家政权岌岌可危。

汉武帝下轮台罪己诏,一方面承认自己的武力扩张让基层苦不堪言,一方面也批评官僚集团逢迎说好话。


古者卿大夫与谋,参以蓍龟,不吉不行。乃者以缚马书遍视丞相、御史、二千石、诸大夫、郎为文学者,乃至郡属国都尉成忠、赵破奴等,皆以“虏自缚其马,不祥甚哉”,或以为“欲以见强,夫不足者视人有余”。《易》之卦得《大过》,爻在九五,匈奴困败。公军方士、太史治星望气,及太卜龟蓍,皆以为吉,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又曰:“北伐行将,于鬴山必克。”卦诸将,贰师最吉。故朕亲发贰师下鬴山,诏之必毋深入。今计谋卦兆皆反缪。


这事自然有官僚集团的责任,但是考虑到武帝的性格,谁敢直言进谏,触怒龙颜呢?这事只能靠武帝自律,武帝自己不自律,希望在有生之年做出一番大事业,大家自然顺情说好话。


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在征发过程中,官僚和乡贤往往有利益在其中。趁机加码,雁过拔毛,假公济私,倒卖名额,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这种事情直到民国时代还有。抓壮丁甚至演化为一条灰色产业链。


比如,有钱人家的子弟花钱逃兵役,没钱的就替人去服兵役。负责征集壮丁的乡贤和军官获得抽头——收了有钱人家的钱,然后去穷人家抓壮丁。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敲诈。对他们来说,上面需要的壮丁的名额越多,生意规模越大,抽头越多。于是,有钱人家的反复出钱,穷人反复被征召。


当然,真有势力的官僚和乡贤家的子弟,即使有钱,也不必出钱,更不会去当壮丁。官僚和乡贤,不必承担直接的后果,民间负担重与他们何干?民间负担越重,他们发财的机会越多。


人数不够的时候,黑社会就绑票壮丁充数。当地最大的黑社会势力哥老会就做过这种生意。

考虑到官僚和乡贤的利益,他们不断扩大征召范围,为自己谋利,就不足为奇了。武帝时代,征伐匈奴,有没有有发言权的官僚集团的利益,不好说。抗战时期,抓壮丁,官僚和乡贤有实实在在的利益。他们自然愿意怂恿最高决策者,从民间无偿征集劳动力。最高决策者,比如武帝,如果没有及时意识到这一点,那么民间劳动者就要面临灾难。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抗日是大义,为全民族的利益,不去就为不顾民族大义。不过,这大义的背后,却包含着血腥而肮脏的利益和劳动者的血泪。


历史上,可怕的不是清静无为,而是好大喜功。许多伟大的事业,即使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也要考虑民间承受能力的底线。何况,考虑到天灾人祸、外敌入侵等各种恶性突发事件的风险概率,要给民间的负担留出冗余量。有些事情,虽然是小事,虽然符合公共利益,但是不考虑民间成本,不考虑劳动者的负担,是危险的倾向,不是良好的开端。


一些最高统治者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获得的信息受到过滤,知道官僚和乡贤的做法,知道民间的疾苦和潜在的风险,知道自己目前的统治不能脱离官僚和乡贤集团,所以主动选择轻徭薄赋,慎用民力。


民国的毁灭,不是起源于内战,而是起源于抗日。当时在重庆和延安的一票美国外交官已经清楚看到了国民党的前途,纷纷主动提出改善和中共的关系,为了美国利益,布局中国。无奈华盛顿并不接受这些身临一线的外交官的看法。不但不接受他们的建议,对他们之中的个别人还采取了打击。


读史杂感,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到此打住。

来源:MRAnderson

更多金融常识咨询及实操,请添加管理员微信:yiwanjia01入群,财务改变从这里开始!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蜀ICP备16011016          公司电话:18428306090       客服微信:shushi1019      微信公众号:yiwanjia2014